作者:君無忌

       那次聽了那個貓臉的故事之後,我就去問我的舅舅,因為我舅舅和表哥他們一家人都是蓋房子的建築工人。我問舅舅知不知道那種在房屋結構體中施法的事情,他說以前年輕時做小學徒的時候,依稀聽過這樣的事,可是這麼多年來,蓋房子蓋了幾十年,從來也沒真正聽說過同行之間有發生這樣的事。那種事,彷彿是另一個灰暗世界裡的傳說,跟現實世界好似隔了一層煙霧,讓人看不透、摸不著。可是沒想到過了不久,舅舅家就出事了。

       不久之後,二表哥要結婚了,但這其中有些問題,因為二表哥的未婚妻有位前任男友,一直對她糾纏不休,舅舅人脈廣,人頭熟,動用不少關係,勸那個人能夠好聚好散,甚至花了若干銀子,最後不得以,請了道上人物出面,那個人才不再來糾纏。

       於是舅舅一家開使張羅結婚事宜,新房佈置好了,內外喜氣洋洋,但就在婚禮前兩天,舅舅家遭小偷侵入,被偷走一些東西,幸好損失不大,大家決定婚禮如期舉行。

       婚禮順利地完成,蜜月之後,二表哥仍舊跟舅舅、大表哥他們去工地工作。但是過了不久,大家就發覺二表哥這對新婚夫妻有點不太對勁,兩個人變得無精打採似的,整天心神不寧、精神恍惚的樣子,有時要叫個老半天才會回應,人也越來越消瘦了。問他們是不是有什麼事,卻說沒事。舅媽很擔心,起先以為大概小倆口新婚,難免濃情蜜意,熱情如火的關係,於是很婉轉地勸他們要早點休息,不要忙得太晚。可是情況卻沒有改善。

       過了不久,有一天舅舅家神位前的香爐突然「發爐」了,眾人莫名其妙,擲筊的結果顯示是「凶」,可是到底會有什麼凶事,也問不出所以然來。沒想到隔了幾天二表哥真的出事了,二表哥在工地工作時,可能因為精神恍惚的關係,一不小心,被機器壓到手指,把左手小指給切斷了。

       發生了這樣的事,舅舅懷疑是不是家中風水有問題,又因為聽我說過那個貓臉的事,所以就請我透過林先生的關係把那位高人請來家中看看。林先生很樂意幫忙,所以很快地就請到了那位高人。

       我和那位高人一起來到舅舅家,聽大夥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高人就走到神位前,捻起香祝禱起來,口中喃喃唸著不知什麼東西,祝禱完畢,就開始在屋子裡到處走到處看,最後來到新房裡,就停了下來。高人一直看著那張床,看了好一會兒,忽然招手叫站在旁邊的三表哥,要他鑽到床底下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三表哥依言鑽了下去,不久,只聽見他喊著:「有東西!有東西!」高人要他先出來,不要碰那個東西。然後,只見高人從身上拿出四張符紙,分別在床的四個角落將其燒化,又手捏劍訣對著床凌空比劃了一番,然後要眾人合力將床翻過來看看。

       床翻過來了,大夥赫然看見床的背面中央貼著一張符,而且是張黑色的符紙,畫著白色的符。細看那符,卻又跟一般所見的符式不太類似,它沒有一般符式中所謂的「符頭」、「符膽」之類的結構,倒像是一幅畫,就我看來,好像畫著一個人,四周有熊熊烈火燃燒著,看起來非常詭異。更怪的是,那張符貼在床底的樣子是鼓起來的,這表示符的背面包著東西。

       高人輕輕地將那張符撕下來,這時從符紙背面落下一個小布包,打開布包,從裡面倒出來一顆圓圓的,黑黑的不知道是什麼植物的種子還是果實的東西。高人捻起那顆東西,仔細地瞧著,並且用稍帶疑惑的語氣自言自語的說:「這種東西‧‧‧‧‧難道‧‧‧‧‧」這時,站在一旁身為警察的表姊夫突然走過來,指著那個東西,很驚訝地說:「這東西怎麼會在這裡!」「咦,」高人問,「你見過它?」

       表姊夫說,幾個月前,接到報案說有人盜墓,去到現場查看,墳墓已被重新掩埋,但是被挖掘過的痕跡是相當明顯的。墳地四周殘留著一些燒過的紙錢,而且還找到 一兩 顆黑黑圓圓的不知是什麼果實或種子的東西,就跟現在看到的一模一樣,經過化驗,發現那原來是顆檳榔,並且被某種動物性的油脂浸過,其他也驗不出什麼來,這案子目前並無進展,沒想到會在這裡看到那個東西。

       「檳榔‧‧‧‧油脂‧‧‧‧‧是嗎?」高人又在自言自語了,接著高人又問表姊夫:「那個墳墓裡埋的是個女人吧?」「是呀!你怎麼知道?」表姊夫有點驚訝的說。「她是怎麼死的?」高人問,「聽家屬說,」表姊夫回憶著,「是難產死的,母親和嬰兒都沒保住,可憐啊!」「哼,果然如此,想不到這種邪法竟傳到臺灣來了。」高人說。我好奇地問:「什麼邪法啊?能不能說清楚一點?」

       高人說,這顆檳榔是一種迷魂藥,這是流傳在東南亞,尤其是泰緬邊境那種蠻荒地區的一種邪術,製造這種迷魂藥的方法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當地的習俗,若有婦人懷孕卻不幸去世的話,必須將其肚子剖開把嬰兒取出分開埋葬,當地人認為若不這麼做,必會鬧鬼。而製造迷魂藥的方法,就是挖出那具嬰屍,在午夜時分,帶著他來到母親墳前,將母親的屍體也挖出來,然後捧著嬰兒向母親不停地跪拜,不停地拜,一直拜到母親的屍身坐了起來,此時,就趕緊將嬰兒丟入母親懷中,並向她祈求,意思是說,我已將你的孩子找回來了,請你賜給我我所要的東西。然後就用燃燒的紙錢去燒女屍的下巴,直到烤出油膏來,將這油膏滴在檳榔上,這檳榔就成了迷魂藥了。只要偷偷地將這迷魂藥放在別人的床下、枕頭下、衣櫃中,就可以控制對方的思想行為了。

       高人說:「你們不是說婚禮前幾天曾遭小偷嗎?我看偷東西可能只是個幌子,在床下動手腳才是真正的目的。」大家議論紛紛,最後一致認為會這麼做的一定是二表嫂的那個前任男友,不過那個人早已不見蹤影了。

       高人將那張符,那顆迷魂藥,在神位前火化了,又用所謂的「大悲咒水」將房屋內外灑了一遍,說是可以去除穢氣,如此事情才告一段落。

       後來那個男人從未再出現過,盜墓的案子也察不出什麼結果。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其他人也被這種迷魂藥陷害過,不過至少我學到的教訓是:「洞房花燭夜,請看看床下!」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薰
  • 好恐怖的報復手法...
  • 呵呵...要記取別人的經驗喲.....^__^

    君無忌 於 2014/01/17 01: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