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君無忌

       再次見到學長,相當偶然,原本我以為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自從他決定浪跡天涯之後。

       那是在一家私人藝廊,藝廊中有畫展,展出的主題很特殊,全都是西藏的「唐卡」,菩薩、明王、四天王,以及其他諸多藏密中的護法金剛,全部以金銀粉末調成的漆做為顏料,畫在黑色的布上,畫工精細無比,既莊嚴又華麗,作者是一位尼泊爾的喇嘛,自幼即接受繪製唐卡的嚴格訓練。

        我就是在那裡遇見方自天涯滄桑處歸來的學長。

       我們在附近的一間茶藝館坐了下來,算算時間,有三年多沒見面了,學長看起來多了幾許風霜,沾了些許風塵,皮膚也染上一層古銅色,但雙眼卻明亮而有神。他說這幾年一直在東南亞一帶旅行,流浪在泰國、斯里蘭卡、印度和尼泊爾這些宗教氣息濃厚的地方。

       學長的流浪,大多數人都認為是在逃避,但我卻覺得他的浪跡天涯也可能是一種「追尋」,追尋什麼?其實我也說不上來,恐怕連他自己都模模糊糊的吧,我從未問過他到底是在逃避或是追尋,我只知道他的確是改變了,我也很能了解這種改變,因為當年在最後那幾個月中所發生的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的確有可能改變一個人,從內到外,從思想到行為,從人生觀到價值觀,都徹徹底底的改變。就算當時身為旁觀者的我,也都感受到莫大的衝擊震撼,更何況身歷其境的學長。

       只不過直到現在,學長還是不肯告訴我,在最後那七天中,在那間小房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暑假結束之後,學長升上五年級,而我則升大四,建築系五年級的準畢業生們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就是「畢業設計」。畢業設計和寫論文的不同之處,簡單地說就是前者是用設計圖和模型來表達而後者是用文字。大五的學生得自己決定畢業設計的題目,自己尋找建築基地,並收集相關資料和案例加以分析研究,擬定「計劃書」,提出想要表達的概念,想要探討的議題以及設計的方法,最後則要將所有研究的結果,想表達的設計理念,全部化為具體的「形」,也就是建築設計圖和模型,以供老師們評論和評分,這一關過不去是畢不了業的。

       為了完成工程浩大的畢業設計,大五的學長們幾乎都會尋求學弟的協助。學長將設計理念發展成心目中理想的建築,並繪製成設計草圖,然後請學弟們依據草圖繪製成正式的圖面,並且製作建築物的模型。

       這些幫學長完成畢業設計的學弟們就稱為「槍手」,而尋求「槍手」協助的大五學長們就被稱為「老闆」,這種「老闆----槍手」的關係長久以來已經成了系上的傳統,一種不成文的制度,老師們表面上不同意學長找槍手幫忙,但是私底下還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就是學長的槍手,之一。

       暑假剛結束,學長就興沖沖的跑來找我,還帶著一疊資料,向我談起他的畢業設計構想,他想做一個與宗教有關的題目,我翻了翻他的資料,資料有兩份,第一份資料中出現了「阿南達瑪迦」這幾個字,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對「阿南達瑪迦」這個組織稍微有點概念,在當時這個名詞對我而言是完全陌生的。根據學長的說法,「阿南達瑪迦」好像在臺南的玉井有個「根據地」,雖然他們並未自我標榜為任何宗教,但是他們的思想,修行的方式,卻帶有相當程度的宗教色彩,而他們自成一個社群的生活方式,似乎隱含著「無政府主義」的態度,同時也揭示了一種「烏托邦」的理想。

       第二份資料中記載的是一個佛教社區,這個社區裡的住戶全都是佛教徒,平時各自有自己的職業,孩子們也都在學校裡上學,但是一回到家,一進入這個社區,就完全轉變成宗教式的修行生活,每日有集體的早晚課,所有住戶家裡都不開伙,由社區成立一個大食堂,住戶們輪流掌廚負責供應社區居民的早晚餐,平時見面打招呼是說「阿彌陀佛」,居民並組成弘法協會,分成好幾個小組,各有其負責的任務,每週、每月、每季、每年都會舉辦關於佛法推廣和研究的活動。

       學長興致勃勃地對我訴說著這兩個地方的種種狀況,他利用整個暑假的時間造訪了這兩個地方,甚至跟居民們住了一段時間,藉以觀察他們的思想行為和生活方式。學長的想法是從這兩個社區中選擇一個當作畢業設計的題目,他要塑造一個理想的宗教式的生活環境和修行空間。這樣的題材聽起來的確很有意思,還能讓人進一步聯想到許多有趣的細節,可是事實上這是一個相當大、相當廣、相當困難的題目,涵蓋了宗教、社會、建築等等深奧的領域,我不免有些懷疑,並不是懷疑學長的設計才華,而是時間的問題,如此工程浩大的題目,能不能在短短一年之內完成,實在是頗令人憂心。

       但是學長好像並不擔心,依然興致高昂地積極進行他的畢業設計,有趣的是,可能受到這個題目的影響,學長竟然開始學習打坐,研讀佛教典籍,開口閉口就是「禪」。我雖然不是佛教徒,但因個人興趣的緣故,這些事對我來說並不陌生,所以那段時間常常被學長拉著東聊西扯地談論著這一類的事情,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是他說我聽,聽他談論閱讀佛經的感想,靜坐冥思的感受,以及對於禪的領悟,還有他如何絞盡腦汁地嘗試將這些心得用建築的手法表現出來。不過學長的設計能力的確很強,上學期快結束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了一本厚厚的「計劃書」(PROGRAM),並且開始發展實際的建築設計了。有這麼一個能力強、進度快的「老闆」,我們這些做「槍手」的學弟都覺得很幸運,因為將來幫槍的時候會輕鬆不少,而且還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彷彿自己的設計能力也變好了似的。

       元旦一過,離寒假就不遠了,這時系上卻出了事,我班上一位同學突然在宿舍房間裡上吊自殺了。自殺的原因不明,沒有遺書,事前也沒人感覺到他有輕生的念頭,這位同學沒有女朋友,所以大概不是感情糾紛,而警方勘查的結果認為沒有他殺的嫌疑,最後大家一致的猜測都認為是課業壓力太重而導致自殺的結果。我和幾位同學去參加了喪禮,靈堂中家屬的悲泣聲,出家人單調平板的唸誦往生咒的聲音,混雜著弔喪者的歎息聲,讓我感到有點頭昏腦脹,我忽然想起另一位同學Ben對我說的話,那是幾個星期前的事了,那天我看見Ben在系館貼海報,靠近一看,是張廣告,是某個專門教導「超覺靜坐法」的團體在招收成員。我這才知道原來Ben練習「超覺靜坐」已經很多年了,但他從未聲張過,「不好意思說嘛,」Ben笑笑說,「我是屬於那種『不用功』、『懶惰』的學生,不過說真的,建築系的課業壓力這麼重,練練靜坐真的很有幫助,這可是我的親身體驗。」Ben看看我,表情忽然變得有點詭異,語氣忽然變得有點神祕,「尤其是這陣子,更應該好好練習靜坐。」他說。「怎麼說呢?」我有點好奇。「安頓身心,紓解壓力,但最重要的是,調整你身上的氣。」Ben說,「我的老師說,這段時期,整個的氣正在改變。」「氣在改變‧‧‧‧那是什麼意思?」我問。Ben說:「就是大環境的氣、地球的氣正在改變。這時如果你身上的氣不正常、不充沛,那麼就會受到這種變化的影響而發生災難。」「哦,這麼嚴重啊?」我笑一笑說,「不知道會有什麼災難?世界末日要來了嗎?」「嗯‧‧‧生病啦、車禍啦、失戀啦、精神錯亂啦‧‧‧‧還可能採到狗屎!」Ben發現我好像不太相信他的話,所以也開始胡說八道了‧‧‧‧‧

        身在靈堂中的我,聽著嘈雜的人聲,嗅著瀰漫在空氣中那香燭燃燒的氣味,望著裊裊白煙之後同學的遺像,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會突然想起Ben那天說的話:「整個的氣在改變啊‧‧‧‧」(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薰
  • 阿南達瑪迦~~應該和高雄有個鍚安山雷同的宗教組織....
    那裡的居民都自給自足..
  • 阿南達瑪迦是類似印度教的系統,而錫安山好像是屬於基督教的.
    他們的確是自給自足的,不定期會舉辦一些靈修,瑜珈的課程,裡面還有個體制外的森林小學,我有朋友曾在裡面當老師,結婚的時候還是由他們的上師祈福證婚的,很有意思.

    君無忌 於 2014/02/27 10:22 回覆

  • 薰
  • 那麼....打坐也算是一種危險的行為嗎?
  • 打坐是一種對身心靈的平衡寧靜很有幫助的技巧,所以倒也不用把它想得那麼危險,只是隨著打坐深入的程度,個人在身心上會出現不同的覺受,可能會產生一些疑惑,所以如果能由有經驗的老師在旁指導會比較好.

    君無忌 於 2014/02/27 15: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