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姬瑪哈陵.jpg  

       我們依照前輩的指示,以中央那面旗子為中心,背對背,相隔約三公尺站立著,前輩在我們面前的地上放置著一張黃紙紅字的符,然後站在一旁,雙手結成手印,說道:「開始吧。」於是我們合掌當胸,先唸淨三業及安土地真言。

   「嗡 修利修利 摩訶修利 修修利 梭哈」

   「嗡 修多利 修多利 修摩利 修摩利 梭哈」

   「嗡 哇日剌達訶賀斛」

   「南摩三曼多 莫陀南 度嚕度嚕 地尾 梭哈」

      接著雙手分開,右手食中二指併攏伸直,其餘三指屈入掌心成劍印,左手握拳,大拇指屈入掌心成金剛拳印,然後眼睛注視著面前地上的那張符,心中開始默唸前輩事前教我們記熟的咒語:「天清地清,日月交明,元神一現,百事分明,吾奉太上老君律令敕。」連續唸上二十一遍,然後雙眼繼續注視地上的符,專心一致,屏除雜念。此時忽聽前輩說聲:「起!」我立刻抬頭觀天,剎那間差點沒叫出聲來,整個人像觸電般震驚無比,因為我看見‧‧‧‧我看見我自己!就在我正前方的半空中,顯現出我自己的影像,從頭到腳完完整整的我,就那樣飄浮在半空中,衣著樣式與真實的我一模一樣,但整個影像都是白色的,衣服是白的,鞋子是白的,連皮膚毛髮都是白色的,這‧‧‧‧這就是我的元神嗎?那幅景象真的是‧‧‧‧‧真的是‧‧‧‧你能想像你自己全身被塗成白色的樣子嗎?那真的是詭異莫名啊!不過我想起前輩說過,若是白色就表示一切平安,所以震驚歸震驚,至少還覺得安心。

         我聽見背後傳來粗重的喘息聲,回身一看,卻看見學長竟然坐到地上去了,扶他起身的時候,我發現他的臉上全是汗水。此時前輩走過來說道:「都看見了吧。」學長的聲音是顫抖的:「怎麼會‧‧‧‧怎麼會‧‧‧‧沒有頭‧‧‧‧」前輩沒有多說什麼,只輕輕拍了拍學長的肩,「跟我來吧。」他說。

       下樓之後,前輩將學長帶進一間房間,「我要跟你談談,」他對學長說,然後兩人就關起房門密談,這一談談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在外頭既擔心又好奇,不知道他們到底談些什麼。前輩出來之後便對我說:「他要在這兒待一陣子,我要幫他避開這個劫難,他有事要對你說,你進去吧。」「那‧‧‧那樣行嗎?畢業設計怎麼辦?」我走進房間,那是間附設了浴室的套房,房內的陳設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一把椅子,桌上放著一把木劍,一塊長長的,上面畫著奇怪圖案的木板,一個八卦鏡,還豎立著七支蠟燭。房間的四面牆壁上各貼了三道符,而房頂上則張掛著一塊很大很大的黃色布幔,布幔上畫有圖案,還寫著許多字,看起來有點像佛教的「曼荼羅」。學長盤坐在床上,我在他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我要在這裡待幾天。」學長說,「你‧‧‧相信你所看見的?」我問他,學長點點頭,「你認為將有災禍降臨?」我又問,學長又點點頭,他說:「我家三兄弟,在三個月內走了兩個,我不知道命運的力量是怎樣在作用著,但我不願意同樣的命運發生在我身上,我還沒活夠呢,所以我要破解它,我要搏一搏。」「可是,如果這些都不是真的呢?你哥哥的死,也許只是純粹的意外,而我們今天所看見的,也許只是一種幻覺。」我說。「生命真是無常啊,」學長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的就離開這個世界,有多少人在他離開的時候是完全準備好的呢?如果我完全不知道有此劫難,那麼也許某一天我就像其他人一樣突然就走了,留下一堆錯愕和許多未完成的事,既然已經知道有此劫難,又知道有方法可以破解,那麼我一定要試一試,也許命運的力量真的很大,無法改變,不過對我來說,所謂命運是在於我們有沒有選擇的自由,以及選擇了之後有沒有努力去做,我可不願不經過任何努力就認命。」學長看著我,又說:「如果這一切都是假的,那我只是浪費了一些時間,但是如果這是真的,而我卻沒有努力去化解,那麼將來遺憾會更深。」「‧‧‧‧‧‧‧‧你要在這兒待多久?」「七天。」「七天!」我叫起來,「從今天算起到交圖那天只剩九天而已,你卻要在這裡待七天!畢業設計怎麼辦?」學長苦笑著說:「能做多少算多少,我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大不了明年重來。」學長看著我,眼神帶著些許歉意,「這幾天要麻煩你了,畢業設計能收尾的部份就把它收掉,其餘的等我出來再說。」學長最後如此囑咐我。

        「命中的劫難真的可以破解嗎?用什麼方法破解?」我問前輩。「用隱蔽法,懺悔法,替身法,可以暫時化解。」前輩回答。「如果命運是因果的顯現,那這麼做是不是就改變了因果?」我又問,「任何法術都沒有辦法改變因果,」前輩說,「法術的作用,頂多只是加快或延遲因緣的聚合。」「將因緣聚合的時間延遲,那果就暫時不會發生了,是不是?」我說。「是的。」前輩說。我離開那個地方的時候,聽見從學長「閉關」的房間中隱隱傳來唸誦經咒的聲音,午後的陽光依然燦爛耀眼,屋頂上那幾面旗子仍舊隨風搖曳,可是我心中卻忽然升起一股蒼涼的感覺。

        接下來那七天我每天都會去看學長,但是房門始終緊閉,有時從房裡傳來唸誦經咒的聲音,有時寂靜無聲,有時卻聽到「啪、啪、啪、啪‧‧‧‧」的敲擊聲,不知道裡頭發生了什麼事。第七天的午後時分,正是學長「出關」的時刻,我老早就等在那裡了。不久之後,房門打開了,學長緩步而出,見到我笑了一笑,然後向前輩合掌稽首,前輩點點頭說:「你在裡面的所見所聞,一切都是緣起性空,你命中的劫難,如今只是暫時避過,若要真正的改變命運,唯有修行一途,將累世以來的業劫氣轉化清淨,明心見性,所以從今以後,你的命運就掌握在你自己手中,完全看你怎麼走了。」學長點點頭,轉身對我說:「走吧,真正衝刺的時候到了。」

        學長這幾天在那房間裡到底看見什麼、聽見什麼,他到底做了什麼,我不知道,而他命中的劫難到底破解了沒有,我也不清楚,但他看起來似乎真的回復了自信,恢復了精神。可是停擺了七天的畢業設計進度實在落後太多,雖然最後兩天大夥拼命地趕,還是無法全部完成。不過學長好像一點也不緊張,態度相當從容,還不斷安慰我們這些槍手:「不用慌,能做多少算多少。」當然最後交圖那天只好做了多少就交多少,我看著那未完成的模型,心中真的覺得非常遺憾。學長的畢業設計引起老師們的爭議,這是後來系主任跟我們這些明年的準畢業生聊天時透露的。有些老師認為學長的畢業設計並沒有做完,沒有達到一個畢業設計的基本要求,所以認為不應該讓他及格。也有老師認為雖然他的設計並不完整,但就已經完成的部份來看,這是個不錯的設計,若非因為他家中的變故對他造成打擊,他一定可以將畢業設計做得很好,所以若因此將他多留一年,似乎有點「殘酷」。結果最後的決定是,要讓學長暑修畢業設計,其實用意很明顯,就是要給學長多一點時間,讓他把他的設計做完。

        暑修開始的時候,我已經放假回家了,我想學長應該是順利畢業了,可是也就是從那時起我就沒再見過他,學長因為心臟方面有先天性的毛病,所以不用當兵,我原以為他應該是踏入社會開始工作了,但多方打聽卻沒有人知道他在哪裡,最後才聽說他好像出國了,我一直以為他是出國留學去了,直到有一天忽然收到學長從國外寄來的信,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學長不是出國留學,而是「流浪」去了。

------------------------------------------------------------------

     『我選擇的路,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出世」,也是另外一種形

式的「入世」。不同的國度,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語言和風俗,卻

有著相同的煩惱,人間的歡樂和苦難,看多了就發現其實沒有什麼

不同,悲歡離合的交替,其實就是一種輪迴,世事變幻的無常,總

讓眾生陷入這樣的輪迴中無法出離,所以我讓此身隨緣漂泊,讓此

心在漂泊中遍嚐世間的苦樂,然後慢慢沈澱,等到有一天心中的風

浪已平,重現波恬浪靜的風光時,就是我真正能夠「出離」的時候

了。

                                                                                               ---空潭瀉春

                                                                                                   古鏡照神

                                                                                                   體素儲潔

                                                                                                   乘月返真---

---------------------------------------------------------------------

       隨信還附上一張照片,學長站在一棟高大雄偉,如宮殿般美侖美奐的建築物前,背後的天空一片湛藍,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宮殿在陽光照射下呈現出如黃金般燦爛的光澤。學建築的人對那棟建築物應該不會陌生,就是有著美麗的愛情故事,象徵真愛的偉大的「泰姬瑪哈陵」(TAJ MAHAL

        那是這些年來學長給我的唯一一封信,也是他唯一的消息。

        直到這次的不期而遇。

                                                  

        我們從午後談到黃昏,離開那間茶藝館的時候,天色已暗,霓虹燈在嘈雜的街道旁閃爍著,城市的夜空,看不見星光。

        學長說他很快又要出國,這次的目的地就是西藏。我們在馬路邊分手,互道珍重,然後我看見學長轉身,瀟灑地揮了揮手,旋即隱沒在熙來嚷往的人潮中。

                                                  

        一九九五年的春天,有一首歌開始在各地傳唱,歌者的聲音清揚婉轉如天籟,歌曲百轉千迴,深深撞擊著人們的心靈深處‧‧‧

          我的阿姐從小不會說話

              在我記事的那年離開了家

              從此我就天天天天的想

              一直想到阿姐那樣大

              我突然間懂得了她

              從此我就天天天天的找

              阿姐啊‧‧‧‧        

      當我聽說了「阿姐鼓」背後那個動人的傳說以後,再次聆聽這首歌,彷彿間,我好像也有那麼一點點懂得了學長‧‧‧‧‧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