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回頭的路

   我望上山去,只見這瀑布之上,是另一座不算很高的山丘,顯然流水是從山上沖擊下來的。「城市裏的人有誰會想到,這麼一條小小的河流,有這麼遼闊的背景啊。」黃辛笑道:「簡直是匪夷所思,看來源頭處必有什麼更特殊的情況,河流才會那麼大那麼急又那麼濁黃的!」我也笑著說:「我想到半山腰就知道了,水源不會遠到哪裡去的。」


  忽然一聲慘叫,劈耳傳來,只見張恕的身子自一岩石上往後翻,雙手拼命揮動,想抓住些什麼似的,臉色蒼白得嚇人,口張得大大的,成「○」字型,在慘呼著,周清一個箭步過去,只差那麼一點,就可以捉住他了——只差那麼一點——張恕已栽下瀑布中去了,五六丈高地墜了下去,水流一捲再捲,只見他蒼白的臉和張大的口載浮載沉了幾下,只聽到鬼泣神號般的水聲卻聽不到他的叫聲,他忽然沒入瀑布中心去,不見了,消失了,我們再也沒有看到他浮起來過。


  而天色已經暗了。


  太陽沉下去,月亮又慘青青著臉色地升了起來。


  我們還在水潭邊,盡了—切的努力,也放棄了一切的努力。


  我望著天邊僅有的幾朵殘存的血霞,喃喃地道:「老五,張五弟,莫要怪我們不救你,太急了,這水流,誰下去也只是陪葬品罷了;你到了哪裡呢?怎麼不浮起來?」廖建忽然哭了起來,這裏除了殷平外,他和張恕感情最深厚的了;而殷平仍在半昏迷的狀態之中。廖建的哭聲,在漫天的血霞中杜鵑一般地一聲一聲的泣著,天地間的枯樹都淒厲地黑了起來,黃辛忽然間說:


  「我們不能再停留了。我們得馬上找上去,照原定的計劃,今晚之前找到水源,殷老七也不能再這樣熬下去了。」


  黃辛的聲音在冷澀的夜空裏顯得鐵一般冷酷、堅定和沉重。


  我忽然憶起我看過一部戲,叫「deliverance」,幾個城市裏的人,划著船去找水源,結果中途意外的死掉了一半,所不同的是我們爬山而不是划船,他們是中年人而我們是年輕人,但我們都同是為水源而來的,而且現在再走上去,得要跟著水流走了。我忽然恐懼起來了,於是我說:


  「不要再找水源了。我們回去罷,張五弟的死,我們已不知如何交代了。」


  一陣難堪的沉默,殘暉最後的守衛已悄悄地自西天撤走,天地間一片沉默。黃辛仍沒有說話,周清卻忽然叫了起來:


  「不,難道我們為了這點意外的打擊就放棄千辛萬苦來到這裏的目的嗎?如果就此回去,張五弟怕是死不瞑目了!」


  月亮的臉,出奇地慘青,在一片不正常的柔和中,隱隱約約的有幾個煞氣騰騰的灰暗的地方,像是隱藏著什麼秘密似的,未來的,預見的,過去的,都一一隱匿在後。我們隨著水流爬上山崗,水流越來越急,越來越濁黃了。


  我們知道,源頭快到了。


  這是我們進山以來的第四天夜裏了。我想起那茅草堆裏的斷手石上刻的字,難道前人已曉得這地方的凶險,警告我們不能再來嗎?而我們因不聽勸告,已死掉一人了。難道去找水源,是件遭受天譴、死無葬身之地的事嗎?啊!一陣冷風吹來,我不禁覺得寒意逼人了。驀地廖建發出一聲大叫:「水源,水!水源!」原來我們已爬到一處高高的灰鐵色的亂石崗上,從石崗上望下去,我們被驚疑沖昏了頭腦,任誰也說不出話來。從上面望下來,這山谷裏足有百丈闊,四周都是高高大大的巨石和山崗,石連石,山連山,水連水,這石崗至少連接了七八座山巒,而四周的山,都有一道憑空飛濺的流泉,直瀉落谷中,我們所站的這山崗上,也有這麼—道較大的水流沖下山谷。這山谷如火山口一般,底層都是黃泥漿,水越急谷壁的泥就愈沖越薄,水流就愈是濁黃。足足有三十多條流泉從各石崗上流落到谷底去,誰說,誰說這地方沒有任何支流?


  難道是地圖也錯了嗎?這幾十條河交流在一起,難怪河水會流得那麼急!水從山上倒掛下來時仍十分清澈,一到谷裏,即渾黃一片;顯然的,來到這水源,不止這一條路,無論跟哪一座山崗的水流,都能抵達這裏,只不過路上的一切經歷不同罷了。


  但最令我們驚異的,還不止這些!


  這山谷裏,是無底的,不可測量的黃水,不知在幾千幾萬年前,許多河流已沖擊到這裏,把這裏沖成一個不可想像的深谷。而在黃色大河滾滾流的邊緣,天,天啊,竟有幾所離奇的建築物,有點像古羅馬帝國粗牆圓柱的建築,也有點像中國的亭台樓閣,甚至像古埃及的金字塔的下闊上細的建築形狀,如威尼斯的水上建築及未開化的東南半島的長屋,都有些相似,但屋宇都沖積滿黃土,有些只剩下屋頂未被埋入土中。在河谷的邊緣,有些屋宇竟呈露在水邊或水上,難道這曾是一座城!我們找到的:


  竟是一座曾被河流摧毀的城嗎!


  它是為何被掩沒的?沒有人來得及逃生嗎?為什麼歷史沒有這個資料?沒有這些建築、沒有這座城?難道是被歷史所遺漏的一個殘骸嗎?有多少事,曾發生在這裏?這座城的忽然毀滅,難道是天譴的能力嗎?


  天譴!一種不祥的預感,霎時間在我腦中巨鴉一般地覆蓋下來,我轉過頭去,只見黃辛的眼神一片深沉,不安到極點地望著我,他背上的殷平著了魔地孱弱地嘶喊:「月亮……吃了……吃了……月亮!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同時間,我和黃辛都清楚了彼此間在想的同樣一個問題,一種更不祥的陰影奔在黃辛堅忍的臉上,他忽然向大家狂吼道:


  「我們回去!趕快!快!」

 

未、清晨的路

   黃辛喑啞地狂吼著,一股突如其來的恐懼感侵蝕了整個的我,我是第一個回頭就跑的,然後我聽見周清和廖建都惶恐地答應著,在一瞬間我回頭看到他們恐怖的眼神:難道他們也感覺到這種可怕的、覆地蓋天的不祥嗎?我已不能再想下去了,我正全力地往山崗下衝去,同時,一種奇異又熟悉的聲音再度自耳際響起,馬上激烈地增強,迅速地加強了二百倍,這正是我們在山坡上,懸崖上所聽到的異聲,但從來沒有這一次的巨大,震耳欲聾地尖嘯,我們瘋狂地飛奔,迅速地掠過那瀑布水塘,急速地向茅草叢裏奔去,但來不及了,一聲尖嘯劈空飛掠,急忙間我抬目一看:是一支鐵青色的大箭,憑空射來!我只來得及看到那是一支大箭,因為我是跑在前面的,我急忙翻身向前一竄,邊大叫:「留意箭呀!」我迅速地往草叢裏沖去,到了草叢,草比人高,無論如何,比較安全。黃辛因背了個人,跑得較慢。「嗖」!又一支箭飛過,我連發箭的人也看不到!一百碼!九 十碼 !八 十碼 !七 十碼 !我恨不得有雙翅膀,迅速沒入茅草中。六 十碼 !五 十碼 !四 十碼 !三 十碼 !茅草愈來愈近,「嗖」地又是一支箭,我「叭」地伏倒在地上,整個人都趴跌下去,才險險避過一箭!我還沒爬起身,即連跌帶撞地向前衝,這時周清迅速地越過了我!二 十碼 ! 十碼 !「蓬」地我和周清同時衝入草叢中,跌入草堆裏,幾乎在下一瞬間,另外兩人也衝了進來,跌在地上!我、黃辛、周清、廖建,都沒有中箭!


  我們嚴重地喘息著,迅速地移到一個茅高地陷的地方伏著,我猛吐著氣,問:「你們,有沒有,看到,那放箭的,人?」周清說,他的喘息比我還急速:「見,鬼,鬼,鬼影也沒,一個!「廖建插嘴說:「都不知,是,人,是,鬼!」黃辛仍是背著殷平,揩著汗珠:「我,們不能,現,在,走,看看,情形,還有,沒有追擊——」我看著黃辛,忽然叫了起來:「黃老二,你受傷了?」廖建也隨著大驚,因為他不但看見黃辛腳下茅草上的血跡,也看到他頭側的箭:「二哥,你中箭了!」黃辛自己也被唬了一跳,茫然道:「沒有哇……」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把殷平放下來一看,只見殷平的額頂上,正插著一柄死金色和死青色的箭,箭身直穿過黃辛的左太陽穴側,深深沒入殷平額裏。殷平的臉色慘白,血自頭頂披下,與蒼白組成了一種驚心動魄的色彩;他的口張開,好像正在說著什麼,雙手伸張而僵硬,瀕死還抓著黃辛的肩膀。黃辛忽然慘烈地哭喊起來,用拳使力捶著自己的胸膛,慘叫道:「殷七、殷七!我害了你,我只顧到自己逃命!沒照顧到背後的你……殷七、我該死!我該死;七弟……」我著實呆了好一陣,然後我衝過去盤住黃辛拼命亂捶的手:「不,不要這樣!現在不是內疚的時候!你又不是有意的!」黃辛仍是不聽,硬是掙扎著,我只好陡然一聲大喝:「二弟!這件事你已盡了力,打死自己也沒有用!敵人還在窺視著我們,你這樣叫嚷,無疑是把我們也送入鬼門關!」黃辛猛然停止了動作,雙眸癡呆看著我,我示意廖建及周清過去,挾持他坐了下來,他的瞳孔裏一片茫然,黝黑的臉孔漸漸變得蒼白,喃喃地在說著話:「我,明白了,月亮,月亮……要吃下去了……」我和周清及廖建對望了—眼,忽然都覺得毛骨悚然了起來。


  月亮平空慘瑩瑩地撒下來,冷冷地撒在我們每一人的頭頂上,像無所不知的幽魂,而且像冰一般冷澈入心。


  我們並沒有馬上啟程往回程走,因為在這樣的暗夜裏,我們根本不知道敵人有多少,很容易便遭了暗算,在大白天走,無論如何是較安全些的。況且我們今天是一天奔走,沒有半刻歇息,在這種情形下趕路,無疑是拿自己生命開玩笑。於是我們採用輪班的方法休息,哪怕只是憩息短短的一刻,也能藉以恢復些精力。


  月偏西。一夜無事。


  次晨大霧,朦朦朧朧織成一面大網,罩著我們,我們趁著這彼此都望不見的大霧穿出茅叢,爬上我們原來的那座山崖。這正是,第五個晨。


  因為我們返回的時候比來的時候熟悉,不必把時間浪費在尋找路向裏,再加上我們在亡命地奔逃,所以比來時快了許多。


  一路上,並無特殊事件發生,唯一令人不安的,是黃辛變得沉默寡言,時而喃喃自語,說的話,竟像是殷平在迷昏中時所說的一模一樣,他臉色也愈漸煞白下來。我們都很是躭心。


  來時我們從崖頂爬下來,歸時我們是從谷底爬上崖頂去。

   我們已爬到了半山。我是爬在前頭的,往後望去,只看見周清布滿皺紋的臉。大大的頭,小小的身子。往下是一片垂直的、只有兩崖斑剝的削壁,驚心動魄地直直矗立,一片大霧迷茫,不是人間的人煙。黃辛有氣無力地爬在第三,由於他一路上都滿臉哀傷,我特別請廖建隨在他身後,以策安全。我們繼續往前吃力地攀爬著,霧水也有著一份特殊的重量,令你有不知不覺間忽然撒手往下墜去的力量。我們在清晨中趕路。(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