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大江來去

落日西盡

梧桐一夜碧落

你我還活著

怎能不極登金頂,上閣樓

浩浩蕩蕩的迫出第一意氣,絕世的音容

我們相守在年少

相忘於江湖

不見於天地之悠悠

 

□                      □                        □

 

想像那不應考而騎駿馬上京的一介寒生

秋水成劍

生平最樂

無數知音可刎頸

紅顏能為長劍而琴斷

有女拂袖

有女明月

有女答客

沏茶還是茗酒

可以飄行千里

而正有遠遠的路要走

 

□                      □                        □

 

看你展顏一笑

像水裏的容貌

傾倒多少風流的過客

而你自己

舞過了風舞過了雨

舞到最後

也舞過了寂寞

你髮色多麼柔

像一朵黑色的芙蓉

在水流裏散開而落

你抿嘴笑過多少風流雲散

皓齒啟合間多少漁樵耕讀

但我是誰呢?你知否?

我便是長安城裏那書生

握書成卷

握竹成簫

手搓一搓便燃亮一盞燈

 

□                      □                        □

 

常常意興飛躍時

騎一匹馬來江湖看看

常常捉住一位刀客

訴說那山上多麼寂寞

此生未卜大可賣醉佯狂

狂歌當哭原是壯士生涯

你封刀後也不問故人何在

三秋一過

紅塵就可把你迅速忘懷

 

□                      □                        □

 

你繼續維持你小小的春睡

我繼續騎馬走到天涯

如果這不是天堂而是人間

那便需要我的寂寞,我的愛

如果魚沉在那蠢蠢欲動的冰河

告訴你

告訴我

雪崩是美麗的期待

 

□                      □                        □

 

昔年岸上急馳而過的是五陵年少

悠悠遊遊長袍古袖而時正中秋

在天暮未暮日落未落的時候

你看你看

這像不像個壯麗的朝代

 

□                      □                        □

 

曾經作過水龍吟的我

鼓息旗休

而今捧一杯酒

看回杯裏的從前

看完杯裏的從前

看盡杯裏的從前

燭花淚花

盡如浪花

水花水花

漾盡杯裏的從前

夜裏風中

招曳的燈籠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