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忌按: 唐魯孫先生以美食名家著稱,但其祖上為清朝的名門之後,是滿族人,魯孫先生算起來還是光緒皇帝的愛妃珍妃的侄孫,(那麼可能是鑲黃旗的吧)其一生閱歷之豐富,見聞之廣博,可稱得上是文化上的活字典.

這次擂臺比武,表面上說是提倡武學。骨子裏是北派鐵沙掌顧汝章,跟峨眉山清風道人的徒弟柳森嚴的一場決鬥.顧汝章以鐵砂掌功夫聞名武術界,但脾氣不好,曾因故搗毀一間報館,在當時是相當轟動的新聞,結果這個鐵沙掌搗毀報館的橋段,被張大春借用,寫入他的"城邦暴力團"書中.

柳森嚴也是個蠻特殊的人物,評價兩極,感覺上武術界好像對他沒有好感,但民間流傳的說法卻把他說成"三湘大俠",不過柳森嚴的下場卻很慘,在大陸"三反五反"運動時,被認為是國民黨的特務而被處決了.

===================================================================

作者:唐魯孫

    小時候看多了七俠五義,三門街,宏碧緣一類的小說。尤其是宏碧緣裏朱彪正在擂臺上耀武揚威,被花碧蓮上得臺上,用銅底尖綉花鞋挑瞎了雙眼一段,對於打擂臺可以說心嚮往之。只是去古已遠,欲看無從罷了。

    民國十八年在杭州開西湖博覽會。為了提倡國術,吸引遊客,於是舉辨全國性國術比賽來號召。大會是由劍術名家李景林,武當權威孫祿堂兩位共同主持。所以全國各地有頭有臉的武術界聞人,約有百十多位,全部應約出席觀禮。新彊潭腿泰斗恩澤臣,特地到北平約了北平國術館館長許禹生,一塊南下出席。可惜筆者正準備學期大考,不能追隨倆老前往開開眼界。等許恩二老會後,從杭州回來對大家說,國術是一種極為深奧的武學,其目的首重防身自衛,不得已時才能用拳腳傷人,可是要出手就得一擊而中,使對方或傷或死,不能抵抗。由於出手就能傷人,而武術門派五花八門,各有專長,歷代相傳,難免恩恩怨怨。所以無論那一門派,都告誡弟子們,習武首先要修心養性,恪遵武德,收徒必須嚴格揀練,不得其人不傳,最忌驕縱狂妄,以武炫人。所以這次雖然有七八十人上臺比賽,可是大家上場一過招, 三兩回合,一方面自知不是人家對手,立刻自認失敗,鞠躬下臺。起初一般不諳武術的大眾,總以為龍騰虎躍,掌腳交加,一定是一場既刺激又緊張的場面,結果差不多都是一發即止,看起來並不過癮。你們幸虧都沒去,否則一定也會感到失望。實在說有幾場外家拳腳,內家氣功,還是真有幾位功力深厚的高手,不過一般人看不懂而已。

    民國廿年我到漢口工作,寄宿漢口青年會,會裏總幹事當時是宋如海。這位老兄是標準武術迷,一肚子武林掌故,打趟太極拳也有幾成火候。他知道我對武術也有濃厚興趣,晚上沒事,就常找我聊天。他說湖南省主席何芸樵文治武功都有一套,省府文職官員固然賢俊輩出。就是他大力開創的湖南國術館,也是濟濟多士。高手雲集。民國十九年曾經由湖南國術館主持,在長沙辦了一次擂臺比賽,所有大江南北各路英雄好漢,全都趕來觀摩,一時羣賢畢集,真是盛況空前。比武結果,冠、亞軍由長沙人譚輝典譚有光叔侄二人奪去,聽說譚輝典練的是銅頭鐵臂功,用極結實的棗木棍打他,他用胳膊一搪,能把對方震得棍斷人摔。他的侄兒譚有光更是外家好手,功夫還在乃叔之上。將來如果舉行第二屆擂臺比武,千萬不可坐失良機,一定要去瞻仰瞻仰。

    到了民國二十二年,湖南省果然又在長沙舉行第二屆國術擂臺比賽。同事陸林蓀對於看打擂臺熱度極高,彼此既然道同志合,於是聯袂赴湘。那知這次擂臺比武,轟動全國。幸虧事前託朋友訂好了下榻地方,預先買好了擂臺門票,否則買票固然困難,就是住所也成極大問題。因為賽前四十天,長沙大小旅館,早就住滿三山五嶽的英雄豪傑啦。

    河北滄洲名武師李七柳,碰巧跟我們都住在湖南第一麵粉廠的招待所。他對於江湖恩怨,武林秘辛,不但知道的非常詳細,就是來龍去脈,也無不瞭解如指掌。他說這次擂臺比武,表面上說是提倡武學。骨子裏是北派鐵沙掌顧汝章,跟峨眉山清風道人的徒弟柳森嚴一場決鬥,因為何主席擅長武術而且功力深邃,上有好者,所以湖南國術館也就網羅了不少武林高手。像以輕功著稱的李麗久,寫江湖奇俠傳的向愷然,鐵掌開碑顧汝章,太極推手名家鄭曼青,以暨以武術匯宗馳名南北的萬籟聲,第一屆擂臺比賽的冠亞軍譚輝典譚有光,都在湖南國術館,或是長沙分館擔任重要職務。其中的顧汝章門戶之見最深,自以為技藝高人一等,鐵掌無敵,不但出語浮誇,而且一舉一動也囂張逼人。得罪了若干武林同道不說,連新聞界的朋友也全得罪啦。有一次為點小事,把長沙的大公報都搗毀得落花流水。因此大家對顧都有點不滿,可是敢怒而不敢言。都希望能有武林高手挺身而出,殺殺他的氣焰,給大家出出氣。

    恰巧這時候長沙出現一位二十歲身材修長的小伙子,叫柳森嚴。是當時長沙參議員的堂弟。從小因為身體孱弱,拜在常寧縣清風道人門下,跟師傅去峨眉練了十多年武術才回長沙來。柳森嚴人長得雄姿英發,言談謙抑隨和,既好吃又好玩,所以三教九流不管大人小孩子,都樂意跟他交朋友。在他高興的時候,就是求他教幾招散手防身,都能辦得到。因此他在長沙開的專治跌打損傷的森濟外科醫院,天天都高朋滿座,醫務也特別興隆。

    後來有人說,江湖奇俠傳裏的柳遲,向愷然寫的就是柳森嚴。這一傳說不要緊,不久就傳到何主席的耳朵裏了,何有黃金市骨求才若渴的癖好,尤其是本省少年武術精英,焉能放過。於是在省府設筵,節折款待柳森嚴。當時陪客也都是武術界名流。中國有句俗話「一山難容二虎」,顧汝章向來目無餘子,驕縱慣了。現在眼前這個毛頭小伙子,既是懂得點三腳貓,四門斗的武功,要不乘此機會折辱他一番,豈不是滅了自己的威風。

    酒席散後就在花園子裏,表演了一手搓石成灰。可是人家柳森嚴也不示弱,立刻在金魚池邊,露了一手吹氣成潭,把四五尺深的水,吹現碗口大小深洞,雖然未見高低,可是由此就種下這次比武的動機。這回擂臺比武,是全武行真刀真槍,可熱鬧啦,咱們明天仔細去瞧吧。聽了李七老這番談話,才知道這次打擂臺還有偌大內幕。這回來長沙看打擂臺,可能不虛此行。

    比武擂臺設在長沙大操場,地方廣闊,可以容納 一兩 萬人。會場四周,布滿了帆布蓬帳,正中坐北朝南搭了一座主臺,臺高約有兩丈,長寬約有八丈見方,是比武場所。臺板是三寸多厚松木,上下場門,也分出將入相。正面兵器架上,十八般兵器,排列得繞眼晶光,正中長條案上擺滿銀盾銀匾錦旗鏡框。左右各設副臺一座,比主中略矮略小,左首臺是貴賓長官席。右首臺是裁判醫療大隊席。擂臺四周有六層看臺是買票入場的觀眾席。場內觀眾,還沒開擂,場子裏已經是人山人海。最令人扎眼的是場內和尚尼姑道士傷殘乞丐特別的多。也不知道他們是江港奇俠呢,還是故意前來矇事的。第一天揭幕,由何主席做了極短的開場白,名震全國武林前輩杜心伍說了幾句話。就宣布擂臺開始。開場先由萬籟聲上臺表演。他把六尺長茶杯粗的鐵棍在胳膊上繞了三匝,擲在臺上,吭哧一響,外行人也看得出,這是一場真正氣功表演,第二場好像等了半天,沒人上臺。於是墊了一場武術館的徒手對打,倒也一招一式,虎虎生風,讓人看得一清二白。接著是太極劍表演,梢子棒破單刀,空手入白刃,也都看得出個個身懷絕技,功力不凡。下午一開場少林劈拳對嶺南白鶴掌,以輕靈對雄渾,結果劈拳落敗。接著上來一位又胖又矮的漢子跟一位壯年武士對打,腳拳兼施,指掌並用之下,壯年一拳打在胖子肚腹,祗見胖子大口一張,一匹白練,直射壯年胸臉,壯年人立即倒在臺上。有些觀眾楞說胖子練有劍丸,所以壯年被擊昏倒,於是宣布暫停,經過詢問化驗結果,胖子所練的是水箭,比賽之前喝足涼水,打在肚內,緊急關頭,可以逕射傷人,水係涼水,並沒毒質,臺上臺下大家都受了一場虛驚。

    接著一位少林跟一位交手,倆人在臺上轉來轉去,誰也不敢先出手。後來偶或出拳,也是你閃我躲,誰都沒有直接命中過。耗了將近二十分鐘,裁判宣布平手。據說兩人再打下去,二人一定不死即傷。第一天就此收場,雖沒看什麼精彩節目,但是總算看過打擂臺了。

    第二天一開場顧汝章就登臺叫陣,柳森嚴果然不負眾望跟著上了擂臺。柳當天穿的是翠藍色長袍,雖然屬於中上體型,可是跟肌充肉緊的顧鐵掌一比,就顯得渺乎其小啦。我們距離擂臺,均有二三十丈遠,當時又沒有擴音器設備,祇見顧柳兩,話沒說兩句,顧出其不意,驟發一掌,柳就像被擊倒地,跟著貼地橫掃一腿,一霎眼人影一晃,柳已跳下擂臺鑽入人羣,飃然而去。有人說柳的一腿,雖把顧汝章掃到臺下,柳森嚴一伸手,又把顧拉回臺上,彼此還說了幾句場面話,才草草終場。可惜筆者未曾看到。我們回到住所,李七老說顧汝章一拳,不能把柳制住,再打下去,顧汝章一定凶多吉少,非當場落敗不可。不過擂臺四週早有布署,柳就是獲勝,也出不了會場。柳森嚴不但招式犀利,頭腦也特別敏捷。這次打擂的目的,也不過是顯顯威風,露一手給大家看看而已。花了四五天的時間,從漢口跑到長沙看打擂臺,柳顧交手不到一分鐘,說起來實在令人掃興。

    回到漢口後,不幾天宋如海來說,柳森嚴現在也到了漢口。果然有一天看見柳森嚴在去中山公園的路上,一襲藍衫,帶了好幾位北里名花,坐在敞蓬馬車,謔浪遨遊,據說當天柳去中山公園,就是應上海武林前輩之約的,後來比劃起來,柳用四兩撥千斤的巧招,勝了那位武林前輩。此事被清風道人知道,立刻親自到漢口,把柳帶回峨眉。從此就沒有再聽到柳森嚴的消息了。

    這次臺南舉行世界性國術觀摩擂臺邀請賽(按:此處作者說的是民國六十幾年在臺南舉辦的國術擂臺賽)。聽說有三百多位中外武術高手參加,一共比賽五天。我想這個消息,不單是我這個擂臺迷。就是一般愛好武術的朋友,聽了也會異常興奮。本想頭一天就趕到臺南,去做現場觀眾。繼而一想,還是先看看電視的實況錄影再說吧。這次參加的選手,是按體重分成九級,把外國人拳擊,照方抓藥,全給抄過來了。咱們先談這個擂臺吧,四面不挨不靠,倒是得瞧得看。以高度來說,大概怕選手掉下來摔傷,安全第一,所以看起來不太威武壯觀。臺上鋪的是榻榻米,榻榻米底下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四面就用榻榻米的布邊分為內外場。說是為了保護選手的安全起見,頭上要戴特製的頭盔,選手一戴上,不用說眼觀六路,反而變成大丈夫祗能向前。至於耳聽八方,能聽見裁判吹哨子就算不錯。手上又要戴四指駢,姆指伸外的新型手套。什麼擒拿點穴,一指勁,鷹爪功,多麼有真功夫的高手,在指掌方面,就是有功夫誰也沒法施展。前胸綁著一塊塑膠海棉做的護胸,等於把身體固定,所謂縮小棉軟巧的功夫,一律用不上。聽說還有一塊護陰,咱沒看過,是不是跟打藍球的護襠一樣,因為沒看見過,所以不敢亂說。如果說選手專踢下陰,都是下三濫的玩藝,也就品斯下矣,不配當選手啦。要說怕受傷,膝部以下的迎面骨,最經不起摔碰,反而沒有保護器具。腳上大家都穿繫帶子的膠底鞋。在榻榻米上穿膠鞋廝殺,既滑又不著力,請想是什麼滋味。所以選手時常會莫名其妙摔倒,所穿膠鞋,一用勁後跟就禿溜下來,叫停還得請裁判繫鞋帶穿鞋子,您說滑稽不滑稽。

    一百多場打下來,中國固有什麼太極武當少林八卦拳術掌法,一位也沒能施展出來,上得臺去,每場比賽,好像一個師傅傳授,一上臺全是兩腳又蹦又跳,兩人左搖右晃,你亂打,我就亂踢。西洋拳、泰國拳、空手道、跆拳道、摔角、柔道,什麼招式都有。有些身大力不虧的選手,一看對手身軀短小,甚至一鼓作氣,把對手連推帶擠,擠出內線來得分。要說這次擂臺比賽是古今中西什錦大拼盤,倒是樣樣俱全,一點也不誇張。可是別忘了,這是國術比賽,咱們讓友邦人士讚不絕口的中國功夫,就是這麼亂來一氣嗎。外國人固然搞不清,咱們這百分之百地道的中國人,也弄得眼花撩亂,說不出所以然了。往者已矣,再過兩年,第二屆國術比賽,已經決定,仍舊在臺灣舉行。在這兩年之內,希望負責單位,好好研究出一套比賽辦法,把真正中國功夫能在擂臺上表現出來。讓外國朋友重新把中國功夫,再來一次新估價,恢復前此光榮。如果我們拿不出好的辦法來,還是像小孩打架,胡踢亂打撕擄一場,我看還是免了罷,免得再一次丟人現眼啦。您說是不是。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