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經過一天的工作,我們的心就累了。我們還要做什麼?


克:這個問題就是:經過一天那麼多煩心的事,自己所剩時間已經不多,還能做什麼?你們知道,我們整個的社會結構都錯了,我們的教育制度實在很荒謬。我們所謂的教育其實只是反復灌輸、記憶、臨時抱佛腳。

一個人成天努力著要成為科學家,成為專家,成為這個家那個家,這樣一個人一天有十三個小時心裡面都在掛念一件事,這樣的人怎麼悠閒得下來談創造?不可能的。四十年來,五十年來一直在當科學家、當官、當醫生,當你所當的人物,那麼另外一個十年你怎麼可能會沒有制約?怎麼可能會不能幹?

所以,我們的問題其實是,我們有沒有可能每天上班,當工程師、當肥料專家、當教育家,可是整天,每一分鐘,我們的心依然敏銳、活潑?這才是問題所在,不是什麼一天終了,內心怎樣才會寧靜。你從事土木工程,你有某種專長——你不得不。社會很需要。你不能不上班。

那麼,你有沒有可能一面工作,一面又能夠不捲入所謂社會這個怪物的轉輪上面?我無法告訴你答案。我說那是可能的——不是理論上可能,而是實際上可能。沒有中心就可能。正因為有可能,所以我們才要談。試想如果一個耳鼻喉科專家已經開業五十年,那麼,他的天堂在哪裡?他的天堂顯然在人的耳鼻喉裡面。但是,他有沒有可能一方面當個第一流的醫生,一方面卻又能夠生活、作用、觀察、覺察這整件事情,覺察其中全部的意念?這當然可能,不過卻需要莫大的能量。然而那能量早已經浪費在衝突、用力當中。你虛榮、野心勃勃、嫉妒的時候,就在浪費那能量。我們認為能量是做事情用的。

我們在宗教觀念上認為要接觸上帝,必須有莫大的能量。所以你必須單身,你必須這樣,必須那樣,你們都知道這些宗教在我們身上玩的把戲,搞到最後把你弄得半餓不飽、空虛、遲鈍。上帝不要遲鈍的人,不要沒有感覺的人。你只有完全的活著,每一部分都活著,都振動,才到得了上帝那裡。但是你們看,困難的地方在於生活而不落入老套,生活而不在思想、觀念、行為上落入習慣。只要你用心,你就會發現自己可以在這個醜陋的世界上——我用“醜陋”是指字典上的意義,不持有感情的意義——工作、做事,但大腦依然清醒,像河流一樣,永遠在淨化自己。

大家的能量越來越高了,我們也越來越快樂了。其實善良也是這樣的,宇宙真的是希望我們每個人有更大的通道,宇宙有很大的驚喜想要加持給我們,有很多新的東西,新的方式,新的理念,全新的體驗想要給到我們人類,所以我們不要再玩那種好和壞的,對和錯,強人幫助弱人的遊戲。只要有一個人想當醫生就必須有一個人想當病人,只要有一個人想當好人就必須有一個人想當壞人,只要有一個人想當強者就必須有一個人想當弱者。

所以,真正的,想鼓勵所有的人,從今天起,真正的善良就是對自己好,對自己越好越好。把自己大大的敞開,讓自己成為宇宙最大的載體,你能夠有最大的金錢的管道,你能夠有最強的創新理念穿越給你,你有最強的創意,最大的靈感,最大的愛心,你能夠證明給世人有這樣一個人存在,有這樣一個真正的勇敢故事,當所有的人不敢打開這個通道,以為自己是好人是善人的時候,你能夠永遠對自己好,捨得為自己,認為自己很值得,把自己大大的敞開,這樣周圍的人都會向你這個方向前進的。這個時候我們才會真正跨入到新的次元。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