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另一種健康細胞所分泌的酵素叫rhodanese扮演著下半場的主角,因為它的分佈恰恰與beta-glucosidase相反;rhodanese佈滿在人體全身的正常細胞,卻不在腫瘤細胞。所以若VitB17遇到健康的細胞,健康細胞所分泌的rhodanese可以化解氰化氫的毒性,氰化氫及苯乙醛,此二者的副產物分別是thiocyanate 和安息香酸benzoic acid,它們可以滋補正常細胞,多餘的則排出尿中。以上兩段說明了VitB17可以準確瞄準癌細胞,而不會破壞正常的組織。這種以標的物為準頭的天然化合物,其作用比任何人造的、無選擇性、好壞細胞一起殺的、超毒的化療藥物要來的有效。

 

戴氏在書中也將癌症重新賦予有別於主流醫學界所籌定的意義。他引證許多科學家及醫生的看法,認為癌症是一種與飲食有關的代謝疾病。

 

他寫道,在1936年美國參議院發表了一篇文章,部分大意是:身體的健康完全依賴於我們自食物所攝取的礦物質,其依賴的程度超過卡洛里、維生素或份量標準的澱粉、蛋白質或碳水化合物。今日大多數的美國人都有某種營養缺乏症,除非我們的土壤可以得到均衡的礦物質,否則無法改善。因為我們的土壤缺乏太多礦物質,以致於不管吃多少食物,都無法提供身體健康所需之礦物質,因為沒有一個人的胃大到足以容納這些食物。

 

這與雷久南博士及雷通明博士一直呼籲的―身體的健康要由改善土壤做起的觀點相同。因為農夫的收入是由產量來決定,而不是以添加了多少營養及礦物質來決定(氮磷鉀肥例外,其可以影響產量)。所以一旦土壤無法提供足夠的礦物質,各種代謝性缺乏症就會不斷地出現在日常生活中。

 

翻開醫學史,許多慢性病現在都可以預防了。戴氏在書中舉壞血症(scurvy) 一例來呼應其前後的觀點。在十七至十九世紀,英、法及西班牙等國,派遣大量的船隊拓展海上疆土,經過長期的海上航行,水手們沒有蔬果可吃,漸漸產出壞血症,此病曾奪走數以百萬計的水手性命。雖然在十五世紀及十八世紀,分別有不同的航海家及科學家發現,印地安人的松針、松樹皮(含豐富的抗氧化劑),或吃橘子、檸檬及大量蔬果的人不會得壞血症。

 

然而當時的主流醫學界完全忽視及藐視這些事實,造成更多的人死亡。直到十八世紀末期,英國皇家海軍終於重視這些科學證據,才將『海上航行食用蔬果』納入海軍規範。十九世紀之後,沒有一位英國海軍得到壞血症,進而造就了大不列顛『日不落國』的輝煌時代。1930年代,維生素C被分離出來,壞血症於焉消滅。人類花了四百五十年的時間,犧牲了幾百萬人的生命,才相信簡單的蔬果就可以預防及治療這種代謝慢性病。以此類推,曾是必死無疑的疾病如:惡性貧血(pernicious anemia)、義大利癩病(pellagra)、腳氣病(beriberi)、無數的神經性病變(多與維生素B群有關)等等,都可以用飲食的方式加以預防及治療。克雷布斯的名言:「能真正治癒的就能真正地預防(What really cures really prevents)。」「必要的營養素來自充足養份的飲食。」

 

那麼癌症到底算不算是一種代謝病呢?羅幼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生物系主任哈若‧曼訥醫師(Dr. Harold Manner)提出他的看法:「近年來對癌症病因的觀點,已從病毒、致癌物質或傷口感染引起的舊觀點,有了新的評估。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認為癌症是由於代謝問題所引發的複雜病症。它是隱伏性的疾病,與整個身體機能從神經系統、消化道、胰臟、肺臟、分泌器官、內分泌系統到整個免疫系統有關。病人在接受了主流醫學的手術、放療及化療後癌症復發,是因為最根本的代謝病因從來沒有受到重視,以至於沒有獲得改正或治療的緣故。」也就是最根本的營養問題沒有得到解決。

 

《無癌症的世界》一書的作者葛雷芬斯寫書的目的就是要「將證據呈現出來,表明癌症是一種營養缺乏的疾病,不是由病菌、病毒或神秘毒物引起的,而是現代人飲食裡所缺乏的某些營養素造成的。如果這樣的分析是正確的,那麼癌症的治療與預防就非常容易且花費不多;只要恢復我們飲食裏本來該有的營養素就得了。」

 

醫學家畢爾德及克雷布斯父子發現,身體內有許多細胞還處於原生胚胎期的階段,這些細胞是用來修復組織的,依照特別的形態遺傳刺激,它們可以分化為身體的任何組織、器官、血液、或頭髮。當我們的身體受到損害,動情激素便會刺激這些細胞來修復受傷的地方,修復好了則由胰腺酵素來關掉修復工程。如果沒有關掉這個修復動作,這些細胞就會因不斷地漫無法紀的分裂修復而形成腫瘤或癌症。換言之,癌症是身體自己產生的,而非外來物,而且它可以名正言順的以修復工程的名義來逃避免疫系統的監視。

 

又工業國家的污染所產生的幾萬種人造、有害的化學物質,會造成身體的損傷,所損傷的部位創造了修復條件,若此處一直不斷地受到傷害,一直不斷地修補,要是胰腺酵素不足以關掉該項修補,就決定腫瘤產生的部位,這時飲食中如有足夠的VitB17,它就能提供了身體的第二道防線。如果免疫系統低落,又沒有攝取足夠的VitB17,癌症就慢慢潛伏形成。比較工業國家與未發展國家的癌症發生率,則可以發現以美國為首的工業國家,其癌症發生率遠超過未發展的地區。以手機為例,因使用手機過多而罹癌的患者,其腫瘤的部位就與拿手機的部位有極大的關聯(詳情請參閱前幾期的琉璃光雜誌)。食物中的致癌物則造成胃(如日本的黃色醃蘿蔔)、直結腸等消化道的損傷;電器的電磁波則使特殊部位或整個身體受傷;過多的日曬則形成皮膚的損傷,可想而知其形成癌症的地方會在哪兒。

 

曼訥醫師已證明VitB17需要胰腺酵素的幫助破壞腫瘤的表層,好讓VitB17直接攻擊癌細胞。同一時期,美國七十年代最著名的癌症權威醫院―隸屬於洛克菲勒集團的紐約斯隆凱特靈紀念醫院(Sloan Kettering Memorial Hospital),也進行了一項實驗。

 

該實驗是由醫院當局挑選一位最資深、最公正、最值得信賴的研究員杉浦金松醫師(Dr. Kanematsu Sugiura)來領軍,目的是證明VitB17不具治癌療效。杉浦經五年的辛苦研究得到的結論是:

1. VitB17抑制了腫瘤的生長

2. 在老鼠身上證明可以阻止癌細胞的擴散

3. 可以減輕痛苦

4. 可以預防癌症的發生

5. 可以促進一般的健康(比對照組還健康)

 

        杉浦醫師的實驗報告更提到他所觀察到腫瘤的完全復原,是他在其他化療藥物實驗上從未見的。醫院當局之後又指定另兩位研究員斯扥克博士(Dr. Elizabeth Stockert)及雄恩博士(Dr. Llyod Schoen),來重覆杉浦的實驗。兩位博士的實驗也完全證實杉浦的發現,雄恩的實驗更證實了原先曼訥醫師的理論,其治療過程已成為今天VitB17營養酵素療法的標準。

 

        這下代誌就大條了!在此要特別強調,杉浦醫師的癌症研究一向是世界公認的頂級品牌,不但得到醫院當局的讚賞,更在日本及俄國享有高度的尊重(俄國人說他們不需要重覆杉浦的實驗)。他的結論對使隆凱特靈醫院及其背後的龐大主流醫藥界而言有如晴天霹靂,導致醫院當局開始中傷其研究方法並試圖掩飾真相。最後在一場記者會上,所有的領導都登場了,由研究中心羅伯‧古德(Robert Good)宣佈:VitB17對癌症沒有預防、不具療效、無法阻止轉移。

 

        一位記者突然提問:「杉浦醫師,您還堅持自己的實驗相信VitB17可以防止癌症的擴散嗎?」整個大廳突然靜了下來,所有的眼光轉向這位德高望重的老醫師。他冷靜而堅定的望著發問的記者:「我堅持。」

 

        次月,在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麾下的健康科學研究委員會有一場聽證會,由斯隆凱特靈總院長路易斯‧湯瑪士(Dr. Lewis Thomas)作證:「完全沒有一點科學證據顯示VitB17對癌症有任何療效。沒有一篇醫學文獻的科學數據支持VitB17,最近本院出版的研究報告證明,VitB17對實驗老鼠完全不具抗癌療效。」

 

        戴氏沉痛地寫道:「湯瑪士在美國國會埋葬了維生素B17,並剝奪了美國人合法的權利,使他們無法得到能治療他們癌症的、已被證實有效的、簡單的維生素。

 

        戴氏還針對主流醫學界提出一些發人深省的看法,他揭開了食品藥物管理局及醫學院的黑暗面,比如接受藥廠的餐點招待、醫學簡報、及酗酒等問題;也提出大眾對醫師依賴而不相信自己的身體有自然康復能力的迷思。琉球土壤學家比照嘉夫博士曾說過醫師及醫院應該是落日產業,表示在醫師的照顧下,人類應該越來越健康,為什麼現在的醫院越開越多?這是否應該探討呢?漢門醫師在他的著作《信任我,我是醫師》(Trust Me - I'm a Doctor)中指出:美國醫院的住院病人,約有4―13%的病人是因為醫療意外所引起的,而這些病人當中7%受到永久傷害,14%死亡。英國每年約有八百萬人住院,其中有三十二萬人是因為醫療意外造成,四萬人死亡,兩萬人永久傷害。

 

        當然也有許多醫師在其崗位上競競業業,以病人的健康為第一優先。戴氏的目的是要提醒大眾,主流醫學界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高高在上,那麼神奇地藥到病除;社會實在沒有必要賦予他們權威的形象,而讓他們以威權來壓迫非主流的療法。健康不是建立在醫師的手裡,我們自己得做自己健康的主人,從預防開始,從日常生活中建立身心靈的健康。

 

        曼訥醫師簡介代謝療法為「一種使用自然食物的產品和維生素來提昇免疫系統以達到預防及治療癌症的療法。制止癌症生長之關鍵不在於傳統療法如化療及放射線療法或手術,而在於與身體合作而非對抗之。一旦身體排出非自然的物質(排毒)後,就以維生素來建立病人的免疫系統;以酵素來分解癌症細胞外圍的蛋白質層(此蛋白質層即是保護癌細胞逃過身體免疫系統的監視);生食及粗食則用來增強身體的腺體;最後施以維生素B17及維生素A與酵素及免疫系統一起將癌細胞摧毀掉。代謝療法還須嚴格地配合小麥草、抗氧化劑、維生素E、C等營養補充療法。

 

        VitB17也可以和傳統療法(手術、放療及化療)合併,不過約翰‧李察生醫師(Dr. John A Richardson)曾舉例:「我曾看過病人做了脊椎放射鈷治療而癱瘓,但是以維生素治療後,他們的絨毛刺激生殖激素(chorionic gonadotrophin – HCG) 反應正常了。我們治好了他們的癌症,但是放射療法卻讓他們無法行走…會致命的是鈷而非癌症。」所以必要時,代謝療法是可以和傳統療法結合,它還可以減輕傳統療法的毒素所引發的副作用;但是要有心理準備,其療效會減弱,因為病人器官及免疫系統已因放療或化療而壞損。

 

        代謝療法也可以治療動物的癌症,野生動物很少得癌症,現代人飼養的動物因為飲食裏缺乏足夠的VitB17,所以容易罹癌。常見貓狗生病時,他們都到外面去吃草,這是動物的本能,我們人類的本能呢?

 

        杏子果仁的用法,克雷布斯(Dr. Krebs)博士建議成人每日10粒來預防癌症,每日30―50粒為癌症病人的營養補充品。少數癌症病人吃了杏子果仁會有噁心反應,診療中心建議減少食用的量,讓身體適應後再漸漸增加份量。並非所有的杏子果仁都有效,必須是帶點苦味(例如中藥裏的北杏即含有B17),才表示確實含有VitB17。其他含豐富VitB17的有:桃子種仁、蘋果種籽、美國棗子種仁(prunes)、李子種仁、櫻桃種仁、及油桃種仁(nectarines)等等。中國的梅子種仁也許有,可以將新鮮成熟的梅子打開嚐嚐看有沒有苦味。

 

        其他含有B17的食物還包括:小米(millet)、蕎麥(buckwhear)、夏威夷豆(macadamia nuts)、竹筍、綠豆、利馬豆、青豆、某些品種的豌豆等等

 

        如果無法買到酵素,可由我們日常的食物中攝取。食物中含有胰島酵素的有木瓜及鳳梨。癌症病人最好每天食用木瓜及半個鳳梨。其他維生素可由天然發酵菜、生食蔬菜、活性酵母、小麥胚芽、冷壓橄欖油及新鮮水果中取得。也許有人會懷疑吃那麼多維生素C(10克 )會不會中毒?其實如果您吃的維生素C是來自大自然的話,不會有中毒的問題,因為身體自動會排除多餘的維生素C。在小兒麻痺症流行的時代,曾有一位小兒科醫師就用了高劑量的維生素C(約6克 ),注射到未滿六個月的病嬰(已產生抽筋現象)身上,成功地阻止了小兒麻痺症的發生。化學合成的維生素C可能有問題,所以最好從食物中攝取,或購買天然植物提煉的維生素C,例如梅爾博士合作公司出品的光彩C(Radiance C)是由南美的卡母果及其他芽菜類所提煉出來的維生素C。

 

        在癌症病人的治癒率方面,葛雷芬在他的《無癌症的世界》書中提到第一次診斷、非轉移的癌症病人以VitB17及代謝療法治療的長期存活率(超過五年)約為80%,對照主流醫界的28%;癌症轉移了的病人如果一開始就以B17來治療,其長期存活率約為15%,對照傳統主流療法的0.1%。

 

        美國的飛利浦‧賓周(Phillip Binzel)醫師在他的書《好好地活著》(Alive and Well)上,也將他以VitB17及代謝療法治療病人的結果做了統計與比較,他的病人如果是第一次診斷、非轉移的長期存活率為85%,對照美國防癌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的15%;如果是轉移的癌症,他以VitB17及代謝療法治療,病人的長期存活率為65%,對照防癌協會的0.1%。為何賓周醫師的病人不論是第一次診斷或轉移的癌症,其存活率比較高?我比較了他與戴氏所提的療法,發現賓周醫師要求他的病人吃素及改變飲食習慣,不准吃肉,他認為病人已經缺乏胰臟酵素了,不能再吃肉來消耗更多的胰臟酵素(缺乏胰島酵素,癌症細胞就可以躲過免疫系統的監視)。如果他的病人偷偷吃肉、或回家後繼續原來不正常的飲食習慣,癌症就會復發,病人又回來找他。如果來得及,他再使用VitB17及代謝療法治療病人,病情又好轉回家,通常病人這時真的學乖了,不敢再吃動物製品;來不及的病人就成為負的統計數字。賓周醫師是少數在美國可以VitB17來治病的醫師,現已退休。(下期待續)

 

編者註:因為上期文章登出後,有一些讀者希望能買到VitB17。雷久南博士根據她參考多本有關VitB17的資料,建議如下:VitB17或苦杏仁酐直接由食物中攝取是最好的,VitB17存在於800-1200種植物中,包括埃及豆、扁豆、黃帝豆、蕎麥、糙米、小米、小麥草、綠豆芽、腰果和許多水果仁內(橘子、橙子、檸檬、柚子類除外),例如桃子、李子、蘋果、櫻桃類等,以及苦杏仁(甜杏仁則不含苦杏仁酐)。古老的中國、希臘、羅馬和阿拉伯醫生,用果仁中的苦杏仁酐治腫瘤,中醫傳統上用苦杏仁的劑量是3―9公克沖泡,因苦杏仁有毒性,食用過量可中毒致死。成人50―60粒以上、小孩10粒以上即中毒,如低溫烤熟(300℉10分鐘)毒性會減少。所以如果平常吃以上水果時,同時吃子,自然會攝取到身體所需的VitB17,所吃的量因為是同時吃水果,如此攝取的量自然就在安全範圍之內(譬如吃一個蘋果,就吃一個蘋果的子;吃三個桃子,就吃三個桃仁)。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