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無忌按: 在許多涉及到毒品, 黑社會題材的電視電影中, 常常會提到泰緬邊境的"金三角", 也會提到金三角的大毒梟"坤沙",而坤沙集團的大本營就在滿星疊. 一九八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泰國出動大批軍隊, 從地面和空中向滿星疊發動大規模攻擊, 意圖一舉殲滅坤沙的販毒集團. 這個事件當時轟動國際, 並被稱為"第二次鴉片戰爭".本文作者曾焰女士的先生就在這次戰爭中為了保護當地的學生撤退而不幸陣亡, 而以下這個故事, 則是曾焰女士在戰爭爆發前所親身經歷的一件詭異莫名的事, 與後來將發生的事有著神秘的聯繫……

=============================================================== 

作者:曾焰

    去年夏天七月裏的一個早上;我起來到井邊汲水洗漱。陡然看見一隻墨綠色,背上長滿了青苔,有碗大的一隻青蛙。牠呆頭呆腦的蹲在井旁,往外鼓出的眼睛在游目四顧。

    記得幫我們洗衣服的那個高老奶,有一次我到她家去拿衣服,看見她正在剝兩隻這種青蛙的皮,說是要煮來吃。

    我想逮住這隻大青蛙,送給高老奶做肉湯。於是連忙順手拖過一隻盆子,反扣住了那隻大青蛙。為了防備它逃掉,我撿了一塊大石頭壓在盆上。

    吃過早飯,高老奶送衣服來了。她是一個乾癟癟、瘦精精的倮嘿小老太婆。因為她的丈夫是漢人,姓高,我們就叫她做『高老奶』。高老奶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話。她黧黑的面上,有一雙多白的眼睛,尖鉤的鼻子,薄長的嘴唇,下巴尖而往外彎,頭上包著大包頭,她很乾淨伶俐,一天到晚都嚼著檳榔。她的樣子很和氣,臉上常掛著笑容。有時還會風趣的開開玩笑。因為她沒有兒女,最喜歡說叫我把小綺綺送給她。小綺綺一看見她,總是連忙跑進臥房去躲起來。

    高老奶一放下衣服,我就把她拉到井邊,找出一隻塑膠袋遞給她,指著那個盆子說:「你看,早上我逮到一隻大青蛙,等會,你拿回去吃吧!」

    高老奶歡悅的笑了笑,蹲下來掀開盆子的一條縫,伸手進去掏出了那隻大青蛙。她看看那青蛙,朝地上啐了一口血紅的檳榔汁,尖聲細氣的笑著說:「老師,你弄錯了,這不是青蛙,不可以吃的!這是一隻癩蛤蟆!」

    「怎麼不是青蛙?前次我明明看見,你殺來吃的青蛙,跟這隻是一模一樣的!」我一口咬定的說,不過,心中真有些洩氣,因為我實在分不清這裏碩大的青蛙和癩蛤蟆有什麼不同。

    高老奶笑不可抑,說:「這物件雖然不可以吃,但牠另有妙用!」她細細的注視著那癩蛤蟆充滿了刺突的皮膚,喃喃的說:「它很老了,已經成精了呢?等我把它的真水煉出來給你抹在眼睛上,你就可以看見一件未來必定會發生的異象!」

    「真的嗎?」我大感興趣。

    「我哄你做什麼?這癩蛤蟆少說已經活了幾十年了。牠吸足了深山老澗的毒癘瘴氣,身體才會長出青苔一樣的皮膚來。牠通常要在懸崖陡壁,陰濕的山洞,奇寒的石縫裏才能找到。現在,它竟跑到人煙密集的地方來,真是怪事!」高老奶緊緊地捏住那隻癩蛤蟆,神色嚴肅,有條有理的說。

    「真是怪哩!」我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癩蛤蟆!」

    「老師,你敢不敢試一試,我包你靈驗的!」高老奶正色的問。

    「試什麼?」

    「看見一種異象!」

   「真的麼?」我毫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你如果試了就明白我沒有騙你!」高老奶好像覺得自己受了輕視,面露不悅。但仍相當鄭重的說:「而且,如果你看見那異象了,是萬萬不可講出來的!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看了,牠跑到你家裏來,有些不大吉利!」

    經她這麼一說,我反倒要看一看了,我跟她說我無論如何要試試看。

    高老奶臉上的笑容不見了,她突然用一種憫然的神情,定定的看著我。令我有些異樣的震撼。然後,她又走到井邊,伸頭朝井內張望了片刻,嘆口氣,搖搖頭,把那隻癩蛤蟆裝進塑膠袋,連著髒衣服一起提走了。

    她那神秘兮兮的樣子,令我不由的有些心悸。

    但我並不想追問!我的煩惱已經夠多了。何必再為那些玄虛的、尚不可知的未來,增添擾人的困惑呢!

    第二天傍晚,高老奶送衣服來了。她見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就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小玻璃瓶,裏面有一點點澄澈透明的液體。

    我戲弄的說:「高大媽,這就是你用那隻癩蛤蟆,煉出來的真水嗎?」

    「傻子,你不要笑了!」高老奶肅容的說,「昨天我一回去就弄這真水,要九蒸九濾呢!一直弄到雞叫頭遍,我才弄好!」

    這麼費功夫!我不敢再輕視這『真水』了。

    高老奶見我默然不語,又鄭重其事的說:「不過,在你沒有用牠之前,我勸你再考慮考慮,還是不看了吧!」

    「不,不,我一定要看!」我固執而好奇的說,心中仍是半信半疑。

    高老奶沈吟了半晌,猶豫不決的說:「如果你一定要看,那麼,你要先保證,不管你看見什麼,你千萬不可以說出來!知道嗎!天機不可洩露!洩露了會遭滅門之災的!」一陣心驚肉跳令我渾身止不住的悚慄起來。本想不看也罷,但這種神秘的誘惑難以抗拒,於是,我說:「高大媽,放心吧,我不會講出來的!」

    「想好了嗎?這可是你自己要看的呃!」

    「想好了!這是我心甘情願的!」

    高老奶不再說話。她取出一根細細白白的骨頭,她說這骨頭是從那癩蛤蟆後肢上取下來的。她用這一小根細白的骨頭,從瓶子內蘸起一滴『真水』,輕輕的滴在我眼睛裏。

    『真水』滴過後,我的雙目毫無異樣的感覺。

    高老奶將剩餘的真水,倒在垃圾坑裏,連瓶子也用石頭砸碎扔了。

    然後,她說:「七天之內,你會看見同一樣東西。這東西是有生命的!不常見的。七天以後的日子裏,你將反覆的、間歇的,看見一種未來必定發生的異象──」

    高老奶說到這裏,不知為什麼停了停。她的神色肅穆,有一股怯意。

    這使我相信她決不是在故弄玄虛、危言聳聽了。我專注的等待她說下去。

    「這異象,並不是在夢中出現!而是在你走著、站著、說著、笑著,也就是你神智清醒的時侯所出現的!」高老奶說著又朝地上啐了一口檳榔汁,再次告誡道:「你千萬要記住,不管你看見什麼,千萬不可講出來啊!」

    「連對你講也不行嗎?」

    「不行!千萬不行!」高老奶一陣顫抖,「你不管講給任何人聽,聽的人就會家破人亡。你不會忍心讓別人家破人亡吧?」

    「如果不講出來呢?」

    「不講出來,就不會連累別人了!」

    「那麼,對於我們自己呢?會不會有什麼不幸?」一種明顯的恐懼和不安,已在我心中滋然而生!

    高老奶怯怯的掉過眼光,望著牆角,為之語塞。(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