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判別人是一種力量的喪失
 
評判別人是一種企圖改變世界,或者重新安排它以讓它得到你認同的方法。它是能量的大出血,或者說是一種力量的喪失。你將力量給了那些你所評判的人和情境,他們佔據了你的思想和注意力。他們讓你入迷,就像一部佔據了你注意力的電影一樣。
 
當你評判別人的時候,你就忘記了自己是誰,忘記你的目標和你的願望,還有更重要的,你忘記了你的感受。
 
評判時內心你導演的一場電影
 
評判別人的衝動就像是一張你已經看過了但是還是吸引你的電影的電影票一樣。當你在那衝動下行動時,你就進了電影院。在這部電影裡,你比別人優越,你擁有權力去將自己的意志強加在他們身上。事實上,你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乎他們所想和所感覺到的,你對於他們的掙扎或者成就根本就不感興趣。他們的過去和未來對你來說不重要,你也不將他們看成是在地球學校裡的同事,同伴,甚至不將他們看成是獨立的個體。你只看見那些令你反感的,令你不舒服的地方。
 
評判的衝動背後是內在的痛苦
 
評判的衝動是由內在的痛苦所滋生的。它不只是心裡的衝動。在評判的衝動背後是一個物理的痛苦,這痛苦體驗起來極為難受。所以你往往不去體驗它,而是在衝動的驅使下採取行動和評判。你的注意力放在那些你不喜歡的行為上,那些讓你不悅的衣服,一個太高或太柔的聲音,你給別人貼標籤。
 
大部分人沒有意識到對別人和某個情境的評判的衝動背後是身體的痛苦。當他們去注視別人的時候或者對別人發火的時候,他們將自己的不適隱藏起來了。除非觸發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個不適,對它變得熟悉,並挑戰它,否則他們會一直強迫性的對別人和環境挑刺。
 
感受評判時的痛苦
 
回憶當你評判過而且現在也在評判的一個人。你當時是怎麼看他或者她的?現在呢?掃描一下你的能量系統,你都有哪些物理感受,它們都在你身體的什麼部分?允許自己去感受你在評判別人的時候想要掩藏的痛苦。對自己要溫柔一點。
 
當一個人同意改變自己以適應你的標準的時候,你所獲得的放鬆只是暫時的。去改變世界和別人的需要——評判的需要——並不是源自外在的世界的。它是內在失衡的產物。在這個失衡糾正過來以前,那個需要會一直存在。
 
沉浸於一種強迫症,就像是吃止痛片。你今天吃了多少片?昨天吃了多少片?去年吃了多少片?如果每次你評判別人都看做是吃了一片止痛藥,你已經吃了多少瓶了呢?如果你將那麼多的痛苦都壓抑了,那麼你現在該有多痛苦啊?
 
真正的問題不是那個痛苦,而是什麼導致了它。在發現那起因之前,痛苦的永久消除是不可能的,而強迫症也會一直持續。僅治療症狀是無法治癒它的起因的。從這種破壞性中解脫出來的第一步是意識到你的痛苦,以及它在哪裡發生,也就是你的能量系統以何種方式在哪些部位處理能量。
 
當你還在吃止痛片的時候,要意識到你身體的痛苦是很難的。所以首先要停止吃止痛片。尤其是評判這個止痛片。效果是立竿見影的。你根本不用等到最後一片藥效都退去的時候。當你停止強迫性的去評判,你馬上就會感受到是什麼隱形痛苦製造了這種強迫症。阻止這個衝動意味著停止你所做的(評判),而去感受你所感覺的。如果你沒有感覺到任何東西,那麼要有耐心。痛苦就在那了,如果你去評判的衝動還在的話,如果你還是不斷的在你的周圍和別人身上看見令你討厭的東西的話,你就會知道那痛苦還在。
 
對自己有耐心一點,一步一步的來
 
如果你感覺到不舒服,並且開始評判,那麼對自己有耐心一點,一步一步的來。放鬆下來,進入身體裡面的感覺。對你來講,這個領域可能是新的,但是自你一出生以來,它就一直存在了。你的強迫性評判是一株一直在那裡生長的植物。阻止這個評判的衝動就像是在這片地域裡除草。對你的內在體驗——包括你身體的痛苦—變得有意識,就是將這株植物連根拔除的第一步。
 
當你評判別人的時候你也在評判你自己
 
你企圖通過評判別人來逃避受到評判的痛苦。這種複雜的方式就是為了不去看那些你自身無法讚賞的品質。想到你自己也有這種讓你感覺到痛苦或者羞辱的品質,你甚至無法想像它是真的。你對這些品質很關注,當你看到別人身上有這個品質的時候,你馬上就認出它們,你就會對那個人發火,不悅,恐懼或者失望。這就是評判的真正源頭。
 
如果你真的不具備那些讓你如此鄙視的品質的話,你對他們就不會有情緒反應。你就只會以它們本來面目去看到這些欺騙,貪婪,欲望,不敏感和其他的不足,並且自然反應。你不會去信任一個不值得信任的人,你也不會在一個不敏感的人那裡期盼敏感。你會毫不費力的去做這些事情。你對某些特定品質的強烈情緒反應就是一個信號。當你收到信號時——也就是當你評判時——你就知道你在別人那裡看到你還沒有在自己身上發現的品質。
 
越是排斥,它們就越變本加厲
 
如果你沒有看出你與那個你強烈評判的人有同樣的品質,你就會在看到它們的時候變得憤怒,失望和鄙視。你對它們越是排斥,它們就越變本加厲。同時,你也對別人身上這種同樣品質變得更加評判。那些讓你不快的人會不斷的出現在你生活中或者不斷的回到你的生活裡。你會不斷的評判它們,直到最後你認識到,自己對地球學校的同學的不滿,就是你對自己的強烈評判。然後你就會改變自己的這些品質。
 
成為一個敏感的而不是批評的人
 
你是否能夠接受這樣的可能性,那就是你對別人的強烈的評判就是你對自己所做的事情或者想做的事的強烈評判?如果你可以接受的話,你將會有一個驚喜。你將會開始同情別人而不是斥責他們。你將會成為一個敏感的而不是批評的人。在你感受到自己的痛苦之前,你是無法理解別人的痛苦的,當你充分意識到你自己的痛苦時,你也能夠意識到他人的痛苦了。
 
評判別人就像是將你的注意力聚焦到很窄,並將它從你需要看到的事物上移開,因為你不想要去看它。你更願意用它來照亮那些不令人痛苦的圖像——也就是你感知的別人的不足,宇宙的不公。除此之外的其他東西就隱藏在黑暗中,這其中包括帶給你這個感知的痛苦根源。
 
評判阻止了你向自己和他人表達自己,它是走向柔軟的障礙,評判就像是對他人或者宇宙的持續進攻,但是你真正在對抗的是自己的痛苦體驗。
 
評判阻止了親密以及親密關係中的感情。它是對恐懼的防衛,它是不足感。評判是對你最想要的東西——親密和接受——的搶先攻擊,你在自己遭受拒絕之前首先發難。
 
每一個評判都是恐懼以及對恐懼的痛苦體驗的宣洩。當你不斷的評判的時候,你釋放出去的是一條能量的河流,你本可以用這些能量來完成對自己生活的富於意義和滿足性的構建。在你能治癒那些製造了你的評判的痛苦之前,你對他人,自己,以及宇宙的評判是不會停止的。而這需要你對痛苦的覺察。
 
來源:《靈魂之心——情緒的覺察》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