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心坡

作者:曾焰

◎神秘的雲深不知處

        自從聽人說過那個神秘的地方後,那兒就像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令他難於忘懷,魂牽夢縈。他今年二十五歲了,自幼父母雙亡,與爺爺相依為命。高中畢業後,因未能考上大學,為了家計,供養他年邁高齡的爺爺,便在親戚開辦的一間小學校擔任體育教師。

        看看快要放暑假了,他不禁又找出地圖來看。這兒,位於中緬交界的望巴拉大山,與世界著名的蛇山……恩梅開江和邁立開江之間的江心坡僅一江之隔,聽很多從邊界回來的人說過,就在這片荒涼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裡,有一個幽深的潭,潭底有許許多多俯拾皆是的珍奇瑰寶……只要在潭底隨便撈起一塊鵝卵石,必定都是價值昂貴的翡翠和寶石。

        他倒吸了一大口氣,要是能找到一塊這樣的寶石也好啊,那不但能成為有錢的富翁,也能給他最愛的爺爺過幾天富足的好日子。

        但是,聽說要想找到這個神秘的深潭太難了,許多前往尋寶的人們,不是在原始森林中迷了路,就是葬身於毒蛇猛獸或是死於蠻煙瘴癘,千百年來,幾乎沒有人生還過,這個內有無數價值連城的瑰寶深潭,就這樣成了一個謎。

        這使得它更加充滿了神秘的誘惑,令他不禁發出無限嚮往的迷思和嘆息。

        「大剛,你嘆什麼氣?」爺爺走過來,漫不經心的看看桌上的地圖,「好好的嘆什麼氣?」

        「爺爺,放假我想到邊界去看看,聽說,邊貿生意現在做得很紅火,我想去看看,能不能改行做點別的事。」刑大剛兩眼閃著無限的希望,充滿信心的說。

        「年輕人出去走走看看也是很好的。你要去就去吧。」爺爺很爽快的說。「我雖然年紀大了,但身子骨還很硬朗,自個照顧自個,是沒問題的,放了假,你想去就去吧。」

        邢大剛得了爺爺的鼓勵和首肯,當下十分欣悅,忍不住說:「爺爺記得你曾說過,年輕時曾到過邊界,你聽說過在中緬交界的深山老林裡,有一個神秘的深潭,潭裡有許許多多的寶石和瑰寶嗎?」

        「哦,我聽說過,那些七彩閃光、晶瑩剔透的美麗石頭,是女媧娘娘補天剩下來的,天神不許這些石頭落入貪婪的人類手中,所以,故佈毒蛇猛獸、蠻煙瘴癘、激流險灘來層層把守,凡是想去盜寶的人都會受到天譴,這地方去不得的。」爺爺很鄭重的說,「在我年輕的時候,親眼看過許多人抱著發財的美夢,不惜挺而走險,前往冒險犯難,尋求寶物,但不管他們成群結隊或三三兩兩,不是半途而廢,就是根本找不到那個所在無功而返,或是一去就沒了消息。孩子,不要對這抱有任何的幻想,還是腳踏實地的好好做些別的事吧。」

        「爺爺,要是你年輕時,聽到有這麼樣的一個地方,你會去碰碰運氣嗎?」邢大剛躍躍欲試的問。

        爺爺神色怪怪的,似笑非笑,似怒非怒,嘆了一口氣,說:「小子,你怎麼這樣像我?是的,我是會去碰碰運氣的。不過……」爺爺語氣很凝重的說,「那是徒勞無益的,因為,那是上天遺留下來的寶物,天神不會讓這些寶物流落到人世間的,任何人也得不到這些寶物的。孩子,不要再做無謂的美夢了。」

        爺爺看他面上流露出明顯的不信神色,便遙指著遠濛濛、一望無邊無際的山巒說:「你要是不信,每年雨季來臨,可到那一帶的山腳去看看,山洪暴發的時候,必定有許多森森白骨,被山水沖下來,那些人啊,就是想去盜寶的……又即使不死,那個當初一心想得寶物的人,在歷經了一番生死存亡的極度驚險後,只要還能活著回來,就是他們唯一的幸運和愿望。這其間的轉變,沒有親歷其境的人,是萬難體會的。」

        「是是,爺爺,你告訴我,世界上,真的有這個寶石深潭嗎?」

        爺爺神色苦痛又黯然,說:「小子,我要說沒有,你一定不相信,我要說有,那不更是無稽之談嗎?傳說的事,又能有幾分真假呢?這要靠你自己去判斷了。」爺爺嘆了一口氣,又說「還是把它當無稽之談,不必把它當一回事。你想,要是真有這個地方,你見有誰從這兒發了大財回來?這個什麼寶石潭,我看全是懶漢編出來的夢話。」

        邢大剛順從的點點頭表示同意爺爺的觀點,但一股衝動的勇氣,使他下決心一定要去探個究竟。

 

◎富貴險中求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

富貴險中求。

要想發橫財,尋寶是最快的捷徑。

        在邢大剛的鼓動之下,連他共有八個人,組成了一個探險隊,八個人中,有四個是剛退伍的軍人,所以,他們不但走後門弄到了槍枝彈藥,而且,還精通射擊打靶。六個年富力強的男子漢,兩個喜歡冒險的女孩子,一個是刑大剛的女朋友秀鳳,另一個是程開富的女朋友玉清。他們覺得平淡無奇的生活太乏味了,能去蠻荒探險尋寶,就是增加一些奇異的見聞和不凡的經歷,也是人生的快事。何況,說不定真的能找到那個充滿瑰寶的幽潭,搬回大堆的翡翠寶石和美玉,這就可以成為富翁,單是這樣想想,就夠叫人覺得美得冒泡了。

        他們聚集在程開富的家裡,殺了兩隻雞,燒了一大鍋紅燒肉,李春明提來十幾瓶啤酒,八個人一面快樂的吃喝,一面興奮的共商盛舉,精心而周密的怖署策劃了一番。

        邢大抱著必勝的信念,語氣豪邁的說:「諸位,我們此去成功的把握很大,因為我們具有現代人的頭腦和裝備,跟以往那些尋寶的人完全不一樣,我們不但有最完善的配備,還有靈活的大腦和思考能力,人定勝天,是我們最堅信的宗旨,諸位,記住,先有必勝的信心,才能有必勝的結果。來,先為我們的馬到成功乾一杯吧。」

        眾人熱情的舉杯回應歡呼著,情緒十分高昂。

 

◎山林險

        巍巍群山矗立眼前,一股兇險的氣勢震天撼地,哇!山是那樣高,路是那樣陡,莽莽林海,無邊無際,林濤洶湧,此起彼伏。

        經過十多天的長途跋涉,他們來到了邊界,進山的路只有羊腸小徑,他們在當地買了幾匹馬馱行囊和裝備,豪情滿懷,快樂的彈著吉他,大聲的唱著歌,愉快的走進了山林。

        在這片熱帶雨林裡,他們看見許多不知名的奇花異草,還有許多不怕人的猴子和小動物,不時從樹稍飛縱而去,引得他們一陣歡呼。林中溪澗縱橫,水聲潺潺,百鳥鳴啼,一種世外桃源般清幽安謐的與世隔絕,在最初給了他們美好的感覺。

        越往林深處,路越難走,在這片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裡,古木參天,厚實的枝葉密密層層的遮去了天光,森林裡潮濕而陰暗,他們立即發現,這蠻荒探險的路可一點也不浪漫,迎面飛撲而來的,是無數帶著毒汁的奇特蚊蚋蟲蠅,沒頭沒臉的撲上就餓狠狠的猛叮猛咬,牠們吸吮人血,再把毒汁注入人體,凡被叮咬過的地方,立即隆腫並流出黃水,奇癢奇痛。

        他們不勝煩惱的不得不停下來,重新把身體全部武裝一番,凡是裸露的手腳和頭臉,都盡可能的包裹起來,只露出兩隻眼睛。但是,那些無所不在的毒螞蟻、毒蜘蛛、毒蚊蟆,卻有見縫就鑽的本領,牠們只要嗅到人的氣味,就成群結隊,像煙霧般的籠罩過來,瘋狂的落在人身上,猛鑽猛咬,恣意的飽吸人血後,留下毒液再叫人痛癢得死去活來,叫苦連天。而且,凡被叮咬過的地方,一定全潰成流血流膿的爛皮瘡,很難治癒。

        邢大剛為大伙兒打著氣,說:「不過是些蚊蟲叮咬罷了,塗些萬金油就不癢了。」

        秀鳳卻在一旁驚呼起來,「天啊,你們仔細看看,這密密麻麻的,是些什麼蟲啊?好可怕啊!

        「那是螞蝗!」那個牛高馬大的李春明驚叫著說:「啊呀,當心點,到處都呢!

        吸血螞蝗!有誰不怕!

        大家注意一看,這兒真是螞蝗的天下!樹上有旱螞蝗、銅邊螞蝗、樹螞蝗。地上的成堆的枯葉上,遍佈著無數的水螞蝗、草螞蝗,牠們不論大小長短,都在樹葉、樹幹、草尖上,醜陋而邪惡的蠕動伸縮爬行,人一經過,樹上的落下來叮頭,地上的爬上來咬腳;最可怕的是,牠們有一種把身體拉得無限細長,然後像針似的穿透衣服,鑽進人體猛吸人血的本領。所以,一旦遇到這些無孔不入的吸血螞蝗,怎不叫他們失色心驚,束手無策。

        邢大剛看看前面,說:「我們走快一點,盡快走出這片有螞蝗的林子吧!

        大家急忙跌跌撞撞往前飛奔,來到一個較為開闊的地方,都感到身上癢痛難耐,只得把裹在身體上的衣服毛巾之類掀開來看,幾乎每個人身上,都被大大小小的螞蝗叮咬著,螞蝗吸血無比貪婪,吸飽仍不肯放鬆,還緊緊的死叮吸住不放,多餘的血就從肛門後面流出來,把人的衣服都浸透一大片。而且,螞蝗通常都是死死的叮咬著人肉不放,要用力狠狠的拉扯,才能把牠們軟滑可怕而又令人噁心的身體連人肉一起扯下來。被咬過的地方留下一個洞,血流如注,半天不止。

        一陣忙亂,大家互相把各人身上的毒蟲螞蝗清理乾淨,才小心翼翼的繼續趕路。(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