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叢林1

 ◎蠻煙瘴癘

        他們辨別著方向,艱辛的往前行走。

        走出林海,爬上一片光禿禿的陡峭石崖,烈日如火,荼毒的烤得他們渾身直冒油。口渴,找不到水,烈日烤得人都快焦乾冒煙了。

        走在前面的劉偉光,終於看見低窪的地方,有一灘灘的「水」,興奮的趕近一看,那些一坑一窪的「水」,表面漂著一層七彩斑爛的污濁油光,他實在是渴得快要死了,看見這樣七彩斑爛油污的水,只遲疑了片刻,便忍不住用雙手捧了一撮起來喝……一股腥臭,直鑽心坎,只喝了一口,立即感到噁心並嘔吐起來。

        跟在他旁邊的王宏強正要學他,也蹲下身去要用手捧那水喝時,劉偉光急忙伸手阻攔,想叫他不要喝,卻發不出聲來,只覺得喉嚨很癢痛,像突然給什麼鉗夾住了,有種被扭緊而說不出的難受,他急得哇哇亂叫,但無論他怎樣喊叫,都無法再講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只是急得雙腳亂跳……

        「啊,糟了,這一定是啞泉。」程開富驚呼著,「我聽從邊界回來的人說過,如果不慎喝到這種水,就會變成啞巴,講不出話來。」

        「那怎麼辦呢?」眾人面面相覷,一時都沒了主意。

        邢大剛說:「我們快離開這兒,去找潔淨山泉,讓劉偉光洗漱洗漱,說不定就好了。」

        大家無法可想,只得匆匆繼續趕路,一大片黑雲突然不知從何處飄過來,低低的壓在頭頂,頃刻間,便瘋狂的落下一陣暴雨,把無處躲藏的他們淋成了一隻隻落湯雞。還沒有走到山下,荼毒的太陽又冒了出來,烤在他們濕透的衣服上,一個個都被烤得冒出白煙。

        鑽進一片密林,天光即刻變得陰冷,林中霧氣瀰漫,風裡,有令人欲嘔的腐臭味飄來,大家抬頭往前看,只見一大團一大團七彩斑爛的怪霧,骨嘟嘟的從山那邊湧過來,即刻便把他們籠罩在其中。

        啊,好腥臭的氣味,他們都忍不住嘔吐起來,一個個吐得天昏地暗,連苦膽汁都吐出來了。

        「啊,這就是瘴氣!」李春明大驚失色,「我覺得頭昏眼花,好難受啊。」

        大家無法可想,只有竭力撐持著,加快腳步往前走。

        頭重腳輕的爬行了一段很長的距離,才漸漸走出那片詭異斑爛的霧氣籠罩之地。

        天黑時分,他們找到一條清亮的小溪,便七歪八倒的停下來休息。邢大剛喘過一口氣來後,立即拿出奎寧丸來給大家服下,預防瘧疾發生。

        劉偉光用潔淨的山泉水洗漱了喉嚨,仍然不能發聲講話,李春明湊著月光給他看了看,見他喉嚨竟呈現出一層糟白糜爛物,此時不但仍不能發聲,而且,癢痛更覺劇烈,秀鳳給他服了止痛藥,卻無濟於事。

        更糟的是,剛才那團詭異斑爛的怪霧,令好幾個人整夜覺得體內如火燒,卻又奇冷奇寒,打起擺子來(得了瘧疾),著實病得不輕。令探險隊不得不找了個景頗人集聚的山寨,住了七八天,以等他們康復。

 

◎景頗人的恐嚇拒絕

        探險隊在景頗人的山寨裡休養了十來天,等打擺子的人都差不多康復了,才又重新上路。

        景頗人告訴他們一個預防瘴癘的土方法,就是每天多吃生大蒜,景頗人並捉了一些不知名的毒蟲,搗成糊,塗在劉偉光喉嚨上,說也怪,不過片刻,他的疼痛就明顯減輕了,七八天後,他又能慢慢說話了。

        邢大剛向景頗頭人坦白說明了此行的目的,那位熱誠的景頗頭人立即嚴肅的搖頭表示反對,他說:「年輕人,你們的勇氣精神都很可嘉,但是,沒有人能找到那個深潭的,而且,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路通到那兒,我勸你們還是早點回家去吧,不要再白費心機了。」

        「老大爺,請你告訴我們,走到那兒,最主要的危險是什麼呢?」

        「是老天爺的懲罰,我們祖祖輩輩,世世代代居住在這兒,從沒看到任何人找到那個深潭,也沒有看到任何人找到什麼寶物。」景頗頭人斬釘截鐵的說。

        程開富暗中對邢大剛做了個制止的眼神,邢大剛不再問了。

        他們知道,居住在山林中的少數民族,都有許多的禁忌,或許,去尋寶就是犯了他們的大忌,所以,他們才嚴加恐嚇拒絕的。

        他們離開了那個景頗山寨後,仍繼續往望巴拉山的方向走。

原始叢林2

◎寸步難行的葛藤洞

        在這片原始森林中,走了幾天幾夜都看不到一個人,越往前走,越是人跡罕至,簡直像是走進了太古洪荒。

        一路上,不是有人輪番打著擺子,就是有人害了熱帶雨林黑熱病,或是不慎被什麼毒蛇猛獸咬傷。進了這原始叢林,幾乎每天都有難以預估的小災大難交替著發生。

        他們早就考慮到,在這片荒涼沒有人煙的原始深山裡,有許多地方連羊腸小路都沒有,所以,每個人身上都帶了一把鋒利結實的砍山刀,一路上,真是披荊斬棘的往前行。

        這一天,他們發現越往前走,結實的藤子越多,這種藤子,有的碗口粗,有的酒杯粗……都比通常人們用來製造家具的那些藤子還要粗實。這些可怕的葛藤,像天羅地網似的,密密層層,糾糾纏纏,亂七八糟的掛在一棵棵參天古樹上,相互交織成世界上最罕見,最寬最長、最消耗人力的「路障」。

        面對著這艱困異常的天然屏障,他們真是寸步難行。

        除了設法走出去,實在也無法可想。

        他們輪番用砍山刀拼命的劈砍,砍出一個僅能單人爬過的「葛藤洞」,一寸一尺的往前行。每天前行不過十來里。

        除了體力的力量消耗外,他們還得應付那些毒蟲毒蛇的侵襲,饑疲勞累使大部分人都漸漸產生出不該此行的侮意。

        不過,發財的美夢仍激勵著他們的勇氣和毅力,他們互相鼓舞打氣,艱辛的奮勇向前。

        他們發現,越往前走,毒蛇越多,他們不得不隨時提高著警覺,每天都打死不少的蛇。

 

可怕的蛇穴

        他們在這片葛藤織成的天羅地網中,不知不覺迷了路。

        就是想回頭,也不可能了。只得拿出指南針,辨別著目的地,艱難的繼續往前探路。

        這天,輪到李春明打頭陣,他用力的揮著砍山刀劈削古藤老葛,他看見正前方掛著一根黑糊糊的老藤,習慣的揮刀就砍,「藤子」斷處,卻骨嘟嘟的冒出血來,灑了他一頭一臉,惶急中,李春明已看見,那條「藤子」急劇的捲曲起來,從高處飛竄下來……天啊,原來是一條巨蛇。

        他還來不及驚叫,身體已經被幾條蛇纏裹住了……

        「蛇啊……」李春明只一聲驚叫,便猝然倒在地上,一條藤子蛇,據說長得能把大象都纏死,斜竄下來,幾下就把李春明的手腳纏得緊緊的,調過尾巴來直搗他的鼻孔,血一流出,群蛇就飛溜而至,爭相竄過來吸血。

        後面的人聽到李春明的慘叫,抬頭看時,竟發現周圍的古樹老藤上,全掛滿了大大小小、長長短短、幾乎全是頭呈三角形的毒蛇!

        他們的氣味和騷動,驚動了棲息在此間的無數蛇類,一時間,群蛇從四面八方悉悉窣窣,瘋狂而至,大家嚇得魂飛魄散……但是,這時根本顧不得害怕恐懼了,連兩個女孩子都一面撕肝裂膽的慘叫著,一面揮刀猛砍撲過來的毒蛇。

        「快開槍!」邢大剛惶急的拔出槍來,往四處亂射。

        「開槍呀,蛇怕硝煙味。」程開富也大聲吼著,連忙舉槍四射。

        劉偉光情急的把提在手上的煤油,潑在周圍草棵上,點燃起來,蛇群因怕火,果然往一邊溜開退走了。

        李春明活生生把纏在身上那條細長的藤子蛇扯斷,兩手抓滿蛇,用力往岩石擲去,林昆生又過來幫著他,用砍山刀挑開一條大蛇,往蛇群連開數槍,才把李春明從群蛇的糾纏中救了出來。

        「媽呀,你們看,那些人骨頭……」玉清哭著驚喊。

        亂草裡,果然棄置著好多具零散的人骨……這些人,大概也是來尋寶,被毒蛇裹了腹的吧。

        「我們還是趕快退出去,速速離開這地方。」邢大剛說。「這兒一定是蛇穴。」

        陰暗潮濕、幾乎密不透風的密林裡,他們驚悸的看見,前面不遠的地方,有個幽暗的大潭,潭的四周,古木參天,藤葛糾纏,上上下下,全棲滿了無以數計,大大小小、猙獰無比的毒蛇……

        此刻,因為受到了驚動,牠們全都蠢蠢欲動的抬起頭,猙獰恐怖的朝這邊張望,有的已經往這邊刷刷有聲的爬過來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