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如果這就是那個傳說中有瑰寶的深潭,他們也絕對沒有膽量、沒有任何辦法可以走過去。更遑論是撈取潭中的「瑰寶」了。

        現在,除了趕快退出去,迅速離開這陰惡的地方,他們已經別無選擇。

        他們就地砍了些樹枝,拿出隨身帶著的換洗衣服,綁在樹枝上澆上煤油,做成火把,惶急的從原路退了出去。

 

◎是好漢的往前走

        心有餘悸的逃離了那可怕的蛇穴後,他們來到一片較為開闊的山谷裡,看看確實沒有危險了,才趕忙替被毒蛇咬得奄奄一息的李春明,檢視傷口,李春明渾身浮腫,傷口處全部呈現可怕的烏黑色,原本學護士的秀鳳,替他在傷口處放了毒血,並注射大量的血清。經過一番搶救,李春明倒在草地上,昏睡了幾天幾夜,才撿回一條命。

        劉偉光說:「來之前,我去圖書館翻過資料,說恩梅開江和邁立開江之間的江心坡,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蛇山,我們現在的位置快要到望巴拉山了,這兒與江心坡僅一江之隔,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的蛇……

        大家聞言心驚,不禁面面相覷,半晌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秀鳳才小聲而憂鬱的說:「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再往前走了,前面的蛇一定更多……

        唉!怕什麼,也不過就是多了幾條蛇而已!」邢大剛蠻不在乎的說,「我早就料到了的,所以,我們早就準備了許多的硫磺,蛇怕硫磺,如果找到那個寶石潭,只要把硫磺全部點燃,再多的蛇也會退光的,所以,不用擔心,我們還是繼續往前走吧。」

        玉清心有餘悸的說:「早知會有這麼多的蛇,我就不來了。」

        秀鳳也愁眉不展的表示同意,說:「我以為,我們不會碰到這麼多的蛇……

        程開富不耐煩的吼道:「是好漢的往前走,不愿走的就拉倒,靠邊站去吧!你們兩個不是自己死活要跟來的嗎?少扯淡,拉後腿……

        兩個女孩不敢再嘀咕,只懊悔悲愁的閉著嘴不再說話。

 

可怕的蕁麻地

        探險隊歷盡艱險的走出了這片莽莽林海。

        遠遠的,終於看得見巍巍的望巴拉山了。

        他們站在山這邊,抬頭朝望巴拉山看去,只見山頂上,一團團的白雲飄繞,景緻十分壯觀。

        邢大剛豪情滿懷的說:「我們終於就快要到達目的地了,大家振作點,勝利已經在望了。」

        大家遙望著遠濛濛的望巴拉大山,辛苦疲累的,忍不住露出些許期待的笑容。

        但是,數十多天徒步山林的經驗告訴他們,要想到達望巴拉山,還有好長的段路要走。

        可不是,走著走著,就進入了一片茫茫不見邊際的蕁麻地。

蕁麻1 

        由於土地肥沃,這片蕁麻都長得比人高,一片駭人的淒寂,鳥獸竟皆無影無蹤,連叢林中慣見到的蚊蟲也不見,任何生物都不敢進入這片可怕有巨毒的蕁麻地。他們膽寒的看著這片蒼綠色,枝繁葉茂的蕁麻地,只覺氣勢兇險,冷汗直冒。

蕁麻2

        蕁麻是一種有巨毒的野生植物,人畜若不慎碰到,皮膚立即紅腫流黃水,癢痛直鑽心,往往潰爛成膿瘡。

        人就是嚴嚴密密的穿著衣服仍會被蕁麻刺到皮膚。他們起先還小心翼翼的探索著空隙一步步往前挪,每個人都或多或少被蕁麻刺到,鑽心的痛癢使他們叫苦連天。

        越往前走,蕁麻越發濃密,連個下腳的寸地也沒有了,真正是寸步難行。

        那幾匹馱物件的馬,無論怎樣鞭打,也不肯再往前行走半步。

        探險隊走走停停,決定不顧一切砍開蕁麻往前走。

        打頭陣的林昆生揮著厚實的砍山刀,勇猛的一路砍去,蕁麻一片片的倒下去,跟在他後面的王宏祥、劉偉光,就用長竹竿把砍倒的蕁麻扒開,讓其他的人強行拉著馬匹和女孩們通過。

        不過片刻功夫,林昆生的雙手便被蕁麻螫得紅腫透明,不停的流著滲有血絲的黃水。

        這樣蓽路藍縷的往前走了沒多遠,大家渾身奇癢奇痛難耐,連馬兒也只一個勁嘶鳴著往後退,拒絕再前行。

        天黑時分,他們仍未能走出這片可怕的蕁麻地,僅勉強找到一個靠山崖的石頭地,便在那兒宿營歇息。

        第二天,他們試著用衣服包在馬蹄上,又在外面包上一層厚厚的野草,再用布把馬兒的眼睛也蒙住,每個人都把所有的衣服全部穿在身上,頭臉也嚴密的遮蓋起來,繼續的砍路往前行走。

        這樣千辛萬苦的走了三、四天,才終於走出了這片蕁麻地。

        而每個人,全身都被蕁麻螫得潰爛了,加上前一陣毒蟲叮咬潰成的爛皮瘡,幾乎都沒有一寸光潔完整的好皮膚了。

        身上的爛皮瘡,流血流膿,惡臭骯髒,癢痛更直鑽心,他們一個個蓬頭垢面,形容憔悴,面目全非,十分的狼狽不堪

 

◎鬼域之地  大沼澤

        當蕁麻漸漸稀少後,他們發現地面越來越潮濕,泥土也越沾黏,原來,他們不知不覺走進了一片大沼澤。

沼澤1

        直到此時,他們才懂得什麼叫做「蠻荒大澤」。

        而最可怕的就是沼澤,一汪汪的淺水坑裡,吸血螞蝗叢生著,仔細看,還有許許多多血紅色、細小的吸血蟲,無以數計的翻騰在污水裡。草尖灌木的枝葉上,還盤著無數頭呈三角形的細小毒蛇,伸長血紅的舌信一吞一吐的,在伺機有什麼獵物可裹腹。

        他們聽說過,這兒,也是無數食人鱷和巨蛇出沒的地方。

        千辛萬苦的好不容易才來到這兒,他們是絕不會因此而退縮的。

        但是,怎麼穿過這片鬼域之地呢?

        只要穿過這片大沼澤,前面不遠,就是望巴拉山……也就是那個神秘的寶石潭的所在了。

        經過一番嚴密的考慮和商議,他們決定讓兩個女孩和被毒蛇咬傷、僥倖未死,但極為虛脫的李春明,留在原地看守裝備,待其他五個人趕著牲口,運走部分裝備,走出這片沼澤,探好了安全的路,再叫他們隨後跟來。

        五個壯漢全副武裝,揹著槍,帶著砍山刀,及一點乾糧和淨水,程開富飛身上馬,當先走進了沼澤。邢大剛殿後,劉偉光、王宏祥、林昆生也先後騎著馬跟了上來。

        那些吸血螞蝗和吸血蟲一聞到人畜的氣味,立即追蹤而至,不過片刻,無數吸血蟲就沿著馬蹄竄上了馬背,穿透他們的衣服,叮咬他們全身,恣意的飽吸他們的鮮血。

        沼澤中所有的生物似乎都被驚動了,連一個個爛泥塘都冒起污濁的黑水泡在翻騰不已。

        他們根本就顧不得吸血蟲的侵擾,只狠狠的打著馬往前飛奔。

        沼澤中,到處都有看不見的陷阱和暗流。林昆生看見前面有一塊長著灌木、看似板結的小丘,打著馬縱上去,誰知那坨土整個坍塌下陷,他還來不及喊叫,便連人帶馬,立即被泥漿咕咕嘟嘟給吸了下去……林昆生再也沒有鑽出來了。數天後,他和馬兒已被吸血蟲、肉食毒蟻毒蠍,吸哨得只剩下一副骨頭的屍骨,才在某個不為人知的泥流中浮了出來。

沼澤2

        其他四個人,還沒有走出這片沼澤,劉偉光身上的血幾乎快被吸血蟲吸乾了,邢大剛回頭呼叫他時,只見他有如一具乾癟癟皮包骨頭的活骷髏,如果不是兩隻眼睛還在轉,邢大剛簡直以為他變成了鬼。

        「劉偉光,千萬不能停,一倒下去,就完了。」邢大剛著急的呼喊他。「堅持下去啊,偉光。你一定要堅持下去……

        劉偉光此時的意識還算清醒,他知道,只要他一倒在這沼澤裡,無數的吸血蟲,馬上就會把他的血吸得精光,吸得涓滴不剩,吸得只剩下一副骨頭。

        實際上,邢大剛、程開富、王宏祥的情形也不比劉偉光好多少,他們同樣被無數的吸血蟲叮咬著,一個個已是虛脫得十分厲害。連他們的馬兒,也都被吸血蟲吸得皮包骨頭,幾乎成了一副骨頭架子。

        「走出這片爛泥塘,我們才能重生。」程開富嘆著氣,「他媽的,我們也真是鬼迷心竅,就像是跑來遭罪送死似的。」

        「看前面那兒……」王宏祥虛弱而驚恐的說。

        他們看見不遠的泥漿裡,有具骷髏傾斜著,下半身插在泥漿裡,混身已長滿了青苔,骷髏口鼻洞孔上面,還盤著幾條細小的毒蛇在吞吐著暗紅色的舌信,骷髏彷彿在無聲的大笑著,好像說……想來盜寶嗎?看看我吧,我就是你們的榜樣……(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