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大剛他們倒抽著冷氣,想到林昆生已遭到滅頂之災,他們如今陷在這片如鬼域似的沼澤裡,已經進退維艱,現在,除了硬著頭皮往前走,已經無法可想。

 

◎世界上最可怕的蛇山

        沼澤裡,蘆葦叢中,他們常常依稀看見一根根黑糊糊、粗而長的「枯木」橫亙在其中,憑著多日來在山林中行走的經驗,他們知道這並不是枯木,而是一條條粗長的巨大蟒蛇,這些蟒蛇躲在草叢裡,伺機吞食過往的鳥獸。越往山麓走,這種狀似「枯木」的巨蟒巨蛇越大越粗越長。他們屏息斂聲,步步驚魂的往前走。

        他們並不知道,前面靠近恩梅開江的山腳邊,棲息著無數巨大的食人鱷,這些食人鱷之所以沒有光顧他們,是因為隨季節遷飛而來的大群候鳥填飽了牠們的肚皮。

        終於,望巴拉山在望,這山,有種說不出的詭異兇險,只見一團團厚沉沉的白雲,凝然不動的「堆」在山間,這「白雲」似乎有點怪,但又令他們說不出所以然。

        邢大剛充滿了勝利喜悅的說:「弟兄們,我們就快到了。只要爬上這山頂,就可以找到那個寶石潭了,我們休息休息吧。」

        他們疲乏已極的坐在一堆大石頭上,馬兒的四隻蹄子早就潰爛得露出了森森白骨。他們嘆息著,脫下被汗水、雨水、膿血、污泥浸透的衣服長靴,解開綁腿,都不由得抽一口冷氣,每個人的膝蓋以下,都已經潰爛得慘不忍睹,膿血斑斑駁駁,皮開肉綻,露出了白骨。此時,風一吹過,更像被利刀切割似的鑽心痛。

        他們拿出隨身攜帶的消炎止痛藥,撒在傷口上,再找出潔淨的繃帶把兩腿勉強裹上,休息了片刻。他們就近打到幾隻野鴨,烤來填飽了肚皮,打起精神,開始登山。

蛇山1  

        一路走去,他們才駭然的發現,這兒到處都有蛇!

        原來,那些遠遠看去,像一堆堆「白雲」的東西,竟是一條條巨大的棉蟒,牠們成堆成堆的集攏在一起,便形成了遠遠望去的團團「白雲」。

        他們硬著頭皮,冒險爬上了山頂……

        天啊,除了到處都是的棉蟒,還有無數的黑尾蟒、金鱗大蟒、黃花大蟒,就像一條條巨大的柱子,狀極兇悍地穿梭於懸崖古樹之上,盤繞於巨石草叢之間,一條條張大著恐怖的血盆大口,伸著火紅的舌信,等待吞噬從牠們旁邊飛身而過的麂子和岩羊。橫臥於林間的黑尾蟒,如倒了幾十年的大枯木,身上都長滿了青苔,牠少說也有大水桶那麼粗,如果一旦發起威來,真是可以攪得倒樹翻根,山崩地裂。最嚇人的是一條金鱗大蟒,牠正昂起猙獰的頭部,暴張著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巨牙,寒威逼人,在陽光的照耀下,閃出萬道金光,乍見牠一眼,還真叫人嚇得幾乎透不過氣來。

蛇山2

        四個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漢子們,此時寒了膽,他們一個個嚇得面色蒼白,渾身忍不住的顫抖著,情急中,他們還是看見了那個傳說中的「寶石潭」,但潭的四周,全棲息著無數可怕的巨蟒巨蛇,及大大小小的毒蛇。那些蟒蛇的種類之多,恐怕連任何百科全書上都沒有記載過,他們不相信曾有任何人能活著安然無恙從這裡走回去。

        那些什麼金環蛇、銀環蛇、眼鏡蛇、蝮蛇、紅脖子蛇、百步蛇、雨傘節、青竹絲、鴨頭綠……還有更多更多根本就叫不出名來的毒蛇,一條條色彩斑斕的或成堆的盤繞著、或掛在樹杆上、或纏在巨藤上、或爬行穿梭著在山岩上草叢裡尋找食物。

        這兒真是蛇的世界。

        他們早先在前面山林中看見的那個蛇穴,和此間比起來,簡直就算不了什麼!

        他們正在惶恐得不知如何是好,王宏祥慘叫了一聲:「小心!」

        抬頭看時,只見一條湯碗粗,幾十丈長的斑斕大蛇,竟從高空飛縱而下,惡辣辣、騰閃閃的直往他們撲將而來,程開富眼明手快,立即對著這條飛撲而來的飛蛇,扣響了手上的機槍,掃出一梭子,把這條意欲偷襲的飛蛇打死了。

蛇山3

        他們的氣味及槍響聲,驚動了無數的蟒蛇,像潮水般的從四面八方向他們包抄而來。

        他們退無可退,進無可進,四個人拉著馬匹,緊緊的貼成一團,他們不停的掃射著,蛇卻越打越多,黑壓壓的只見一片恐怖的蛇頭在攢動。

        馬兒嘶鳴掙扎著,他們惶急的取出硫磺點燃,丟進蛇群,蛇群略微退開些許,但並不如他們所想像的那樣畏懼硫磺。許是蛇太多了,前撲後繼、越來越多的蟒蛇把他們密密層層的圍住了。

        一匹馬兒掙脫了疆繩狂奔出去,立即被蜂湧而上的群蛇纏繞住了,不過片刻,那匹馬兒就被蟒蛇爭相吞吃得屍骨無存。

        他們來不及多想,只有不停的朝著蟒蛇掃射。

        漫山遍野盡是死蟒爛蛇,整個山谷所有的蛇類全被驚動了,牠們從四面八方洶湧而至,把他們圍得水洩不通。

        「放馬!把馬放掉!趁牠們搶食馬匹時,我們殺開一條路衝下山去吧!」邢大剛抽著冷氣喊。

        剩下的三匹馬全放掉了,引開了一些蛇群。但後面更多的蟒蛇如決堤的洪水般,以不可阻擋之勢朝他們淹了過來。

        他們只得不停的掃射、掃射、掃射……

        一時之間,只見一棵棵森天古樹,被翻捲而倒,一團團樹枝亂葉衝天而起……

        啊,他們膽寒得突然不得不相信……想來盜寶,是天發怒了!才驅使這無數的蟒蛇來懲罰他們,來讓他們見識見識天神的威不可擋。

        可不是,正當他們打得紅了眼睛之時,只見一團巨大的黑影衝天而起……就在那個深潭的後面,一條巨大無比的大蟒蛇直立起龐大的身子……少說也有大汽油桶那麼粗大,僅只是抬起了頭而已,便卓然超立於參天古樹之上,那些圍困住他們的無數蟒蛇突然靜止,像在對這條巨無霸的蛇王膜拜……一條條直立著,一致朝著牠仰望……

        他們嚇得魂飛魄散,不由自主的停止了射擊……

        他們還不及再喘過一口氣來,那條巨無霸只這麼低頭一吸,四個人同時被牠吸進了血盆大口……

蛇山4

        愴惶中,邢大剛糢糢糊糊的看見,下面那個寶光淵然的深潭,果然是七彩發光,之後,便進入一片永恆的黑暗之中。

 

◎白雲依然飄飄

        等待在沼澤邊緣的李春明和兩個女孩玉清及秀鳳,巴巴的等待了十多天,仍未看到前去尋寶的人回返。

        他們帶來的乾糧全部吃光了,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們估計,邢大剛他們定是兇多吉少,所以,才一去就沒了消息。

        他們不敢再貿然的步邢大剛他們的後塵,也不能再在這兒渺茫的等下去,他們便離開了這兒,朝著回返的方向往回走。

        李春明他們三人曾在林中迷了路,所幸因是往回走,終於找到了一個景頗人的山寨,在景頗人的協助下,他們才順利的找到了出山的路,平安返回城市。

        邢大剛他們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有人說,他們尋到了寶物,而翻過大山,經緬甸跑到美國去了。

        也有人說,他們帶著價值連城的寶物,在外國過著富豪的生活。

        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是到哪兒去了。

        邢大剛的爺爺天天凝望著遙遠的濛濛群山,他知道,邢大剛他們不可能再回來了,他們是否尋到了寶物,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能平安的回來。

        但是,他們還能回來嗎?只有無休無止的等下去了……

        遠山,白雲依然飄飄,那個寶石潭也依然充滿了令人嚮往的神秘誘惑,令人們津津樂道,也引得不少有膽魄的青少年們蠢蠢欲動。(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