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ghostfacer2012

   我今年31歲,17歲入行,已經幹了14年。結婚生子,於是我金盆洗手不幹了。以下我要說的,全是我14年以來的親身經歷。

 

   首先你得相信我們這個職業的確存在,只是我們低調罷了。你在你所在的城市細細打聽,一定會找到我的同行。今天把我的經歷講出來,其實是在破壞行規,不過是希望讓大家對「靈異」這個似信非信的概念有個瞭解,希望各位今後遇到類似的情況時,不必用一些錯誤的方法,嚇到自己,或者傷害自己。我講的、經歷的,如果你能看懂並知道怎麼應對,我想就夠了。當然我也知道一定會有不少朋友說我在瞎謅,也罷,決定權在各位,信或不信,罵與不罵,各位自便。

 

   首先我得說,進入這行,完全是個偶然。我和很多人一樣,從小學到高中,中途和一群社會上的混混一起學壞,輟學。然後開始在街上遊蕩,賭博,玩遊戲機,抽煙喝酒,打架……。至少17歲以前,我是真正活得像個孩子。

 

   那年調皮闖禍,家裏人又從來就很迷信,於是認為我是被什麼小鬼上身,請了道士來做法跳大神、念經什麼的替我悔過。然後因為我的叛逆,我離家出走,從重慶到昆明,火車上我遇到一個瞎子,這個瞎子成了我進入這行的關鍵人物,因為他把我介紹給了昆明當地一個很有名的天師,這個天師,後來成了我的師父。

 

   那一年我17歲,開始啥都改變了……

 

   拜師的過程我就不說了,也沒有什麼太值得提的地方。我師父只是教我一個道理――正道、人心、去惡、行善。

 

   坦白說,這活不是免費幹的,我們收費還挺貴。我師父花了好長時間扭轉我不信鬼的心態。也根本不會像電視裏講的畫符啊,做法什麼的,都是狗屁,騙人的。師父隨身帶的東西就幾樣,從不離身:一副骰子,一個羅盤,十來根紅繩,還有本皺巴巴的書(後面再細說),然後還有樣你們絕對想不到的東西,就是墳頭的土。

 

   在第一次親眼見到這些東西之前,即使我整天跟著師父學一些經文口訣之類的,我也從沒相信過這個世界真的有鬼。我也無數次問過師父,到底有還是沒有,師父告訴我說,有,但是並不多。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收費貴的原因吧。

 

   一開始我也認為師父不過就是一騙財的神棍。直到1998年,我跟師父去貴州,接到當地一個土大款的委託,那時候起,可以說我的整個世界觀改變了――我高中沒畢業,也談不上什麼世界觀――可至少從那個時候起,我才漸漸開始用一種另類的眼光來觀察我生活了17年的這個世界。

 

   土財主很豪氣,師父跟他談好價格,6萬6千塊。土大款說他50歲了,至於怎麼發家的我也沒啥興趣,總之在發家的過程中,肯定幹了點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導致他找我們的時候說自己很倒楣。

 

   他家在貴州凱裏市區有幾處房產,這次出事的是他老家的房子。大家知道土大款一般掙了錢,都喜歡回老家蓋個什麼拉風的房子,好在村子裏炫耀自己有多了不起,他那房子當初請了個大師來批過,我們行話叫「問路」,說他得面水靠山,這個大家都知道,風水學上都這麼講究的。然後那個大師告訴他,背後的那個山,就像是皇帝的龍椅,房子坐落在那裏,面前的水和遠處的山,好像一個皇帝在椅子上,望著江山。

 

   屁!說得好聽!

 

   那土大款大概也是一沒腦子的貨,為了讓那山看上去像個椅子,硬是鏟了個山坳出來,做他的「靠椅」,殊不知等房子都建好了,當地有村民找他,說他把自己祖墳給鏟了。土大款想吧,這也沒多大點事,賠錢吧,老子有的是錢。於是他賠錢給那村民,以為這事就這麼完了。可不知道錢是賠給活人的,你死人還沒打點好呢。於是從他開始住進去後,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房子大,土大款懶,請了幾個村民到他房子打掃衛生,養魚什麼的,晚上還得守夜。他請的一個40多的大嬸,說是晚上睡覺老是做夢……。一開始大家都還以為是「擇床」,認為習慣了就好了,可沒多久這大嬸就瘋了,整天念叨的就一句:「不打…不打…」

 

   於是這麼一來,村子裏的傳言就出來了,說什麼挖到土地公啦,又說什麼挖斷老樹根了…於是另一個膽子比較大的,年輕點的男村民就主動去他們家巡夜,也是過了沒多久,這男的雖然沒瘋,可是也開始有些恍惚,說話不清不楚了……

 

   土大款才意識到事情不大對了,就遣散了工人,房子鎖上,一直沒敢再住。請我們去之前大概一個月,他回村子裏去找那個嚇得有點恍惚的男人,那男人多少也恢復了些,於是土大款扔出一遝錢,叫他給說說到底啥事。

 

   那男的猶豫老久,才說他頭幾晚睡覺還沒覺得什麼,那床是一側靠牆,另一側對著門,他老是面朝門睡,晚上也很安靜,頂多就幾聲貓叫。直到有一天他面朝牆睡了,晚上迷迷糊糊轉了個身,說有個穿長衫的瘦巴巴的老人蹲在他的床前,手裏拿著編筐子的竹條,一直抽他,說:「這是我的床……」他說倒也不覺得痛,但是絕對夠嚇人,睡醒了以後根本就忘了,就當沒察覺,久而久之就恍惚了。

 

   當時聽土大款說這些的時候,我真當是在聽神話故事。於是師父說:「你把你房子面前那池塘水放乾,撒下稻、黍、稷、麥、菽,晚上我跟我徒弟就住進去。」說實話,我還是有點被嚇到。並不是相信了這個東西的存在,而是對這個事情本身有點抗拒。

 

   當晚進屋前,師父給我說了這麼一句話:「不要怕,我教給你的口訣你沒事就在心裏唸就是了,壯膽。」師父說這話之前,我都一直以為那些口訣是驅鬼的,誰知道竟然只是壯膽。

 

   我們進了那個大院,其實房子看上去很正常,根本不像鬼片裏面那些陰森森的。我們沒有立刻進屋子裏,師父在院子裏拿羅盤比劃,東南西北都走遍了,然後他跟我說:「在這方位挖個坑。」我挖了。師父取出一根紅繩子,倒了點剛剛我說的墳頭掃下來的土。然後師父才說:「咱們進去。」於是我跟著師父進去了,其實一切都非常正常。

 

   後來師父告訴我說,剛剛挖坑什麼的是在打招呼,他說他也不知道到底管用不,反正他的師父是這麼教他的。

 

   進去後到了鬧鬼那房間,那床打掃得很乾淨,卻乾淨得讓人挺不舒服的。師父說:「你睡床,我睡地下。」於是師父在離床大約2米的地方打地鋪。他又囑咐我說,別真的睡著了。於是我開始面朝牆壁胡思亂想,一會想想小時候的事,一會又唸口訣,一會又想點別的,一會又唸口訣……

 

   大約夜裏2點的樣子吧,我開始有種不舒服的感覺,不是鬼片裏演的發冷,是一種好像有什麼東西滲到肩膀,我形容不出來那種感覺,但是我確定這個感覺是告訴我那東西來了。

 

   這時候師父說:「你轉身過來,眼睛看著自己的腳,你會用餘光看到別個東西,別正眼看。」我很怕,但是我必須這麼做。我按師父說的轉身,看著自己的腳,屋子裏黑歸黑,但是還能見到床邊那個穿長衫的。

 

   那穿長衫的開始晃動手。一開始我還沒想起是拿荊條抽我呢,直到他在唸:「這是我的床…」就這麼一句。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是從師父嘴裏聽的,我得聲明我沒看見,只是餘光在瞟。我只感覺有種好像粉筆擦被人打了一下,有灰塵撲過來的感覺。然後我聽師父說:「好了,沒事了,收拾收拾,我們走吧。」

 

   我問師父:「這就完了?」師父說:「當然完了,怎麼?你還沒玩夠?」我說怎麼這麼容易,怎麼做的?因為個人一生看了無數鬼片,裏面一堆什麼做法啊,貼符啊,唸咒啊什麼的,咱怎麼這麼簡單?師父告訴我說,那些才真是騙人的。我們這行,沒那麼多講究,輕易碰不到,碰到了就是硬貨。

 

   師父說,那個穿長衫的老人就是祖墳裏埋的那個,叫啥我給忘了,師父進院子的時候挖坑埋線,說是在給他指路。師父還說,這些鬼,他們就好像卡帶了,重複做一樣事情,沒有思維,也沒有感情,數量少,並且他們大多是無害的,它是一種能量未消亡,卻又什麼也做不了,不上不下的一種狀態。往往遇到了都是走失方向的,也不存在什麼形態,每天都有很多人死,要是個個都成鬼,那不更可怕嗎,所以這裏科普一下,鬼是存在的,但是很少。也並非是受了冤屈,回來復仇,這些都是電影裏騙觀眾的。當然那種復仇的也有,遇到過,後面再細說。

 

   師父這麼跟我說,我聽得似懂非懂。他說當時我轉頭的時候不正眼看是因為兩點,一是不敢看,二是也沒啥好看。師父在他抽我的時候,往他頭頂撒了土。然後用繩子繞了他的脖子,他就去了,佛家講的超度,我們叫帶路。沒啥複雜的,就這麼簡單。但是要克服心理上的恐懼,還是挺難的。至少我從那開始,一時半會,很難接受。

 

   出了院子,師父叫我跑到路上去叫那大款。因為當時手機還不怎麼普及,我師父沒有。我叫了那大款,他一開始不敢進院子,師父說:「你進來,接下來你得幫我。」然後師父就在剛剛挖坑那裏,把土收起來,在地上鋪勻,然後把坑裏的紅線拿出來,栓在大款的左手五根手指,然後師父叫他在鋪勻的土跟前跪著,接著師父開始嘰哩咕嚕唸咒文,接著,讓大款把栓了紅線的手在那土上按個手印,按下去後,師父把紅線取下來燒了,讓大款自己把那些土吹散。然後師父就告訴他,完事了。

 

   土大款挺不放心,問說:「真完了嗎?」師父說:「你要不信你先付一半錢,沒事了再給剩下的。」師父不會怕那些賴賬的,他有的是辦法收拾這樣的人,這個以後再聊。收了一半錢,師父就帶著我走了,我們連夜下山到了凱裏市,都差不多天亮了。師父帶我去喝酒洗澡,是不讓那東西跟著我們。

 

   我洗澡的時候問師父,在院子裏唸的啥?師父說,那是騙大款的,一陣瞎搞,什麼用都沒有!就讓他看著像這麼回事。然後我問師父,剩下的錢咋辦?師父說,不怕,他一定會給的。

 

以上說的,是我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的經歷。我不能說我們的職業是在獵鬼,談不上是「獵」,更多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在幫助人。

 

   我的第一次在師父看來,簡直小兒科到了極點,可在我看來,卻真的顛覆了我的世界觀。直到後面這些年,遇到的各種怪異的事情,漸漸也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我們點過惡鬼,收過小鬼,幫鬼了過心願,幫人把附身的打出來過,召過筆仙,刨過墳……太多了,如果你們想聽,我就慢慢講。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