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hostfacer2012

   剛開始跟著師父跑業務的時候,我只能配合他玩點小CASE的東西,一般遇到大玩意,他基本不帶我去。第二年的時候,師父才帶我做了趟大單。四川和重慶之間有個地方叫榮昌,那件事就發生在那裏。

 

   這次遇到的是一個小姑娘,電話那頭雇主說是被附身,師父說得親眼看了再說,談好價格,我們就去了榮昌。到了雇主家裏,看到小姑娘的時候,我已經有了些這行的習慣,先看手指。小姑娘的指甲很長,估計有點時間沒剪了,指甲很白,皮膚是正常的。小姑娘不笑也不說話,眼神明顯的呆滯,傻坐著,大約有5歲的樣子,完全沒有她那個年齡的小孩該有的活潑。

 

   師父看完小女孩,就叫父母都出去,關上門窗,開始用骰子「問路」,然後拿著羅盤在屋子裏走圈。隨後師父低聲跟我說:「這次這個,是嬰靈。」

 

   我聽名字就嚇著了,我知道那是夭折的孩子的魂。師父以前告訴我說這種東西要化掉挺不容易,因為他幾乎就是嬰兒,什麼也不懂。

 

   師父開了門把這情況告訴了小姑娘的父母,那母親一聽就哭了,她說那小姑娘是頭胎,在她之後她們夫妻還有個孩子,可是由於種種原因沒保得住,就掉了。不是不想要,是沒保住。

 

   師父問,是幾個月的時候沒的,她說5個月。師父說:「你們夫妻倆,今晚用我給你們的紅繩子,把小姑娘的兩隻腳的大拇指並在一起拴起來,給她洗澡,換身素衣服。把家裏反光的東西都拿東西遮著,把相片什麼的都收起來。然後再去買隻公雞,幾顆雞蛋。晚上睡覺的時候開著窗戶開著燈,不要讓嬰靈認為又過了一天,準備好這些東西後,明天我和我徒弟再過來。」

 

   當天出了她家的門,我們就直接去了五金市場。師父買了6顆很大的釘子,然後買了一瓶工業酒精。當晚他叮囑我,第二天進去的時候,心裏儘量要平靜,不要有太大的思想波動。其他啥也沒說,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我們又去了那小姑娘家裏,師父搬了一張椅子,有靠背的那種。請小姑娘的父母把小姑娘抱到椅子上。然後他倆在面對椅子2米多的地方並排跪下。師父開始在房間的四個角釘釘子,把紅線彼此連接,形成一個線圈,把所有人圍在中間,圍好之後,師父叮囑她的父母跪著別動,然後就出去殺雞,取雞血。不一會他端著碗過來了。小姑娘還是呆滯著,好像這一切都跟她沒關係,但是明顯非常憔悴。

 

   師父把嘴湊到小姑娘耳邊,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然後用手指蘸了雞血,分別在小女孩的手心,眉心,人中,腳心點了一點。然後讓我站到小姑娘面前,用手按著她的肩膀,師父又取了一點土,放在小姑娘的頭頂命心的位置,然後滴雞血,滴酒精。

 

   雞血混著酒精的液體很快就順著小姑娘的額頭流下來。這時候師父半蹲在小姑娘的身後,突然「哈!」大吼一聲!小女孩顯然被嚇到了,開始哇哇大叫,我雙手按著她,我感到她在掙脫,力氣絕對比正常小孩大,加上她臉上的血跡,非常嚇人,接著小姑娘突然用雙手掐住了我的肋骨那附近,雖然不很痛,但是很可怕。就這麼大喊大叫了2分鐘吧,才安靜下來。又過了分把鐘,小姑娘突然哭著喊爸爸媽媽了。

 

   師父對那對父母說:「你們心裏唸叨,說孩子好好去吧,誠懇一點。」一會小女孩又不哭了,好像回過神來,看見我們這架勢,有點被嚇到。師父這才出了一口氣說:「好了,他已經去了。」

 

   師父讓父親給他倒了杯水,他一邊喝水一邊慢慢跟他們講這中間的原委。師父說,他在房間的角落釘釘子連紅線是為了把這個魄關在中間,因為嬰靈這玩意在我們行內都知道他只會附在小孩子身上,那些電影裏講的,見人就附身的統統閉嘴吧!而且嬰靈會找跟他的「道」最接近的人。所謂「道」,其實就是氣味啊、血脈啊、或者一些聯繫啊什麼的,這家人先前有個小孩,所以就找到她了。

 

   師父說,嬰靈不是惡意的,他是因為不甘心或者嚮往世界,或者留戀世界。這個孩子還沒出生就掉了,但他已經存在了,是生命,所以他很留戀,很想留下來。他附身並非為了報復,而是非常單純的就是想留下來。

 

   說到這裏,爸爸媽媽都哭了,他們說自己很對不起第二個孩子,沒保住。師父說,嬰靈這東西不好驅散,因為他不能自己思考,只能靠著還沒死去時候的本能。所以其他的方法都沒有,只能來硬的。之所以要父母跪著,然後還要給死去的孩子道歉,師父也坦言,其實根本沒有這個必要,但是你們應該為此道歉。那對父母哭得稀哩嘩啦,搞得我心裏很難受,所以當我後來獨自處理嬰靈的時候,我都要告訴父母們,生命值得尊重,尤其是孩子,如果沒打算生孩子,就自己做好措施,懷上了,千萬別打掉,從人倫道德上來說我沒有什麼立場,但是我們要尊重每一個存在過的生命,哪怕再渺小。

 

   忘了說了,當小女孩開始狂叫的時候,她頭上的雞血加酒精像是揮發一樣,冒白煙。師父後來告訴我,這表示嬰靈出來了,雖然看不到,但是是出來了。

 

   在回雲南的火車上,師父跟我說:「我們這行,不能兒戲。」他告訴我一個很深刻的道理,這也是為什麼我之後堅持走了這條路。他說其實這些東西並沒有我們塑造的那樣可怕,他們其實和我們人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而他們也都有自己的故事,所謂化了他們,其實就是找到根源,讓他們自己離去。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去傷害任何一個鬼魂,我們連鬼都不會去傷害,我們自然不會去傷害人。他囑咐我,不管幹什麼,心裏要有善意,並對他們懷有尊重。雖然我們幹的事可能會被其他所謂的高端職業們瞧不起,說我們是神棍,說我們迷信,但是要始終記住,我們是在讓人或鬼都有個好的結局與歸宿。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