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ghostfacer2012

   有人說我們這行會折壽,這我倒是不清楚,但是我這圈子裏不少前輩,都活挺大歲數的。我師父帶我的時候44歲,現在58了,退休6年,照樣生活得非常平常。其實我們工作之外,跟大家是一樣的,我們甚至比大家更多自由的時間,可以去玩,去學習。

 

   師父帶了我2年的小單,然後我開始跟著他做些比較大的事情。接下來我要說的這個,是在我老家重慶發生的。在我家鄉重慶,東邊有個地方叫巫溪,民風強悍,當地不少老人會很驕傲地提起,他們是巫王的後代。重慶的文化主要就是巴文化和巫文化,特別是一些稍微閉塞的地方,地方小,自然一些本地的傳說就多起來。這次這個單,發生在巫溪一個很小的古鎮上,這古鎮幾乎沒有名氣,叫寧廠鎮,鎮上最大的賣點,是一口千年不枯的天然龍頭鹽泉。製鹽造紙是那裏的傳統項目。

 

   師父接到的委託電話是這個小地方的一家人的親戚打來的,情況大致是那家農戶兩個老人,孩子也是夭折了,之後家裏除了種地,養的雞鴨貓狗豬牛,養什麼死什麼,家裏又窮,活不下去了,老人都想自殺了。師父聽了,他決定帶我去,並且不收費。甚至連車馬費都是我們自己出。路上我問師父,幹啥不收費呀?師父卻只告訴我:「換成你,你要收嗎?」

 

   到了那家農戶,看著讓人心酸。剛到的時候,老奶奶獨自坐在堂屋的門檻上抽煙,老爺爺在院壩的一側剝玉米,除此之外,農村該有的狗叫鴨叫全都沒有。

 

   冷清,非常寂寞。

 

   師父跟老奶奶說明來意,老奶奶說的話師父聽不懂,讓我幫著翻譯。雖然都是重慶人,但是他們的口音很濃,聽著也挺費勁。

 

   老奶奶說,她和老爺爺一生生過6個孩子,全都沒養大,很小就死了,最大的一個,也才13歲就去了。鄉下人吧,樸實,他們覺得那是命,命都這樣了,就只能從命。可最後吧,老人養的任何牲畜都會莫名其妙的死掉,沒有外傷,也沒有中毒,反正就死了。老人自殺沒自殺成,這些事情讓一個城裏親戚知道了,那人多少對玄卦有點研究,才打電話告訴我們可能是讓人下了咒。

 

   師父塞給老奶奶3000塊錢,雖然3000並不是很多,但是在99年的時候,還是能辦不少事了。當天師父一整個下午都帶著我在附近轉悠,查看有什麼線索。到最後,師父得出一個結論――一定是有人下咒。

 

   當晚師父啥也沒做,就跟兩個老人聊。聊天過程中,我們得知他家裏曾經有過一段離奇的經歷。

 

   老人家的祖墳,就埋在屋後,可是不知道從哪年開始,祖墳下的石頭縫裏冒出了泉水,老人想辦法引流改道,都怕傷著祖墳,所以後來也就沒當回事,還甚至把裏面流出的泉水自己挖了個槽,接到家裏來。

 

   老奶奶是湖北那邊嫁過來的,老爺爺是當年殺過土匪的好漢。我確實很難把這樣不幸的遭遇跟這樣兩位老人聯繫在一起。直到後來老人說大兒子去世前,曾經跟山裏的孩子玩,把人弄河裏了,結果那家的小孩死了。雖然我不知道最終這事是怎麼解決的,但是我跟師父都覺得,這事一定有關聯。

 

   囂張地說,那時候我也學藝2年了,自認為還是有點這方面的嗅覺。一些簡單的業務我能單獨拿下了,師父的業務跟我28開,我的業務跟師父55開,我也沒當回事,那些年常常給家裏寄錢,我都說是在昆明打工。我也不敢讓家裏人知道我是做什麼的,我不想讓我父母操心。

 

   第二天一早,師父跟兩個老人說:「我得把你家堂屋的門檻給拆了。」兩個老人雖然不太情願,但是他們也知道我們全無惡意。於是我和師父又是鋸又是撬的把門檻卸了下來。師傅對我說:「挖!」我開始用鑿子挖地。挖了大約1寸吧,挖出個紅色的油布包,拳頭那麼大。師父拿著那個對老兩口說:「這是人家給你下的咒。」

 

   我們不大懂川東的咒,但是裏邊肯定有很多詭秘的東西。我跟師父一起回到院子把那個油布包拆開,看到的那一刹那,我確實傻眼了。

 

   除了噁心,我很難想像這些東西所代表的那個咒,能有多惡毒。

 

   拆開布包,首先看到是一束用紅繩捆著的頭髮,然後是一根細長的骨頭,都發黑了。此外還有一縷布條,一根生銹的別針,還有個像是鱗片的東西。

 

   師父跟我說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東西,但是他能區分出那根骨頭是貓骨頭。推斷那頭髮應該是死在河裏那孩子的頭髮,鱗片樣的東西應該是魚或者蛇一類的。根本不須要多懂,就能判斷這必然是個毒咒。

 

   師父告訴兩位老人,應該就是這玩意讓這個家庭遭受厄運。我們傳統上處理這樣的咒包通常是燒掉,師父和我就開始架勢要燒,說起來很奇怪,這樣的東西,應該挺好燒的,可是我們燒了很久,骨頭上還滲出水珠。化成灰燼以後,師父把那些灰燼重新放回油布包,就讓老爺爺帶路去河邊,到了河邊,師父把布包交給老爺爺,讓他拆開,把灰燼倒進河裏,他說這叫從哪來回哪去。最後才把油布燒了。回到農家的時候,師父告訴兩位老人這事情應該是結束了。其實他自己也沒多大把握。

 

   我跟師父去屋後那個泉眼洗手,卻發現,泉水斷流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師父也不知道。臨走前,師父留下了電話和地址。在老人的感謝聲中,我們開始回巫溪縣城去坐船,打算到重慶知會一下我們的委託人,就回雲南。

 

   這件事過去一年以後,我們的委託人帶著兩位老人來到我們這裏,撲騰一聲,兩位老人給我師父跪下,說感謝大師,師父扶他們起來,我們都是真的很同情這兩位老人。原本不收費,可他們臨走的時候,那個委託人留下了傭金。這讓我很感動,兩位老人,千里迢迢來一次,竟然只是為了當面道謝。而那個雇主堅持留下錢,也算是對我們的肯定和認可。

 

   我這14年經歷的事情很多,我沒辦法一一說,我只挑幾個來說,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我只是想說明一點,人要善良。這才是最重要的。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