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incia

<一夜狂歡的代價>

首爾回來之後,緊鑼密鼓地在準備公司尾牙的部門表演,雖然我不是演出人員,卻也忙得昏天暗地,還跑去向我日職迷的研究所同學借了36組加油棒;公司以外的友人都很難理解,不過是個公司尾牙,有必要搞得這麼誇張嗎?哈~但我們公司真的大家都超投入的,也不是在意那個第一名的5萬獎金,攸關面子問題,說什麼也要卯足全力,不過5萬元確實也不少啦!大家可以吃吃喝喝一下,尤其我們本部長又說要加碼:表演獎金拿多少,他也會貢獻相同金額。為了帝王蟹,大家拼了啦!(但事後才知道好像也沒確定吃帝王蟹,哈哈~:P)

 

尾牙PK賽一結束,大家就開始四處找人喝酒聊天,耳酣酒熱之際,勾肩搭背照相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我想此時病毒一定迅速蔓延開來。近日感冒、生病的同事眾多,所以整個尾牙基本上就是病毒傳播的大溫床,而且這種場合誰會戴口罩啊!在狂歡了一晚之後,1/10早上起床就覺得喉嚨怪怪的,但心裡認定自己喉嚨的不適是因為昨晚力竭嘶聲加油的結果(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以為自己久病成良醫嗎?),也沒特別去理會。果然到了晚上,身體開始出現異狀,頭昏腦脹的又沒有胃口,這才確認自己身體的防護線已經被邪惡的病毒給攻破了。於是自行服用感冒藥後,早早上床休息,暗暗祈禱自身的免疫力可以快點殺死病菌。結果整晚身體忽冷忽熱,根本沒睡好,撐著身子起來量體溫,39.4度著實嚇到了我!連忙吞了退燒藥再躲回被窩,終於在出了一身汗後,體溫下降至37.6度,趕緊換掉身上溼透的衣服後繼續休息。

 

好不容易捱到星期六一早,請媽咪載我去看附近的耳鼻喉科,醫師也不確定是流感或是一般感冒,因此先開立感冒藥給我,並囑咐我如果還一直反覆高燒,就要去大一點的醫院進行流感篩檢。此時心裡其實有點不安,這次生病的難受程度和之前我在新加坡感染上H1N1時差不多,難不成又中了?該不會這麼倒楣吧!星期六又是昏昏沉沉了一天,發燒情形也是反反覆覆,曾有一度還燒到40.2度,真怕燒壞腦袋,但我還是有趁精神好一點時po了篇滑雪的文章。反覆高燒的情況仍未見改善,因此星期天一早前往署立台北醫院快篩,結果....B型流感陽性....竟然又中了。醫師說:那要吃克流感喔!我趕緊拿出一張禁用藥品的list給醫師,請他避免上頭所列的藥物。醫師查了一下,克流感不在上頭,故開了克流感給我吃外加退燒用的普拿疼,並交代我克流感要12小時吃一次。

 

回家後吃了克流感後,很安心地回到床上睡覺,天真以為流感就快要痊癒了,殊不知更慘的還在後頭......

 

<什麼?肝指數超過1,800>

星期一仍無法上班,上網查了一下資料,B型流感對克流感的反應沒那麼快(跟A型比較起來),因此我就自己解釋所有的不舒服感都是因為克流感尚未發揮效果,但怎麼好像更不舒服?這個念頭一產生自己立刻否定,心想:一定是我感覺錯誤,怎麼可能會更不舒服。但整天幾乎是吃什麼就吐什麼,連喝水都吐出來,身體愈來愈虛弱;媽咪看不去了,堅持要帶我去打點滴,於是又來到台北醫院報到。

 

這次醫師說順便幫我驗一下白血球,抽完血後便坐在急診室的椅子上打點滴,沒錯,是坐著!!因為病患太多,我連張病床都沒有分配到,可憐兮兮在椅子上吊點滴,上半身根本無法直立,只能虛弱地倚靠在媽咪肩膀上,直到某位護理師看我的狀況很糟,終於賞給我一張床,躺下總算是舒服多了,不然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點滴打到剩下1/3時,醫師走過來跟我說建議我住院,Cincia:「咦?流感有需要住院嗎?」

 

醫師:「不是因為流感,妳的肝指數過高,最好是要住院觀察。」

 

Cincia:「肝指數過高?是多高啊?」

 

醫師:「GOT驗出來是1,894,應該是急性肝炎,我們會趕快幫你安排病床。」

 

轟!突然感覺被打了一棒,什麼....急性肝炎,我得先聯絡一下台大研究助理,請她幫我連絡廖醫師我該怎麼處理。經詢問後,廖醫師指示:克流感會傷肝,請台北醫院的醫師開立Relenza來取代克流感。於是趕緊去詢問台北醫院的醫師,沒想到他說這邊沒有這個藥物,只有克流感。於是,廖醫師便要我回台大掛急診,在急診室等病床。就這樣,我們又趕往到台大,此時已經晚上7點多了,研究助理也過來急診室探望我,真是太負責了,這麼晚還留下來等我,並交代我標靶藥物暫停使用。在急診室待了一個晚上,隔天終於有病床了,在台大這速度算快了,只等一個晚上,媽咪還開玩笑說可能因為妳是常客吧!

 

媽咪此時都還十分鎮定,直到她突然問我:「肝指數正常是多少啊?」(我想此時她預期我會說出幾百的數字),Cincia:「正常差不多40。」媽咪突然大喊了起來:「什麼!!正常40,那妳1,800,這樣不就爆肝了...」我心裡想,不然妳以為醫師隨便就要我住院喔!此時媽咪才開始擔心起來,不斷問我爆肝會怎樣,還能怎樣?就下台一鞠躬了吧!

 

<貨真價實的白老鼠>

1/14中午(此時還在台大急診室等病房),廖醫師來到急診室看我,此時我的精神狀況已經較昨日恢復許多。

 

廖醫師:「妳有比較好了嗎?看起來精神似乎還不錯。」

 

Cincia:「對啊!改吃Relenza後好像好多了。」

 

廖醫師:「妳怎麼會吃克流感呢?克流感會傷肝,要是我的話一定不會開這個給妳吃。」

 

Cincia:「拜託,禁用藥list上面又沒有克流感,我有乖乖聽話帶著身邊,醫生開藥前我都會拿給他看。」

 

廖醫師:「也沒人知道克流感影響會這麼大,畢竟你吃的標靶藥物也還在試驗階段,但是以後禁用藥list應該會多這一項。」

 

此時心想,果然我是白老鼠耶!提醒後面吃這個標靶藥物的人最好不要同時吃克流感,不然有爆肝的風險,我這隻看似健康的白老鼠差點就這樣丟了小命。

 

於是,在台大住院了四天(1/14-17),確定肝指數逐漸往下後,廖醫師讓我出院回家了,但標靶藥物暫時也都得停藥,需要等到肝指數恢復正常(至少100以下)才可以再吃藥。癌細胞拜託這段時間不要造次啊~

 

引用自http://cincia0816.pixnet.net/blog/post/346580606-%E5%85%8B%E6%B5%81%E6%84%9F%E5%B7%AE%E9%BB%9E%E8%A6%81%E4%BA%86%E6%88%91%E7%9A%84%E5%B0%8F%E5%91%BD

=========================================

君無忌按作者本身是癌症病人有在服用試驗階段的標靶藥物但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很明顯地指出了:「克流感會傷肝」。其實,又何止克流感而已,我堅持有病以中醫中藥治療,堅持不讓任何西藥進入身體,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在台灣,欲堅持中醫中藥,需要莫大的勇氣、毅力和抗壓性,不過能讓身邊親人快速排除病痛(不要以為中藥治病很慢,只要對證了,速度會快得驚人),恢復健康,讓體質越來越強健,則那些辛酸也都值得了。

 

從文中描述的症狀來看,往來寒熱、心煩喜嘔、不欲飲食、咽乾目眩,我懷疑是少陽病小柴胡湯證(如果再配合脈象是弦而數就能更確定了)。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