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黃巢為人剛愎自用,不能容人,與王仙芝相比定輸人氣,但是王仙芝因為出身緣故與朝廷和唐軍不清不楚,可以利用黃巢打擊王仙芝…

 

第二,不可跟從王仙芝,他對於欺壓禪宗僧眾的唐朝地方軍閥官員抓了又放,與他激情起義檄文相違背。但是現在你們羽翼未豐,若盡顯才能必被黃巢所嫉妒,所以在跟從黃巢的同時,也要另做打算,比如暗中增進與朝廷宰相府的密切關係。

 

第三,告誡朱溫,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既然進了摩尼教這個地下情報組織,就不能太多疑,要學習有容乃大,不要睚眥必報,則帝王之夢不遠矣。

 

除此之外,我還叮囑王發除了注意幫助朱溫收集宰相府和宦官禁衛情報,還要幫忙尋找有識細心之士,今後可以有能力常在朱溫左右輔佐朱溫成事之人。

  

《張惠之書,李唐金蘋果》(《Codex of Chang Khoi 877AD. – Apple of Tang Dynasty》)

 

傍晚回家晚飯之後,朱溫用絲帕將我交還他的筆記小心包裹好,準備告辭,與手下連夜歸隊在沂州的黃巢部隊。

 

上馬之後,深情地跟我對天許諾。

 

『去年我與娘子結婚時,無錢無房,承蒙娘子器重。如今我已出人頭地,我對天發誓,我朱溫,今生今世定要給我的娘子補辦一個皇家規格的盛大婚禮…』

 

說實在的,我對他的發誓實在無感,可是身邊老父老母和一票家僕聽得可是眼淚直流。我目送朱溫等人披星戴月絕塵而去,心想,這個夢做得還真夠久的…

 

我和老媽子一瘸一拐地走進閨房。老媽子扶著我坐到書桌前,就張羅著給我潤筆研墨。我奇怪問她在做什麼。老媽子奇怪地反問我:『小姐,今日難道不打算繼續研讀禪經了?』

 

『哦,研讀,研讀。』我下意識地拉開抽屜,發現全是藍皮線裝書,於是我隨意拿出來翻看。全是圖形筆記,還記錄著筆記時間,並不連貫,最初的時間是我九歲時的,和朱溫那本完全不同。而是更加雜亂,不連貫的隻言片語。在每一頁都有我用隸書寫的注解,針對那一頁的,或是隻言片語,或是圖形鬼畫符…不由得我看得入迷了。

 

『青帝乃太初創始始祖之神鴻蒙之後裔。他與我溝通已有兩年,今日得與禪師議及此冥想異事…』

 

『青帝根據甲骨文可以秘密解讀為,青,在四四方方的土地之上種下神樹,此土來自天界可自然生長,內涵金水火土加上神木,恰好是五行之金木水火土。禪師認可我的解讀,但是禪師提出了更妙的解讀,青乃天神黃帝秘授人王的煉金爐,是個方鼎,中間有不滅之純淨火種…』

 

這不就是瑣羅亞斯德的拜火教所崇拜的天界之火,不會熄滅的火焰。每逢耶誕節,東正教大主教都要到耶路撒冷聖殿中去取的天火,古希臘神話普羅米修士盜取的天界火種……

 

『禪師繼續解讀,帝,講的是人間帝王的權杖,正十字代表生,交叉X代表死,是上天賜予人間帝王的牧養權力。被世人解讀為帝王有上天賜予的生殺之權,實則不然,這是代表人間兩部律法,正十字代表生,則交叉X代表死;相反正十字也可以代表死,交叉十字則代表生,所謂帝,代表精通陰陽變化之人。達摩祖師就可以被稱為帝,因為他的禪宗闡述的正是此種道理,空有相容即為般若。臨濟宗師則發展為「般若為本、以空攝有、空有相融」,其中秘密則是,此般若曾為實物,十字與X字長期被不同人持有,所以世間無帝,空/有永遠無法平衡,禪師窮此一生追尋「帝」,此物非比尋常,需有緣,特異之人方可得之。』

 

現在看來「青帝」更像是種遠古時代的人腦溝通和人腦控制裝置,即腦控裝置。難怪在朱溫拿去的那本筆記中有記載「青帝」在我進入瑜伽狀態,大腦中呈現出是一位天人樣有形畫面。

青帝  

 

『鴻蒙,為渾沌之初,渾沌也做混沌。古傳未有天地之前,只有一團黑漆的渾沌。《莊子應帝王》中描述其形象為「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是後來的倏和忽為渾沌開了竅…《山海經》記載「有神鳥,其狀如黃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渾敦無面目,是識歌舞,實惟帝江(hong)也。」它描述這個帝江就是渾沌,且是識歌舞的神鳥…』

 

看到《山海經》這段筆記,讓我聯繫剛才禪師講述的青帝和鴻蒙,感覺很有意思。因為鴻蒙從我筆記中甲骨文解讀如下:

 

『鴻,即大鳥;蒙則是一位只露出一隻眼睛包圍著羽毛偽裝有手有腳的人。連在一起,鴻蒙,就可以解讀為偽裝為大鳥或者雄鷹的天人…』

 

聯想到什麼?古埃及的太陽神荷魯斯和拉(Ra)有木有,奧西利斯(Osiris)這位古埃及天父,在埃及象形文字中就是用鷹來表示…按照帝江的說法又有意思了,青帝已經分析了是用某種腦控儀器製造幻象成為人間帝王,而江字甲骨文表示是大水,帝江在一起就是可以用腦控儀器製造洪水的幻象的人!此人就是偽裝成神鳥的人?記得上古世界文獻都有記載大洪水的事件嗎?

 

接下去,筆記竟然還沒有結束對渾沌的探討…

 

『《左傳》描述從天而降有四大兇神惡煞,其一,渾沌為巨大天狗;其二,饕餮是人頭羊身腋下有眼;其三,窮奇是長翅膀的天虎;其四,(木壽)(木兀),是人頭虎腿長有野豬獠牙的四不像。它們一起直取人間,後來竟然變化成人的形象。』

 

讓我聯想到了《聖經》中以西結書1:4-5上帝讓以西結觀異相,一個「旋風」由「四個活物」構成了「人的形象」。 “ … a whirlwind came out of the north, … Also out of the midst thereof came the likeness of four living creatures. … they had the likeness of a man” (Bible, KJV, Ezekiel 1:4-5).

 

難道是暗示人類四種外星基因來源?渾沌=長大成熟的鴻蒙=神鳥=荷魯斯神族=天狗,而且他們掌握著「青帝」這個神器。根據《光明會之瞳》筆記,難道暗示這群天人與天狼星,即英語中的天狗星(Dog Star,Sirus)有關?布蘭妮在羅斯柴爾德莊園給我畫的字條,說人腦中松果體的位置與象徵伊瑟斯(ISIS)女神的天狼星(Sirus)有關…原來答案在我前世記憶之中!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禪師有沒有描述更加具體的「青帝」呢?他南下嶺南道泉州追尋的李唐傳家寶,是否就是「青帝」抑或是阿信男口中的「金蘋果」秘片(Piece of ME)?

 

不知不覺老媽子在我身邊已經掌燈睡著,她研的墨已經徹底乾掉,古代沒有錶,我只知道窗外一輪明月高懸,證明夜已深,可是我是在夢中竟然全無睡意。

 

我將抽屜中所有筆記都翻出,凡是我有感覺的記錄,全部用毛筆劃上小圈記號,並且折了書角。我翻到最後壓在最底下一本筆記時候,終於發現我要找的記錄。

 

『禪師講臨濟宗師曾描述此球,為不同雙魚凹片組合而成。這雙魚凹片,唐朝有三,皆能在無任何光源下發出三種不同顏色,藍色,紅色,和綠色。其形狀完全相同如圖所示。其組合成的球,好比獅子繡球,暗示由吐蕃以西絲綢之路向東傳入我東土大唐,為李唐皇室所有,為此李唐特秘密成立敦煌武士堂,命名為唐獅會。唐獅會,成員為各國能工巧匠,皆以石刻雕塑技藝傍身…』

雙魚凹片  

 

唐獅會,怎麼那麼像石匠工會的聖殿騎士團共濟會啊?

 

『官府衙門門前石獅習俗為唐獅會工匠所創,以示世人皇家唐獅會工匠之團結保守此球秘密之盟約。』

 

《難眠之夜》

 

這頁紙在我折角的時候發現異常,比其他頁都要厚,我揉搓發現是倆、三頁紙粘在一起,於是我用手蘸著老媽子準備的已經冷掉的茶水,小心把頁邊點點點。

 

慢慢把黏在一起的書頁展開,發現裡面還有一頁紙,記錄內容與前一頁紙有所不同。

 

『…禪師今日匆匆來到家中與父親商議大事之後告知我:唐獅會終於從摩尼教叛徒那裡得到消息盯上了正定臨濟寺。臨濟寺的大哥帶著臨濟寺主持今日到宋州龍元寺,交給禪師一個紅色雙魚凹片…

 

禪師說:「因為為師曾經受過臨濟宗師秘密驗血,知道雙魚凹片的威力無法影響到為師,所以在緊急情況下為師就成為了臨濟宗紅色雙魚凹片的繼承人…」

 

禪師今日發現我與我大哥雖是同父所生,但是體質大不相同。我有幸被禪師指定為他的繼承人,即臨濟宗紅色雙魚凹片的唯一保護者。我今天也有幸接觸到雙魚凹片,接觸的一刹那,我看到了無盡的戰火,和我生命中的那個男人…

 

禪師囑咐我,今日之事一定天知地知他知我知,不能讓第三人知曉。並且告知我,今日父親已經聽從他的勸告請辭刺史官職,停止龍元寺的黑麥發酵菌的高級瑜伽配方的研製…』在這段話旁邊有小字注釋「黑麥經高級瑜伽配方醋酸發酵,可得無色無嗅無味的液體,是專供摩尼教聖女獨享之聖水」

 

今日之後我將隨全家回老家躲避風頭,在老家一位來自正定臨濟寺的武功高手將向我和二哥傳授高級輕功與十八般武藝。禪師預感到張家被唐獅會盯上只是時間問題,特地安排大哥帶著一眾和尚到張家老宅,我的閨房修了一個秘密地道…』我按照筆記,去檢查我床下的位置,竟然掀開波斯地毯之下有個機關控制的暗門,我拉動機關,暗門轟轟慢慢移開出現一個暗室,我藉著手中的燭光朝小小暗室那端大概看看,竟然有一條狹長、低矮、黑漆漆的地道。

 

我收住了好奇心,關上機關門蓋好波斯地毯。回到書桌前,看看老媽子好像沒被吵醒繼續酣睡,於是我躡手躡腳回到書桌繼續閱讀本來被黏住的另外一頁。

 

『唐獅會並非工匠雕塑組織,神秘的工匠雕塑組織是與唐獅會大師們一同來自敦煌的吐蕃人組織,他們似乎也和我們摩尼教一樣與唐獅會為敵。這個神秘的雕刻工匠組織沒有名稱,他們成員公開身份多為與蒙古貴族來往的大秦景教教徒…

 

下一步計畫是繼續向摩尼教河南道基地傳播農民鬥爭思想,張宅將成為秘密基地之一。計畫是如果發動成功,並且等待河南道沂州得解放之時,張家要儘快轉移去沂州,因為禪師曾經預言,待到那時唐獅會必對張家下手,我轉移到沂州之後應儘快與當地摩尼教基地,陳家取得聯繫,準備南下泉州,出海下南洋事宜…』

 

我看到此處,真是後悔連連,如今日不夢入張惠身體,可能她會要求朱溫帶她一起回沂州……想到此處突然聽得院中瓦片跌落之聲,並且有人在吹口哨。老媽子竟然猛然抬頭,一把扣住我的左手手腕,拿著一把剪刀就要向我喉嚨刺過來。我才意識到原來老媽子一直在旁邊裝睡!我不由自主竟然施展功夫反手擺脫老媽子反奪剪刀刺入老媽子頸側。

 

這時院子裡一陣打鬥聲,老父推門而入右手握大錘、左手拎包裹,身上滿是刀痕,大喊:『張惠,快!收拾行囊,上路!』喊著將包裹凌空扔給我,他用桌子抵住大門跑來關窗。我則快速把所有筆記收入行囊背好,在抽屜側面暗格取出皮腰帶和皮護腕,熟練穿戴整齊,拉著父親向床底機關門跑去,打開暗室一刹那,窗子被人打飛,嗖嗖嗖飛進五個蒙面人,每人都手持類似鐮刀一樣的月牙彎刀,直取我和老父,老父將我的頭向下一按,扳動床邊機關,大喊一聲:『惠兒,我們來生再見!』

 

我試圖鑽出還沒合上的機關門,看到老父疲於應付五人斬殺,情急之下只能順手從腰間摸出幾把飛鏢嗖嗖嗖打向蒙面人,老父得以脫身,從桌上取了燭臺從縫隙中扔給我。

 

『惠兒,我隨你母親去見你的大哥了,你從下面把機關砸掉!快!點上火把,趕緊去找朱溫…啊!』老父從外邊傳來的喊聲震顫著我的心。

 

我不由自主大喊一聲:『父親,我發誓要為全家復仇!父親!』直到機關門完全閉合,我擦了一把眼淚和臉上還熱的老媽子的鮮血,看到樓梯旁一個木柄機關,按照指示扳動木柄到一個卡位,只聽的哢啪一聲,頂上的機關石門已經鎖死。

 

我尋見將要熄滅的蠟燭點燃牆上的火把,向隧道走去,這時不知從哪裡進來的水,從隧道和暗室被鎖死的石門流進來,我越走腳下的水越多,不知走了多久之後逐漸沒過我的腰了,我看到頭上是一個深井,於是我熄滅火把,慢慢往上爬,由於我鞋裡灌水,在爬井中石頭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整個滑倒掉回井水中,在井水中剛要掙扎起身,忽然眼前一黑。再次醒來我已經回到威姆堡的ANIMUS1.0上,我竟然是坐在儀器上,一頭虛汗。

 

我醒來的同時下意識地摸摸身體,摸摸臉。還沒從身臨其境的清晰夢境中緩過來,甜甜則拿著我的背包遞給我,微笑著關切地問:『要不要喝點水?』

 

『謝謝。』我打開背包取出暖水杯喝了幾口,我是真覺得口渴得不行了。突然意識到我睡去的時候他們是不是翻過我的背包?我背包裡有筆記!我頭嗡的一下子,心裡暗暗叫苦,我太大意了!

 

『要不要來看看你的等級和錄影?』甜甜對我的舉動倒不以為然,招呼我去操作臺。

 

這時摩西、胡克船長、傑佛里斯爵士和阿信男都聚精會神地在操作臺前反覆分析螢幕上兩個幾何圖形,正是我夢裡《張惠筆記》的雙魚凹片與三個雙魚凹片組成的李唐繡球的圖案。我走到操作臺前,除了阿信男衝我哼哼冷笑,其他人都沒有什麼異樣。甜甜則笑嘻嘻地告訴我別理阿信男的奇怪舉動,跟我分析起來我剛才的松果體掃描夢境。

 

『你的這次掃描不是很成功,雖然比預計的15分鐘長一倍,持續了33分鐘。但是我們最想獲取的諾森比渡鴉王朝,維京首領豪夫丹・拉格納森(Halfdan Ragnarsson)所掌握的碎片情況完全沒有得到…』我從儀器上下來時,注意到我身邊三個塑膠盒上面都印有渡鴉標誌,與夢中盎格魯撒克遜大鬍子右上臂刺青一樣…原來是一位維京首領…

 

『但是我們還是有意外的收穫,我們掃描到你穿越去的877年。你本來是豪夫丹,在沼澤地不明原因過著隱修避世的生活,但是因為過於虛弱昏厥。醒來之後你的靈識跑到同一時間、不同時區的唐朝,成為了後梁太祖朱溫還是黃巢將軍時候的妻子張惠,當時張惠應該是被雷劈了,你才上的身…』甜甜照著筆記本念得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額,這個張惠怎麼死的?不是在井下淹死的吧?』我有點負罪感,如果不是我上身,她也許早按照筆記指示跟朱溫去了臨沂,甚至在爬井逃生時候可以施展輕功,不至於笨手笨腳地滑倒,掉到井水裡…

 

『哦,放心吧,你沒有害死她,她後來成功逃出生天。在定州和你的心上人朱溫再次相見的…』甜甜總不失時機地揶揄我。

 

『哦,你們說有意外的收穫是指的張惠吧?』我想她別廢話,好歹我又經歷了一回生死掙扎,總不能不清不楚吧。

 

『對,首先我們確定這個李唐金蘋果和不列顛金蘋果並非同一個碎片。』甜甜指著操作臺的螢幕跟我解釋。『不列顛金蘋果是五部分組合而成,李唐金蘋果是三片組合而成,也就是剛才你看到的,唐昭宗李曄和丞相交給阿信男入夢的他祖先菅原道真的那個金蘋果。你老公朱溫後來脫離黃巢起義軍,被唐朝宰相勢力招安了做了王爺,據說是一路南下廣州,屠殺了當時的大食國阿巴斯伊斯蘭王朝(Abbasid Caliphate)佔領地波斯國的君主,哈里發派往廣州的波斯穆斯林商團。一是為了組織摩尼教報了世仇(Sonychen666注解:甜甜提到的摩尼教,是被波斯穆斯林勢力趕出中東地區,而向中亞發展的。);二是為了奪回被宦官集團出賣的綠色雙魚凹片。作為交換條件才被唐朝朝廷所重用的。』

 

『所以,才有的後面由唐昭宗交給日本人菅原道真的事情?!難道這個朱溫不知道效忠唐朝的唐獅會是他恩人兼老婆,張惠家的世仇嗎?他怎麼會將這麼重要的東西就交還了李唐呢?!』我還對剛才夢境歷歷在目,不禁有點氣憤。原來剛剛阿信男夢中提到的「武士團」就是「敦煌武士團」,就是殺張惠全家的「唐獅會」。

 

『張惠是刺客,濫殺無辜,煽動造反,這叫罪有應得。』阿信男在一旁冷冷地插話。

 

『好啦,你們兩個都不要小孩子脾氣,我們是嚴謹的科學實驗。』沒等我衝上去給冷血的阿信男一拳,摩西老師發話了。『路西,請繼續。』

 

『哦,好的,Sonychen666不要著急,張惠在朱溫投靠朝廷的時候已經在朱溫身邊,所以應該是她和朱溫達成了一致意見的。』甜甜不忘安慰我:『你穿越的這一年,你的叔叔,張,存泰和尚,把紅色雙魚凹片輾轉交給了南洋豪族吳哥王朝因陀羅跋摩二世,就是後來成為了,建設有著『空中宮殿』的,大高棉帝國的新一代君主。以上就是Sonychen666這次DNA和松果體前世記憶掃描實驗,所帶來的全部資訊和我們串聯起來的調研線索…』(節錄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