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hostfacer2012

前幾日看新聞,得知幾個臺灣男子,從泰國偷運嬰兒屍體被查獲。經八方推敲之後,古曼童一詞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有人驚呼神奇,也有人默默歎息,我沒見過古曼童,所以我對這個東西的真假是非無法評斷,在我看來,以契約這樣的形式(百度查過),來向死去的靈魂換取自身欲望的滿足,和我們民間「養小鬼」很類似,雖然小鬼並不是要什麼「契約」,它僅僅需要你每天9柱香,就能夠死心塌地地跟著你。

 

小鬼之前講過,今天也再提一次好了。所謂小鬼,大多數情況下是指不到16歲夭折的孩子,這和嬰靈不同,這類夭折的孩子的靈魂是鮮活的,在我們民間,養小鬼的人,通常是要先分析這個孩子的八字,然後判斷這個孩子的鬼魂的屬性,有的用於保護主人,有的是來轉變運勢,還有些是為了迷惑他人,總體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善舉。

 

據我所知,在東南亞一代,華人和當地人,非常熱衷養小鬼,尤其是賭徒、不法分子、或是一些想要一步登天的人。中國人講究「命」,所以很多老人,在家裏孩子出生的時候,都會根據八字的好壞來推斷「命」的重量,也就是所謂的「稱命」,斤兩不足的,老人總是害怕孩子養不大,於是想方設法,想在名字上讓「命格」更好, 有些甚至給孩子起名狗剩之類的,總之喊得賤一點,就好帶。

 

對於八字,我不做評論,儘管我知道八字的神奇。所以養小鬼的人,若非深知八字之道,背後必有高人。

 

除了吃香,小鬼還會隨著跟隨主人的時間長短,食人心。這裏說的食人心,並不是要挖心來吃,而是你會越來越偏離人道,人性越來越泯滅。

 

和鬼魂做交易,不必想也知道是什麼結果。所以很多人在得勢之後,會請師傅來送神,因為這個時候,小鬼已經變得很強,將會漸漸開始駕馭不了,而這所謂的送神,我說句不好聽的,除了把它徹底滅掉,你還能有什麼辦法?

 

養小鬼的人一定會供香,有些地方還會用小瓶子,裝上兩個木刻的黑白小人,今後若然遇到這樣的人,避之為妙。

 

今天要說的這個,其實是發生在我朋友身上。也是和小鬼有關。我有一個朋友,2000年開始,做二手車生意做大了,後來又開了個商貿公司,除了固有的二手車生意以外,還開發了一些融資功能,個人貸款等。

 

認識他的時候,是因為2004年的一次合作,當時替他二哥破了個咒,你知道,做生意的,總有人要暗中下手。當時破咒以後,我這朋友,本來是不相信我幹的事,隨後就開始信得不得了。由於多少有些太過執著,卻導致他走了歪路。

 

他托人從湘西請回一隻小鬼,一直慢慢養著,生意做得順風順水,還一直瞞著我。直到2008年上半年的時候,他出了點狀況,才記得找到我,告訴我實情。

 

那天來我這裏找我的時候,他拿出了兩個玻璃瓶子,一個裏面裝了一黑一白兩個木頭小人,看上去,很像我家裏搓腳的那個火山石頭小人。

 

另一個很小的玻璃瓶子裏裝著紅色的液體,後來他告訴我,那是他的血。因為先前聽說養小鬼的人,都要準備點人血,上香的時候滴一滴在碗裏,吃飯的時候,在主人旁邊多備一副碗筷。這個我倒是真不知道,也許各家請小鬼的方式是有所不同。

 

看到他確實是遇到麻煩了,不過沒有誰讓他去搞這個的,奚落歸奚落,畢竟朋友一場,這個忙,卻是說什麼都要幫的。

 

他告訴我,04年我幫他哥哥處理完事情以後,他便養起了小鬼,剛開始的時候,只需要每天上香就可以了,到後來隨著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而且他也越來越貪婪,總是對小鬼要求這要求那,小鬼還是一一為他解決了,由此判斷,這個小鬼是轉運類的。

 

可是到了後來,喊小鬼就突然喊不答應了,於是他找到當初給他請小鬼的那個湖南師傅,那個師傅告訴他,這是小鬼長大了,意思就是得加點籌碼,它才會繼續給你工作。

 

由於我那朋友實在是有些貪婪,於是按照師傅的指示,對小鬼加大了籌碼,每天上香的時候,要在香爐前放上一隻小碗,注入清水,滴一滴他的血。說這是在敬鬼。然後每頓吃飯的時候,還必須在他旁邊的位置上,放一副空碗筷,給它敬飯,因為那個師傅說,小鬼雖然種類和功效有所不同,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嫉妒心極強。

 

就像是家裏養了一隻小狗, 然後突然某天又來了一隻,之前的那一隻是會妒忌的。妒忌之後,就會生氣,生氣的結果,輕者也就不歡而散,重者則會被小鬼纏身報復。當下我那朋友一聽,顯然嚇到了,可能是由於請小鬼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這麼多,但是他思考很久後,還是答應給小鬼加大籌碼。

 

其實我是知道這裏面的玄機的,這個就像是吸毒或者賭博,一旦開了個頭,就很難回頭,而最常見的結果,就是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深陷。

 

最近一次,他總感覺小鬼又不理他了,於是嘗試著停了2天的香飯,尋思著也沒什麼多餘的動靜,心裏猜想,或許這個小鬼看到他停了供奉,也許契約也就失效了,自行離開了吧。於是多少有點暗自慶幸。可就在那之後沒幾天,怪事就發生了。

 

有一天夜裏,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屋子裏也是黑燈瞎火,他感覺後腦勺有什麼東西在嘬著,一開始還沒怎麼在意,到後來那種感覺非常明顯,他下意識地摸了下自己的後腦勺,卻摸到了一張臉。

 

我這個朋友離婚以後一直單身,而且基於我對他的性取向多少有點懷疑,所以他一把歲數了,枕邊無人我還是能夠理解的,正因為如此,那張被他摸到的臉才顯得特別可怕。

 

當下他就嚇壞了,於是趕忙從枕頭底下摸出手機,按亮螢幕,(以下文字屬於他的口述我並未親自看到)於是他看到一個腦袋很大,五官相對很小,看上去5歲左右的孩子,沒有黑瞳,滿眼白色的孩子,耷拉著嘴,正在吃他的頭髮。因為他看見這個孩子的嘴巴裏嘬著一些頭髮。

 

他嚇得趕緊從床上跳起來,跑到房間門口開燈,開燈後發現,房間裏什麼都沒有。

 

他定下神來,越來越覺得,自己剛剛遇到的絕對不是個夢,於是下意識地又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卻摸到有大約啤酒蓋那麼大小的一塊頭皮上,頭髮一根也沒剩,消失的乾乾淨淨。

 

這種現象,俗稱鬼剃頭,這種現在在醫學上稱之為「斑禿」,意思是莫名其妙的,就有那麼一小撮地方唯獨沒了頭髮。而醫學上通常認定這樣的病症,來自於精神壓力過大,或者內分泌失調。

 

我這朋友雖然是男兒身,再怎麼娘,也不會出現內分泌失調的情況,而且醫學的佐證雖然無可厚非,且大多數所謂的斑禿,那還真只是斑禿,不存在靈異現象。但是在我們民間,假如你跟靈異打過交道,而且突然出現這樣的脫毛現象,這就是鬼剃頭,就是被鬼纏身的一種表現。

 

第二天晚上,他不敢再回房間睡覺,於是到酒店開了個房間,約了些朋友來房間裏聊天打牌。他特意帶了個帽子,畢竟也不想被人發現。

 

大約到了凌晨的時候,他上廁所。(以下文字也屬於他的口述我並未親自看到)洗了把臉起來,從鏡子的反射裏,又看到那個孩子,蹲在角落裏,嘴巴砸吧砸吧的,嚼著頭髮。

 

當時嚇得奪門而出,連房間裏的朋友也顧不上。這時他肯定自己是撞鬼了,而且這個鬼是跟著他的,他走到哪,鬼就跟到哪。他料定,這是因為沒有給小鬼續香續飯造成的,於是半夜打電話給那個請小鬼的師傅,那師傅聽他說了以後,意味深長的說了句:「他餓了。」說完,那個師傅就掛了電話,至今也再也沒打通過。

 

從那天晚上起,我這朋友就處於一個長期的精神緊繃的狀態。又這麼連續過了大約2天,小孩出現的方式一次比一次突兀,一次比一次嚇人,最近的一次,他還說看到小孩笑嘻嘻的咬自己的手吃。於是無奈之下,他找到了我。

 

小鬼其他人是無法看到的,只有他的主人能夠看到,鬼剃頭的現象,也不只是小鬼才會做,很多鬼都有食髮的喜好,我這裏說的只是一個個例。由於他養小鬼,然後掉頭髮,所以我能確定,這就是他養的那隻小鬼幹的。

 

他跟我說完,我立刻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其實我不會看面相,不過他的樣子,看上去,誰都會覺得衰到極致。真正嚇到我的,卻還是他後面說的一句話:「這個小孩現在正在你邊上蹲著,看著我呢。」

 

作為一個正常人類,我背心一涼,不自覺的朝著我的身旁看了看。

 

好在我還是知道,小鬼即便要害人,也不會害其他人,除非小鬼本身的屬性就是養來害人的。

 

聽完我這朋友的口述,我一時沒了頭緒。話說解鈴還需繫鈴人,奈何那個師傅就此不負責的匿了,再加上小鬼就像個人一樣,是會成長的,從最初的小小的靈魂,最終會變成力量很強的鬼魂,雖然這期間是取決於雇主對他的期許和指望,人想得到的越多,它就長得越快,收拾起來也就越麻煩。

 

這個小鬼在繼續供香以後,還是頻繁出現,加上先前那個師傅的一句「他餓了」,說明這個小鬼現在,在向我朋友提要求了,小鬼不會說話,我想它反覆在朋友面前表現出,想吃東西,也許是在表達「我還要更多」的意思。

 

於是我讓這朋友打電話,叫人把那個供奉小鬼的香爐,帶到我這裏來,並且再三囑咐,千萬別把裏面的香灰弄灑了,這就像是,你明明好好的在吃飯,我突然伸出筷子來在你碗裏一陣搗鼓,我不信你還能高興得起來。

 

我一邊寬他的心,一邊等他叫人抱香爐來,順便時不時諷刺他幾句。等他的人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間隔了一個小時。

 

我問了問他先前擺香爐的朝向,然後按照他的朝向,在我的屋子裏擺好香爐。插上一支比較大的香,教了我朋友一段送神口訣,要他念3句,磕一次頭。直到香自己滅。滅了以後,踢翻香爐,把香灰全都撒在地上,吹散。這是我和我師父的手法,別的師傅也許手法更好。

 

原本我以為,即便小鬼長大,也應該奈何不了我師父傳下來的送神咒。可誰知當我朋友踢倒香爐,還沒來得及吹散香灰的時候,我明顯的看見,他被一種怪力拉走到一邊,然後雙手捂著自己的脖子,一副快要窒息的模樣。

 

我嚇壞了,趕緊抓了一把地上的香灰撒了過去,隱約間能夠看到一個孩子腦袋的輪廓,在我朋友的胸口上。

 

趕緊到衣服裏取出紅繩,繞住那個粘了香灰的腦袋,然後衝去書房,取來一副鑔,猛地一打,沒用,再打,還是不行,就這麼連續打了10多次,連我自己都快耳鳴,才看到那個沾了香灰的腦袋消失了。這還沒完,我來不及問我朋友發生了什麼事,又跑到陽臺,取來一個當初裝修這個辦公地點時候,留下的一個鐵質油漆桶,把那裝有木人的玻璃瓶打碎,裝血的瓶子連同木人,香爐等,一起倒進了鐵桶,又把我平時給ZIPPO加油的油拿來,擠了不少,點火開始燒。直到木人化成灰燼,我看到煙霧裏騰起一股藍色的煙,這才算徹底完了。

 

這時候我才有時間,一屁股坐在地上,問我朋友發生了什麼。

 

朋友告訴我說,當時他正準備吹散香灰的時候,他聽到後腦勺的地方,有一種「吼吼」的聲音,聽上去像是小孩子的童聲在發脾氣那種。然後他轉頭看到一張很可怕的孩子發怒的臉,眉毛鼻子嘴巴眼睛都擠到了一塊,眼睛還是白瞳,非常嚇人。接著他就開始覺得自己被什麼東西一推,就直接倒地到了一旁,然後那個孩子撲到他的正面,趴在他的胸口,用手掐他的脖子。

 

事後我琢磨著,這次還真是夠驚險,我所遇到的鬼魂裏,大部分只是迷路的鬼魂,而這次這個,卻因為主人的貪念,助長了它的貪念,於是反目。要是真的晚了一會,恐怕這朋友就該下去跟祖宗們報到了。

 

說實話,關於這個小鬼,我本來是不願意寫出來的,因為我這次,沒有辦法讓它回歸自己的世界,卻又無法看著它傷害人。所以我只能採取這樣粗魯的方式,紅繩縛靈,打鑔嚇破膽,燒木人就是在燒契約,因為我後來才知道,那兩個黑白木人,一個是小鬼,一個是我朋友,意思就是結了契,他倆就沒辦法分離,無論在哪裡,小鬼都緊緊跟著,就像那兩個木人,在小小的玻璃瓶裏一樣。

 

對於這個被我打散的小鬼,心裏多少還是有一絲愧疚。畢竟它也不想成為小鬼,它本來就是個不幸夭折的孩子,卻在死後被活人、成年人利用,成為他們的工具,到頭來,還往往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原本就可憐的靈魂,那些人到底是出於什麼心態,才把他們帶回家?

 

對於這個,我不再提,說實話,我也不方便說的太多。因為我知道,現在看這篇文字的人裏,一定有人這麼幹過,請原諒我今天的粗暴,也請適當思考下你們的行為。我雖然無法干預你們的做法,我也並不否認,在某種程度上,小鬼的確是能夠給人帶來些幫助,不過我希望你們能明白,見好就收,別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們曾經也是條鮮活的生命。

 

我們比他們好運,只在於我們沒有過早的死去。當每年清明春節燒香祭祖的時候,都別忘了,這也是在拜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薰
  • [:emotion1395199317-2794126667.gif]還好不是晚上看到這篇.....
  • 我也覺得...
    這篇描寫的某些景象....[:emotion1395195839-404395040.gif]
    很恐怖~~~[:emotion1395199320-1061188500.gif]

    君無忌 於 2014/06/06 14:58 回覆

  • 薰
  • 那小鬼在後腦勺這段看的我頭皮發麻..........[:emotion1395715832-3721257715_t.png]
  • 那就在頭上擦很多髮蠟,可能可以把它燻走...
    [:emotion1402281527-1108247025.jpg?v=1402281528]

    君無忌 於 2014/06/09 1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