雋永圖57  

有人問:我注意到在內心深處我想要被愛、被接受、像地球上最偉大的人一樣,我想要成為世界上最有名的人。而當某人拒絕我的時候我覺得受到傷害。對這些夢想要怎麼辦?

 

【奧修回答:】

如果你了解它們都是夢想那麼就洗洗臉然後喝杯茶。關於它有什麼事好做的?夢就是夢——為什麼要受困擾?

 

但是你並不了解它們是夢。這是借來的。你知道它們不是夢——那就是為什麼你會擔心。否則為什麼要擔心?如果在夢中你看到你生病了,當你早上醒來的時候你會去找醫生嗎?「在我的夢中我病得很厲害而現在我需要一些醫療。」你從來不會去。你了解那只是一場夢——結束了!為什麼要去看醫生呢?

 

但是你尚未了解這些都是夢。對你來說這些是真實的東西——因此會有問題。

 

「我注意到在內心深處我想要被愛。」

 

如果你想要被愛——就去愛人!因為不論你給予什麼都會被歸還回來。如果你想要被愛那麼就忘掉關於想要被愛的事,愛會以一千種方式來找你。不論你往生命丟什麼東西生命都會反映、生命都會回響、生命都會發出回音。所以如果你想要被愛就要忘掉「想要」與「被愛」——到時候那一點也不是要點。那時候簡單就是那個規則——愛。

 

而如果你想要被人們像地球上最偉大的人一樣地接受你,那麼就開始接受每一個人,好像他們都是地球上最偉大的人一樣。否則他們怎麼會接受你是最偉大的人呢?他們也在相同的旅途上。他們不會接受你是最偉大的人,因為到時候什麼事會發生在他們身上呢?如果你是最偉大的人,那麼他們是誰呢?沒有人想要變成別的東西。

 

有一次,木拉那斯魯丁的朋友和他講話。他們已經好幾年沒見面了。他們兩個是競爭對手,兩個都是詩人。他們兩個開始吹噓他們在職業上的進展。

 

「你不知道,那斯魯丁,現在有多少人在讀我的詩。」這個朋友吹噓:「我的讀者已經變成兩倍了。」

 

「我的天,我的天!」那斯魯丁叫著:「我不知道你已經結婚了!」

 

每個人都在相同的旅途上。如果你想要人們接受你是地球上最偉大的人,讓這個成為規則:不論你想要別人為你做什麼,你都為他們做。但是那就是麻煩所在。自我想要成為地球上最偉大的人——沒有其他人。到時候你會覺得受傷。因為所有的人都在相同的旅途上——你無法了解這個簡單的要點嗎?他們也等著你接受他們為世界上最偉大的人。

 

我有一次聽到木拉那斯魯丁講話。他正在發表政治性的演講。

 

他說:「對一群比我聰明的人們講話有某種惶恐…他們全部加起來比我聰明,就是那樣。」

 

每個人都試著要站在世界的頂端——到時候你就是和整個世界競爭。記住,你將會被打敗。一個人與整個世界鬥爭——那就是情況之所在。

 

如果你看到了這一點,就會有兩種方式。第一,忘掉這個旅程,變成平凡的、簡單的,不論你是什麼。沒有成為偉大的需要,只有成為真實的需要。偉大是錯誤的目標。要成為真實的…。我看過一個車尾標語:成為實在的——為奇蹟作計劃。是的,那就是事情如何發生的。如果你是真正實在的,你就開始活在奇蹟之中。而這個奇蹟就是:如果你是真實的,你不會想去為競爭、比較而煩惱。誰會煩惱呢?你享受你的食物、你享受你的呼吸、你享受日光、你享受星星、你享受生命、你享受活著——你完美地與整體協調、和諧。為什麼要成為一個偉大的人呢?

 

偉大的人,所謂的偉人,幾乎總是虛假的——他們必須是。他們無法是真實的人。他們像塑膠一樣。因為他們選擇了錯誤的目標:成為偉大的是自我的目標,成為真實的是存在性的。如果你想要成為偉大的 ,你將會處在連續的衝突當中。當然你將會被每個人傷害。不是每個人試著要傷害你,他們正在走他們的旅程。你只是不必要地擋到了他們的路。

 

離開這個老鼠賽跑。坐在路邊的樹下,那是非常美麗與寧靜的。否則就要準備受傷害。

 

一位政治家以前常來找我。他有一度曾經是印度國會的議長——在印度是一個偉大人物。

 

而他告訴我:「我是一個如此單純的人。為什麼人們要一直散佈關於我的壞話呢?為什麼人們想要傷害我?」

 

我告訴他:「沒有人想傷害你。你只是不必要地擋到了他們的路。他們也想要成為國大黨的黨主席——你正擋在他們的路上。他們必須把你推開。」我告訴他:「你只要記得你對前任主席做了什麼。他們正在對你做同樣的事——扯後腿。」

 

一旦你在一個有權力的職位上你就會被推來推去。那必須如此。

 

拉瑪克里希那常常說一個美麗的故事。

 

一隻鳥帶著一隻死老鼠在飛著,而二三十隻鳥在牠後面追著。這隻鳥非常擔心。

 

「我什麼也沒做,我只是帶著我的死老鼠。牠們都跟在我後面。」

 

然後牠們重重地打了牠,而在衝突當中、在掙扎當中,這隻鳥張開了嘴而讓老鼠掉下去。牠們馬上都飛到老鼠那邊;牠們完全忘記了牠。然後牠坐在樹旁開始沉思。

 

牠們不是反對牠,牠們也是在同樣的旅途上——牠們想要這隻死老鼠。

 

如果人們傷害你,就張開你的嘴巴。你一定咬著一隻死老鼠!丟棄它!然後坐下來——如果你可以的話,坐在樹上或樹下然後沉思。而突然間你會看到他們已經忘記你了。他們並不關心。他們也從來不會關心。自我是一隻死老鼠。

 

瓊斯的大女兒剛生了一個美麗的小嬰兒而瓊斯正在被人祝賀。

 

然而,他看起來很沮喪,他的朋友說:「怎麼了,瓊斯?你不喜歡當祖父嗎?」

 

瓊斯大大地嘆了一口氣。「對,」他說:「我不喜歡,但是那並沒有太困擾我。只是和一個祖母一起睡覺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只要看著你的頭腦——它是如何創造出問題的。女人仍然是同一個但是現在她變成了祖母——然後一個人就覺得丟臉了。

 

那是你的想法給你羞辱。如果你真的關心你自己的幸福,那麼是沒有人在傷害你的——只是你自己的想法。拋棄它們。

 

或者,第二,你對它們覺得很好,那麼就不要擔心傷害。帶著它們。但是你在內在有一個決定。如果你想要自我的旅程,如果你想要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人,那麼每個人都會證明你是世界上最糟的人。那麼要有勇氣與心去受所有的苦。那是沒用的,但是如果你選擇那條路,那是你的選擇。如果你真的想要你的幸福與你的內在平靜與寂靜和喜悅,那麼這些傷害就是有指示性的:你正在帶著某種錯誤的觀念。

 

拋棄那些觀念吧。

平靜.gif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