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05 Wed 2014 17:03
  • 遠師

中華名醫1  

作者:皮沙士

【一】

尊師重道是幾千年來的文化傳統,無緣親炙學習的中醫前賢,都是我的遠師。張仲景先生是遠師、孫真人是遠師、黃元御先生也是遠師。


影響我前十年最深遠的「遠師」往生一個多月了,估狗大神搜尋一下「遠師」往生的消息,居然沒有一絲蹤跡。


一代中醫奇才,困頓潦倒,默默逝去,也真是中醫藥界上的奇蹟。

 

隨著馬齒徒長與生命的波折,慢慢懂得收斂情感,不再像以前那麼多愁善感。大家看到我,覺得我因為媽媽脫離呼吸器而雀躍、開朗,每天充滿笑容,迎向陽光。少有人知道,我為「遠師」的逝去,內心無限不捨。

 

漢唐人紀班招生那一年,美國倪院長開著超級跑車從台北到草屯來找我,這是我和倪院長這輩子僅存的一面之緣。

 

倪院長是做大事不拘小節的人,見面也不寒喧,劈頭就問:「你懂不懂針灸」內心裏猶豫了一下,跟他回答:「不懂。」倪院長當下感嘆說:「唉!自古來,會針的不會藥,會藥的不會針,連張仲景都只懂藥不懂針,古代只有孫思邈既懂針又懂藥。」

 

那些年我有個心願:藉助倪院長當時如日中天的氣勢和財力,幫助「遠師」脫離困頓生活,讓兩位中醫高人攜手合作,共創中醫復興大業。

 

也許是人微言輕,也許是眾生福分不夠,無法促成此美事。

 

多年過去了,已經早將服藥的內治法和不用藥的外治法有機結合在一塊,倪院長若能再問一次,答案應該不一樣。

 

幾年前倪大師往生,今年「遠師」也往生了。後天是佛教習俗上稱的藥師佛壽辰,願 藥師佛慈悲攝受,接引「遠師」回到淨琉璃世界……

 

南無 藥師琉璃光如來

 

【二】

「遠師」國小畢業時抽籤,注定要當醫師。國中時分,把中醫的書當小說看。「遠師」國中畢業時再抽一支籤,依舊注定當醫師。高中時分,把中醫當閒書看。大學時讀西醫學系,每天無所不用其極地吃蛋――蒸的、炒的、煮的、滷的,一天至少就是十顆蛋。高度卵磷脂,讓他看西醫的書就像翻小說一般容易。

 

當了西醫,不務正業,沒中醫執照,偏偏每個人來看病,抽血檢查,用西醫檢驗報告,將血液中各種成分歸到中醫的陰陽虛實,然後用來開中藥。弄得原本是世人眼中尊貴的「西醫師」被吊銷執照,只好當密醫,困苦潦倒一生……

 

看了日本醫學報告,自己複製,沒有後援,自己掏腰包找一群人,一個人一天五百塊,每天吃幾個蛋,來做檢驗報告,證實日本的原本報告:吃蛋不會增加膽固醇……

 

一個人的個性還是改不掉,眼淚依然不爭氣……無法寫下去了……

 

這輩子,好想能親口叫您一聲「老師」而不可得……

 

是秋天的寒意讓人感傷嗎……

 

【三】

遠師當密醫用中藥跟人治病,回診時,必定驗血,看看有沒肝腎中毒。不屬於病人應有的檢查,遠師不給病人付費,自己吸收檢驗費用,來做研究。遠師奇蹟似地活人無數,偶有不能治好的,從無一例肝腎中毒現象。

 

為什麼寫這一段?愧煞多少中醫人啊!

 

中醫人自己不信任中醫,說中藥有毒,會有毒,是不明藥理、不合證型、不合劑量、不合炮制。

 

誰說中醫不科學!

 

這一段秘辛,憋好久了……

 

正統醫藥界,不懂甚麼叫中西結合,往往搞得中醫變成西醫附庸。遠師,是世界上第一位真正中西醫結合的先驅,中醫為主,西醫為輔。西醫的科技,用來印證中醫的療效,西醫的科技,用來幫助中醫進入宏觀,解開中醫藥的秘密,指導用藥的,還是中醫的陰陽五行,不是那些檢驗數字。

 

遠師悄悄歸天,沒沒無聞,無人頒獎給他對中醫藥的貢獻。遠師偉大的研究,只能淹沒在歷史洪流中。

 

我也只能用小文述說自己的懷念與對遠師的尊崇。一位偉大中醫奇才,一位原本該是中醫的巨星,悄悄殞落似流星……

 

【四】

前幾周,一位執業中醫師拿了一瓶炮附子科學中藥來找我,裏面只有少許藥粉。他說:「診所裏的炮附子想要換成這一廠牌,請幫我鑑定一下這個附子可不可以用?」

 

我倒了一點藥粉嚐嚐,繼續跟他聊中醫,慢慢地,炮附子藥效出來了:舌尖、咽喉開始麻麻的,我跟他說這家科中炮附子不行……

 

接著中醫師繼續跟我討論中醫,說著說著我突然想到:這個炮附子炮制不行,毒性的後勁蠻強的,真的不行。

 

「咦?你自己沒有先嚐嚐嗎?」

 

中醫師回答:「我沒有嚐過,才要請你幫我鑑定……」

 

自古以來,哪位成就的中醫師不是親嚐百草???

 

那一年,年輕人放著世人眼中「尊貴的」西醫師不當,執意要用中藥幫病人治病。受過完整嚴格現代醫學訓練,完成醫學系學業的他,深知只有中醫藥才能真正解決世人的病苦,化學藥物十分的可怕,因為在專業的藥物說明手冊裏,這個藥物治療的作用就是短短幾行,後面很多頁卻都是記載這個藥物的副作用……

 

深具實驗精神的他,煮了十幾種化結石的中藥,每一種藥煮一鍋,分裝成好幾個燒杯,每個燒杯分別丟入不同成分的腎結石或膽結石,利用實驗室的儀器去震盪那些燒杯。從實際實驗中遴選出真正能溶結石的藥物,腎結石的藥物第一名和第二名,也遴選出化膽結石的第一名藥物。

 

年輕醫師的發現,很多所謂的化石藥,其實只是利尿劑,並不具溶石作用。

 

年輕的醫師每開發一種新的複方,一定自己先嚐試……

 

年輕的西醫師不再年輕了,西醫執照也被撤掉,淪為密醫,在夾縫中求生存,在困苦中自己研究醫學。從青年到中年,醫師用了許多西醫的儀器設備,實驗總結出:現代人普遍優質膽固醇不足、普遍鹽巴攝取不夠、黑糖水降血糖,糖尿病不能吃甜的禁忌只是一種神話……

 

吃素的人要用棕梠油、椰子油才能保住命門之火,否則每個人都超級嚴重命門火衰,百病叢生……

 

傳統豬油能耐熱,適合煎煮炒炸,雖有三酸甘油脂,卻有優質膽固醇。當傳統豬油被OO油廠商為了推銷OO油,經人的商業利益而藉助官方和學界權威力量打壓之後,當台灣主婦不再炸豬油而變成OO油之後,台灣的高血壓、心血管疾病開始節節上升。

 

醫師也獨自修訂了外面西醫的許多檢驗數據標準。一般檢驗膽固醇,正常值130~200mg/dl,醫師說,男女有別,男生180~220 mg/dl,女生140~160 mg/dl。換言之,男生若去檢驗膽固醇值150,其實,你已經嚴重命門火衰。不能拿女生的正常標準值來看待男生,這樣會有嚴重誤差。

 

類似這些,醫師證實眾多證據顯示,積非成是的醫藥界,只要能善用科技的儀器,在中醫藥的原則指導下,會有快速極大的突破,肝癌、尿毒、糖尿病不見得是絕證。

 

而且中藥不是只能治慢性病,治急症速度是很快的,只是大家都誤解了中醫…

 

醫師不再中年了,醫師往生了,很沒有名氣的醫師生命,像清澈山泉流水一般,靜靜地、潺潺地……

 

那一年,有人跟我求救,說他的哥哥毒癮弄得他們全家不寧,請我幫他們。我人也沒見到,一毛錢也沒收,就跟他說,保證七天戒毒成功。

 

我是小人物,何敢口出狂言?

 

這些,都在逝去醫師以前的光榮成就裏……

 

世人不知,政府不知(知道了又怎樣…還好政府不知道…),放任著那些毒癮犯痛苦……

 

醫師逝去,終於擺脫密醫的外衣,我也不用擔心醫師的安危。假若這些年,我因為醫師而博得一點點虛名,我應該把榮耀還給他,這樣,才對得起良心。

 

想起那一年,醫師請我吃飯,我出計程車費的經過,歷歷在目……我不敢翻看我們的合照,怕會潸然淚下……

 

是我自己福緣不足,這輩子無法親口叫您一聲「老師」……

 

【五】

當年,美國漢唐倪院長回台灣教人紀班的時候,每上完一門課,就交待他的學生把上課資料給我,把上課的錄音檔案給我,我也應該是世界上第一位合法拿到人紀針灸篇完整逐字稿的人。裏面倪院長有一段話說:

 

「避孕,反過來呢,生了一打,不要生了,不想生了,不能生子太多啊,要絕孕,灸石門,陰交,還有絕孕穴,這些都在腹部,灸和針都可以斷孕,不讓她生小孩,處方上也很多,處方上很多可以助孕,不生小孩的,我們的技術可能沒有西醫那麼好,因為西醫是破壞的,你要找什麼東西毀壞,找西醫就對了。要建設找中醫最好啦,所以要生小孩,建設,要找中醫,……很奇怪的是,用中藥讓太太懷孕,生出來的通通是男的,到目前為止都是男的。……人工受孕很難控制男女的,很奇怪,也沒有特意去控制他,也沒有去改他風水,就是吃中藥就懷孕,生下來就是兒子。」

 

當時看了嚇一大跳,我敢肯定,倪院長這個是實證的醫學,不是騙人的。

 

「遠師」早就說過:「找我治不孕,用中藥受孕的,繼續用中藥安胎的,每個都生男,無一例例外。這個結論就是說,生男生女,不是男生精子的Y染色體和女生卵子的X染色體結合就是男孩子,真相是,懷孕初期一個月內,子宮的酸鹼值會改變染色體,就算受孕的那一剎那是女生,那些安胎的中藥也讓他變成了男生……」

 

一位自稱「正統中醫」的大師,一位被視為邪魔歪道不中不西的密醫,奇妙巧合的成果,讓我決定無條件幫倪院長搖旗吶喊,希望倪院長是一條黃龍,能帶領我們走向中醫復興,也是兩位這樣的共同經驗,讓我想藉助倪院長的力量,幫助「遠師」脫離上億的負債,被黑道持槍恐嚇追討……

 

遺憾的是,我無法促成倪院長和「遠師」見面,希望倪院長帶領復興中醫的心願也提早幻滅……

 

現今「遠師」遠行……

 

一切白茫茫

 

大地真乾淨

 

多年來,不少人問我:以你醫術可以賺大錢的,為什麼你要那麼低調,甘願窩在鄉下,陪幼稚園孩子讀黃帝內經,說中醫典故,講外治法給國小國中高中孩子聽,作中醫的啟蒙教育,賺微薄的薪水?

 

這點疑問,連太座大人偶而也會抱怨我。

 

我從不敢跟人明言,以「遠師」的絕世驚豔之才,都敵不過命運捉弄,我何需汲汲營營。我只求溫飽,不要餓死,不要讓我養不起家庭就好了。

 

我沒有西醫儀器可以用,必需走出自己的路,必須有自己的檢驗儀器---三指禪可以依侍。相信「遠師」在天之靈,若知道我融合古今整理一套脈勢系統,脈方、脈針具備,極簡而效弘,應該會為我開心吧!

 

渺小若我,也只能繼續堅守中醫,以報師恩!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夢不到紫羅袍共黃金帶。

一茅齋,野花開,管甚誰家興廢誰成敗?

陋巷單瓢亦樂哉。

貧,氣不改!

達,志不改!

宋方壺《山坡羊.道情》

 

【六】

我是一個外表很憂鬱,內心很熱的人。當我學中醫滿一年,我把心得寫成「良方十帖」,那時網路還沒發達,大家慢慢影印流傳,受喜愛的程度超乎我想像。那個是我不成熟之作,所謂不成熟不意味裏面有錯,而是現在重寫的話,就不是那樣了。

 

「良方十帖」裏面的內容,是張步桃醫師的醫療經驗和用法,怎能有錯,若有人覺得夏天不能吃葛根湯,裏面有麻黃――請不要抨擊我,請找張步桃醫師論戰去(這句話講得好像很不負責任,其實是皮氏的幽默文法之一吧)。

 

「遠師」把葛根湯廣泛用在夏天的冷氣病,包括夏天跑外務,中午在外用餐吹冷氣,當場中風倒下去的病人,送醫住院之後,「遠師」到醫院出診用葛根湯加黃連解毒湯迅速恢復的病例,在在說明葛根湯可以用在夏天。

 

小時候,家裡門後牆壁上吊一個「八卦標」的藥袋,裏面有好幾種成藥,像感冒藥、肚子痛拉肚子的藥、或是跌打損傷的小藥膏或藥洗之類。每隔一段時間,也許一年或半載吧,藥商會來檢查藥袋裏少了哪些藥,就跟它補新的下去,然後跟我們收錢,根據我們家這陣子用去了哪些藥來計價,這在當時醫藥不發達的鄉下很流行。

 

我寫良方十帖就是那種心情的轉化。當網路發達,良方十帖被傳到網路之後,有些熱心的網友覺得良方十帖這個名字,「帖」字用得不好,把它改名「十良方」或是甚麼的……

 

網友的這份善意我能體會,可我的深意網友卻不知……

 

我的原意是,葛根湯、平胃散、麥門冬湯這些是家庭必備良藥,可以準備科學中藥各一罐,像八卦標的藥袋一般放在家裡,以備不時之需。這情形,仿古來說,就是到藥房去配生藥飲片,每種藥方各抓一帖放在家裡……這個「帖」字,這樣才有古意出來,思古之幽情,讓我想起童年的八卦標藥袋……

 

「帖」字沒有錯。

 

以上這段話,我憋了好多年,沒機會沒時間說明,趁這幾天打字上癮,一吐為快。

 

我是一位很有熱情的人,極力想把好東西與認識不認識的有緣分享。

 

當我知道「遠師」認為四物湯加丹參一個方,簡簡單單五味藥,俱足「生、長、化、收、藏」之德,是每位女性必備的保養良方時,我趕緊宣傳這個理念,想造福有緣的認識、不認識的女性同胞。

 

這個訊息的流傳,讓我收到很多真實的親身感謝,偶有因為本身有病,吃丹參四物湯產生不適的,跟我講了之後,我也可以跟他講怎麼去食療或按摩去解開。

 

可這文章被熱心人士傳到網路去之後,不認識我的,不了解我們網站的,偶而有一兩位原本有婦科病而不一定知道的人,吃了丹四湯反而身體不適,就開始被大做文章抨擊。這些抨擊我的,在我感受裏都是在抨擊我尊敬的「遠師」,遠師博大精深的思想被誤解、被扭曲,那種痛苦,讓我很想遠離網路的是是非非。

 

我很容易檢討自己,隨著年歲漸增,也深深覺得寫這些文章,是佛家講的「慈悲生下流」,要用最簡當的方子去適應天下所有女性,這種做法太孟浪了點。

 

有一次,因新聞事件刺激,有感而發,寫了一篇關於痛風其實很好治的文章,裏面是講三妙散加味的,結果被抨擊到狗血淋頭。那次,我灰心把網頁關掉很久。因為沒有人知道我的文章裏很多都是「遠師」實證醫學裏超前研究出來的,不一定屬於這個時代的東西。

 

中醫界普遍認為痛風很難根治,特別是痛風石已經形成,尤其顆粒很大時,「絕對」只能手術割除,中醫別無辦法。

 

在「遠師」的經驗裏,病人吃藥兩星期,關節變軟,用針一挑,流出紅紅的液體,病人覺得很奇怪,怎麼不流石頭?原來石頭竟然已經化掉了……

 

這些看在沒信心的中醫人眼裏,都是天方夜譚。

 

我知道這現象,我也沒辦法,只能感嘆眾生難度。

 

當初我寫三妙散加味的文章,是抱著基督教傳播福音的心情,想要告訴漫漫長夜飽受病苦的人,世界上有著中醫這一盞明燈……

 

蠟燭 李雪公

未改心腸熱,全憐暗路人。但能光照遠,不惜自焚身。

 

【七】

在醫院病房裏常常會看到,昏迷不醒的病人,每兩小時護士跟病人抽痰或拍痰,拍到痰震動脫落為止,甚至用吸水蒸氣吸進去,要把痰化掉,再把痰吸掉。這個每兩小時要吸掉一次,否則病人會梗住,窒息死掉。

 

這種昏迷造成的病變,現代醫學用吸痰是消極的,主流中醫界已經少有人有勇氣或智慧用控涎丹,或是稀涎千緡湯之類。此醫道不能復興,這種病人就無法得到最佳的照護,只能反覆的拍痰抽痰,放任其昏迷……

 

媽媽被插呼吸管的時候也是,雖然媽媽沒有昏迷,每一兩小時就要抽痰一次,機器藉由吸管帶動深入氣管的氣流,讓媽媽痛苦到臉脹得紅紅的,看得我很心疼……

 

有多少時間靜靜坐在媽媽床邊,研究那個管子抽痰前後在呼吸機上顯示的數據變化,結論是:那管子黏了痰,是繼續生痰阻礙呼吸的重要原因。

 

遇到這情形,倪院長用的應該是控涎丹。所以當年他才能有霸氣號稱自己是正統中醫。姑不論倪院長的中醫是否精緻到可以復興中醫,光這份懂得用控涎丹的智慧,敢衝鋒陷陣的勇氣,就值得我欽佩萬分。

 

「遠師」大學畢業之後受雇於國家級的醫院,以西醫師身分,偷偷灌食昏迷不醒的病人稀涎千緡湯。灌下去十五到三十分鐘左右,開始化痰時,病人手腳劇烈震動,手抓著床舖一直抖一直抖一直搖床,當時「遠師」嚇得屁滾尿流,以為病人會死掉,因為沒有人教過他這個藥吃下去,病人會有什麼現象。他嚇到把病房門關起來反鎖!以免護士或是走廊經過的人看到,以為病人怎麼了,若是被其他西醫碰到這個狀況,病人馬上會被送去加護病房急救。因為是偷偷用藥,只好把門反鎖,外面敲門也不開。

 

半小時之後,病人手放鬆,然後用力咳嗽,咳出了許多痰,人就清醒了過來。

 

「遠師」從小父親就帶他拜明師學中醫,可是很多經驗還是要靠自己去揣摩、去實驗。這種智仁勇以前少有人做到,以後大概也不會有了。

 

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這篇可能是我最後第二篇寫遠師的事,再寫一篇遠師跟隨其師秦OO老中醫學習針灸做實驗的故事可能就不再寫了。上網搜尋了一下,只有政府單位保留兩篇1970年代掃描的舊報紙,和兩分鐘當年電視台訪問的黑白模糊紀錄影片,有秦OO老中醫走過的遙遠跫音……

 

這等針灸高手,沉寂若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修因
  • 真是可惜 經過千錘百鍊的中醫師跟好藥方 就此消失 世人真沒有福氣 !
  • 隱藏在民間的中醫高手若非逐漸凋零,就是礙於制度不敢曝光,可惜的是這些人一身高明的醫術沒有傳承下來.

    君無忌 於 2014/11/10 09:0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