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雷時雨1.jpg

作者:嗣人

翻譯:kaku310406

那是我沿著貫穿通筋町、縱向流動的近衛湖水渠漫步時所發生的事。

那天從早上開始就下起了如針般細細的雨絲。

我在雨天都會蹺掉早上的課,享受沿著水渠放空散步的感覺。這是無趣的我少數的樂趣之一。正當我優閒地撐著傘在雨中漫步的時候,眼角餘光不經意的撇見了水渠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游動。

我定住了腳步凝視,發現水中有像蛇一般的東西在游動。牠細細長長的,身上的銀色鱗片在水中波光粼粼。

我忘了此時正在下雨,尋找著能下去水渠的階梯。好不容易找到之後,我丟下傘下到水中。因為下雨的關係水渠的水位高漲,已經及至大腿的地方。水流湍急,一不小心就會被沖走,我的目光卻還是拼命地尋找那東西。

啊啊,有了。

那是我至今為止從沒見過的生物,似蛇,卻非蛇。頭上長有分岔的角,而身上則是各處都有鬍鬚一樣的東西在水中搖擺著。

我看著這在水中游動的生物,越發覺得牠散發出一種優雅、高貴的存在感。

我完全不覺得這東西有什麼可怕。

「過來」,我這樣想著邊伸出手。那東西似乎感應到我的想法,一扭身就往我的指尖靠了過來。

「喂!你在那裡幹嘛!」從頭上傳來充滿怒意的喝罵聲。

就在這個瞬間那東西似乎受了驚,猛烈的搖擺牠的身軀,逃回自個的窩似的鑽入我的指尖。

鮮明的痛感在指尖、手腕、肩膀遊走,我呆愣住了。

不管我再怎麼查看,那東西的身影就這麼消失了。

我向巡警謊稱我剛剛是因為掉了錢包,他要我保證之後不會再隨意下去水渠才放我走。

回家的途中,感到左手有不易察覺的痛感在移動,才發現手肘內側出現了奇妙的痣。那痣是蛇的形狀,和那個生物非常相似。

此時,那顆痣扭了身,像是想逃離我視線似的在我的皮膚上以優雅的身姿游動,往手肘的裏側逃去。我嚇了一跳,驚訝地往手肘的裏側看去,發現牠正悠哉的朝肩膀那兒逃跑。

我呆了一陣,總算理解了自己現在的狀況。

看來,牠寄生在我身上了呢。

□□□

從那不可思議的生物棲身在我身上開始,我身邊發生了種種不可思議的事。

當我在臥房睡覺的時候,從窗戶透入的月光會將那生物翻騰的泳姿映照在牆上。

那傢伙很舒服似的在房間的牆上、地上來回的游,而我總是看牠看得出神。要是我出聲喚牠,牠就會很高興地扭動身體,滴溜溜的打轉。

而泡澡時的情形是這樣的:當我放鬆地將身子浸入澡盆時,我自身沒有做任何動作,澡盆裡的水卻揚起了水波。即使原本水量不足,水也會逐漸增加。明明我並沒有做什麼,滾水卻在湧出後片刻就變成溫水了,實在有點困擾。

要說有顯著改變的事,那就是我完完全全成了個雨男。

要怎麼說呢,從那之後我附近總是下著雨,只要外出肯定會颳起風雨。梅雨季已過,其他的城鎮都在因為持續的晴天、水量不足的事煩心,我所在的城鎮卻已經連續下了兩個星期的雨。再這樣下去恐怕是會造成水患的。

就連我也感到了些許不安,便向大學和實驗室請了假,搭著電車搖搖晃晃的遠行去了。我在距離出發地一個多小時左右車程的車站下車,果然這裡也下雨了,反之我住的城鎮迎來了久違的晴天。

於是我偶爾會離家,去那些總是艷陽高照的的城鎮小住一下,悄悄解決他們存水不足的問題。

「你啊,最近好像常常東跑西跑、到處去住的樣子呢。怎麼了嗎?」

即使朋友如此問了,我也不會說我是去幫助人,只是用「去尋找自我」之類適切的答案含糊過去。

看來憑依在我身上的,是個可以呼風喚雨的傢伙呢。

不過也不能說我個人的生活方式有什麼改變,我的日子還是一如往常的過。就是糜爛的大學生活,偶爾去打打工賺賺生活費。要說有改變的地方的話,就是我周遭有時會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吧。

我從沒跟朋友提起在我身上發生的事。

要問我為什麼不說呢?

「那是因為他們沒問啊」,我會如此回答。

總之我不曾向任何人講過這盤踞在我身上的生物。可是不知怎地,卻有人前來尋訪我。

那天我跟往常一樣去打工。順帶一提,我打工的地方是家高級日本料理店,我以打雜的身分、領著低薪在那裡工作。我照常工作著,店長卻鐵著一張臉過來找我。

「有客人要找你」

我微微歪著頭,不太懂這什麼意思。說到底我只是區區雜工,不會去接待客人的,只會做一些處理青菜、洗東西之類的雜事。

「對方是我們店裡非常尊貴的上賓,做事周到一點別給我出任何差錯!」

「請等一下。為什麼是找我呢?我不太懂?」

「這我怎麼會知道。總之他就是指名要找你,少在那邊廢話了!快去!」

我就在眾人的目光洗禮下朝著那客人的包廂走去。

包廂在離本店有些距離的地方,是只有點店裡最高價的料理的常客才能使用的特別包廂。老實說,身為打工仔的我一次也沒接近過這裡。

我在拉門前正坐,往裡頭打了聲招呼。回應我的是年輕女性清亮的聲音。

「請進」

我輕輕地拉開門進入包廂內。包廂比我所想的還要寬敞,還裝飾著高級奢華的擺設。房裡的主位有位穿著藍色浴衣、年輕貌美的女性,她把全身的重量倚在扶手上似的坐著。年紀應該比我要大上幾分。

「哎呀,還真是年輕呢!」她微笑著,嘴裡叼著精工的螺鈿煙管,輕吐出甜甜的煙霧。

「今天很悶熱,會讓人煩躁呢」

「是的」

「你養著十分有趣的東西呢。雨這樣持續的下一定很辛苦吧?」

我心跳加速。什麼也沒回答,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那東西本來是游移於雲雨之中,不過有時也會伴隨雷一起落到地面。可是牠不能生存於沒有水氣的地方,不在水中的話就會乾枯而死。你是在近衛湖的水渠裡撿到的吧,牠似乎在你體內住得相當快活呢。」

「能給我看看你的手嗎?」她低聲的說道。

「手,是嗎?」

「嗯,是右手喔。牠在那裏對吧?」

我心念一動,在她面前伸出了右手。有個影子以優雅的泳姿游向指尖。

「這是所謂的龍嗎?」

「是的。不過正確來說牠還不是成獸,還只是隻年幼的龍呦。」

「牠有父母嗎?」

「你這話可真有趣,沒有父母的話牠又是怎麼出生的呢?而且這孩子的母親一直在這城鎮的上空徘徊喔。」

「啊啊,所以才會一直下雨啊?」

「因為龍就是風和雨的化身呢。但即使牠恩澤了此地很多雨水,也還是得有個限度的。不能再這樣放任下去。」

「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只有讓他回去父母那邊了。不論在你體內過得有多麼舒適,這樣下去可是會危害到你的。會因為水中毒而死吧。」

我明明想問她要怎麼讓龍回去呢,嘴裡卻吐出不一樣的話。

「請問妳、到底是什麼人?」

她沒有回答,嫣然笑著邊抽著煙管,並以如同仙女般妖豔的眼瞳看向我。

「明天我們在近衛湖會合吧,必須要讓這孩子回去才行。」

於是,那天的邂逅就這樣結束了。

□□□

隔日依舊是雨天。

從早上開始電視都在播送著哪裡土石流、河川暴漲之類不平靜的消息,使我心情處於陰鬱的狀態。

沖澡時體內的龍以痣的型態在我身上到處遊動。這麼說來痣好像有變大的感覺,或許是我的錯覺吧。

今天要分開了啊,這樣想想就有點感傷,不過就這樣下去可能會鬧出人命。更直接地說就是我不想干涉任何人的生死。

我邊吃著早餐邊望著穿外發呆,雷似乎在催促我似的劈下。遠方轟響的雷聲像是在拍打我的背的樣子,會這樣想像也是無可奈何的。

穿戴好之後我撐著我的愛傘出發,頭也不回地把家拋在身後。搭電車的話距離近衛湖不遠,但我也不是這麼急,就在這煙雨的城鎮中緩緩步行。途中雖然也有經過水渠,不過也沒發現迷路的龍了。

我頭上的天空覆蓋了一層厚厚的雲,也不知道雷會不會劈下來,但我不在意。若是說龍是和雷一起來到地面,那要是龍父母來迎接孩子的話,我是必死無疑的吧。

離湖越近,痣就在腕部和足面忙不迭地來回游動。不痛,倒是有點癢。

好不容易抵達湖畔,就看到之前那名女性撐著小傘,站在水波旁。她看到我之後就朝這裡招招手,要我過去。

「感覺如何?」

「體內有點刺刺癢癢的。」

「看來牠很興奮呢。沒關係的,一下就結束了。」

「我不怕死,不過想到要和牠分別就覺得有些可惜。」

「本來這孩子就不會和人類有交集,忘掉對你們都好呦。」

她有點寂寞似的這樣說之後,一步踏入水中。可是她的身子並沒有沉入水裡,在水面上輕巧的移動。我驚訝的屏住了呼吸。

「來啊,來湖裡。」

我當然無法像她一樣在水面上走,只能在刺骨的湖水中艱難的前進。水實在是太冷了,我不禁發出呻吟。

「為什麼妳能在水上走呢,我無法理解。」

「是啊,這是為什麼呢?」

察覺到閃爍其詞的她似乎有些慍怒,而我為了抵抗寒冷也只得咬牙,閉口不語。

冷不防頭上開始傳來震天的雷響,我不由得停下腳。抬頭一看,有片巨大的烏雲正滾滾翻騰著。

「要是雷打了下來,我一定會死吧。」

「不會的,母親會等待孩子的歸來。」

「前進吧!」她以不容分說的口吻這樣命令。

當我前進到水深及胸的地方時,痣開始在我右手的指尖來回打轉。指尖逐漸灼熱,彷彿在燃燒。

「請把手舉向天空。」

「就這樣嗎?」

「是的,就這樣。牠並不會從水裡昇往空中。來,舉起你的手。」

那一瞬間我感到有點寂寞,不過我也不能一直持續這樣的日子。

就在我右手舉向天空的瞬間,我眼前一片白。

全身似乎被白光給吞噬了。

雷並沒有劈下來。

雷啊,昇起來了!

從我指尖放出灼熱,熱度消失後遲來的轟然巨響重擊我全身上下。意識逐漸遠去,我雙膝一軟,沒入了水中。

□□□

當我轉醒時,發現自己正躺在露臺上。看似過了相當長一段時間,臉都印上了榻榻米的印子。仰望天空,青天一望無際、一片雲朵也沒有。

看看右手,從手腕到指甲有片紅色、蚯蚓狀的腫痕,腫得老高。奇怪的是一點也不會痛,倒是那彎曲的樣子讓我想起那顆在我身上悠游的痣,心中一痛。

「你醒了啊。」

我回頭,那在湖面步行的女性腰際靠著木柵欄乘涼。現在這時代還有露臺的店真是少見。

「這是我熟人的店。你有哪裡會痛嗎?」

我給她看我腫起的右手。

「這會變成痣留在手上吧。」

「沒關係的,這是牠留給我的紀念…」

「那是很棒的景象呢。從你的指尖射出一道雷,疾走至天空的樣子非常美喔!」

「託你的福,當時還真覺得我要死掉了。」

她咯咯的笑著,從懷中取出看起來很貴的雪茄。

「作為祝賀,來試試味道吧?」

「我還未成年。」

「還是要乾杯?要是你想和我拚酒量的話?」

我只能苦笑,接過雪茄叼著,點了火。

「不要把煙吸到肺裡喔,你會嗆到的。」

吸了口煙,甜得發麻的味道麻痺了舌尖。

「味道很棒對吧?」

我老實的說了我的感想:「像是雷的味道。」

她噗哧一聲,然後開心地大笑起來。

湛藍的天空上有片雷雨雲飄往遙遠的山的那頭。仔細側耳傾聽便能聽見,低沉、似乎由腹中深處竄起的雷聲在遠處轟隆作響。(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