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不歸

    探討靈異事件的過程有甘有苦,額外的收穫卻是――常常可以見識到許許多多光怪陸離的奇人異事。

    有位旅居加拿大的讀者謝先生,每次回國,總會在百忙中撥空來此小坐,最近這次回來,他一進門就問:「你現在有空嗎?」

    平常總是一成不變的忙、忙、忙,但是謝先生來了,總要撥空的,並不因為他是個大人物,或者遠道而來;而是他保密了許久,一直跟我保證:只要時機成熟,他一定會源源本本、毫無保留的把他這些年最離奇的經驗告訴我。

    期待了好幾年,這次他主動開口如此問道,顯然是「時機成熟」了,一個原本十分沉悶的下午,卻因為他的到來,引領我跨入了人、神、鬼、妖、魅、怪大戰的靈異時空,果真是精釆萬分,超乎想像!

    謝先生原本是在國內從事房地產投資方面的事業,在前幾年國內房地產狂飆的好景中,著實賺了不少錢;但卻在事業顛峰之際,突然結束了國內的事業,舉家遷移加拿大,許多親朋好友不明就裡,均感十分納悶,緊接著又遇上房地產、股市狂跌引發的嚴重不景氣,許多人也不明就裡的誇讚謝先生有洞燭機先的遠見,十分的羨慕。

    但是事實上並非如此,謝先生這回真的是直言無諱的告訴我:「其實,我是逼不得已,全家逃難到加拿大去的!

    逃難?沒有戰爭的跡象嘛!

    「打仗?打仗還不算什麼,我碰到的事比這更可怕呢!」

    哦?!

    謝先生壓低了聲音:「我們全家都被下了符,搞得雞犬不寧,還差點出人命;就在我生意做得最好,外表看來最風光的時候,也正是我們一家人被邪符妖法修理得最淒慘的時候。後來眼看就要家破人亡了,只好忍痛放棄這邊所有的一切,逃到舉目無親的加拿大去!」

    哇!這真是逃難了!加拿大位在地球的另一邊,這麼遠的地方,想必任何符法也奈何不了他們一家了吧?

    「原來我也是跟你一樣的想法,誰知道一點用也沒有,不然就沒有更精釆的後半段了,而且如果真的逃難成功,我也不會常常回國來麻煩你們了!

    乖乖!逃到地球的另一邊也不行,究竟什麼樣的符法這般厲害?又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才會被下這麼重的符法,非要置之於死地不可?

    「後來我才知道,那些符是下在我們一家人的身上,就算逃到外太空去也沒有用。不過對方實在也太狠毒了,其實憑良心說,我跟對方不但沒有任何仇恨,而且多少還對她有過恩惠呢!

    哦?這世界上果真有這種恩將仇報的人?

    「不要說你聽了不信,當初我發現被下了符的時候,我也跟你一樣不相信世界上會有這種人!」

    對方是一位中年婦人,原來和謝太太也算是感情不錯的姊妹淘,同樣都在做生意,偶爾一起玩玩股票,搞搞房地產,所以也有些錢財上的往來,起先是向謝太太調調頭寸或借些現金週轉,可是她的運氣可能沒有謝家好,眼見謝家夫婦好像暗中有五路財神呵護,做什麼生意都很順手,真是人比人氣死人,逐漸的從眼紅妒忌轉成了變相勒索,起先是伸手借錢,一而再、再而三,然後就藉故拖欠不還,等到謝家夫婦再也不能忍受她的行為,在錢財上將她列入拒絕往來戶之後,她仍然不死心的三番兩次登門借錢,最後竟然老羞成怒的揚言要讓謝家好看。

    謝家夫婦自認經營的都是合法生意,所有錢財也是努力賺來的,憑什麼要無條件的去滿足她不可理喻的需索?何況原先陸續借給她的一大筆錢顯然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了,難道還有任何必要繼續借錢給她?

    這中年婦人卻食髓知味到了惡向膽邊生的地步,竟然揚言要找人對付謝家夫婦,謝先生一時怒火中燒,心想:好心借錢給她,反倒變成了仇家,走遍天下就講個「理」字,就算找黑道的兄弟上門,總也要有個名目,要債?黑吃黑?誰能說出個什麼名目來呢?如果真的是擺明了要敲詐勒索,至少還有法律可以保護啊!

    誰知,對方找的不是黑道兄弟,卻是個無法無天、倒行逆施的符仔仙,只要有紅包拿,什麼邪符都敢放,中年婦人也不避諱因果循環,不但買通了符仔仙對謝家放出邪符,而且還隱約放話傳給謝家。

    起先,謝先生夫婦並沒有太過在意,但很快的,這些邪符竟然一一靈驗;先是謝太太突然沒來由的胸口發悶,頭痛欲裂,夜夜噩夢失眠,送進醫院檢查,身體一切功能正常,什麼病也沒有,但謝太太的毛病卻越來越嚴重,後來竟然到神志恍惚的地步;緊接著謝先生自己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上醫院檢查,同樣診斷不出任何毛病;怪的是這種「怪病」還會傳染,接二連三的全家大小都被感染了,弄得雞犬不寧,全家遭殃。

    找醫院沒有用,只好姑且相信親朋好友的建議,去找一些廟宇神壇求助,大家卻異口同聲的說是中了人家的邪符,只是對於符的種類,沒有一個說得準,而求回來的平安符,香灰一大堆,好像一點效用也沒有,謝家也就一直奔波於大廟小壇、神神鬼鬼、正法邪符之間……

    終於,謝家最小的兒子出了意外,三歲大的他原本好端端坐在有欄杆的窗台上玩耍,卻出人意外的翻過欄杆跌了出去,手腳扭曲的摔落水泥地面,謝先生夫婦手忙腳亂的衝出去把他抱起來時,小孩子幾乎沒有聲息了。

   慌忙的送到×大急診室,醫生護士做了所有的急救,仍然沒有辦法讓孩子清醒過來,就在昏迷中被送進了手術室;醫生告訴謝家夫婦:孩子的後腦直接撞擊地面,外傷雖不嚴重,顱內卻大量出血,腦壓極高,如果不開刀,小命一定不保,但開刀也不一定能讓他完全恢復正常,並要他們有心理準備,做最壞的打算。

    謝家夫婦這時簡直慌了手腳,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謝先生突然想到了一位通靈的丫小妹妹,住得距離醫院最近,卻不知道電話,結果連忙打電話來找我查詢,結果丫小妹妹的母親丫太太非常的熱心,一本濟世渡人的宏願,奮力救助,終於使得謝家這寶貝的小兒子奇蹟似的康復出院。

    丫太太並且也肯定的告訴了謝家夫婦;他們確實是被邪符所制才會發生這麼多的怪病和意外。但是限於功力,這種極毒的邪符並非她和丫小妹妹能解。

    眼見家中災變連連,被邪符害得如此淒慘,甚至差點把兒子的小命賠上了,謝先生突然覺得心灰意冷起來,兩夫妻再三商議之後,只有忍痛割捨如日中天的事業,毅然移民加拿大。

    回想小兒子墜樓的事件,謝先生心有餘悸的告訴我:「那絕不是單純的意外,我那小兒子又不是第一次坐在陽台上玩,而且他也絕不會自己翻過那比他人還高的欄杆跌下去,當時我和太太都聽到他大喊爸爸的聲音,很恐怖又好像在掙扎,彷彿有鬼來抓他一樣,事後我們問他當時的情形;他說原本玩得好好的,突然有人抓住他,把他從欄杆上硬推下去的!」

    這真是不可思議的恐怖!

    定居加拿大的多倫多市,謝先生斥資買下了一幢濱臨湖畔的巨宅,佔地近千坪,風景絕佳,連當地人都十分羨慕這樣的豪華別墅。

    但是外表風光,內裏卻依然不平靜,邪符的力量隔了半個地球顯然被削弱了許多,卻並未完全消失,依然時時在騷擾他們一家。

    謝先生訪遍了各地的大師異人,仍無法可解。有些真的有神通的異人只是愛莫能助的告訴他:他們一家被下了邪符,是根據生辰八字下在身上的一種極毒的邪符,逃到哪裏都沒有用,除非遇見真正功力超強的法師,能把這條隱形的干擾波徹底剪斷。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謝先生這時才回想到那位中年婦人根本是出自預謀,事先就以算命的名目,巧妙的取得了他們全家大小的生辰八字,而這也是此生唯一全盤透露的一次,因此他可以肯定買通符仔仙下符的一定是那位中年婦人,而她只是想藉此勒索一些錢財,原本打好了歹毒的如意算盤,不料謝家竟會破釜沉舟的舉家逃到國外去。(待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