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武藝雜談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張大春

(先要說明的是:在後文中出現的『寶森』、『寶田』實為同一人,根據資料來源不同,而有異呼。)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輕功.jpg 

文:何靜寒

文章標籤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是動畫,所以才有這麼帥的動作嗎?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方狂歡只有涎著臉笑說:「你真胸有鬼神不測之機,天地造化之巧,實在是胸有玄機,不過……我還是喜歡你的胸襟廣闊……」

 

    「我量大嗎?」謝豹花詫笑道:「是麼?我自己倒不覺得。」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得意門生

    第二天,一夜風雨遲,風定落花香。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刀砍向兩人。

 

    ――不過不是鐘擒和鐘授。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人掠出去的時候已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道劍光。

    他一到了門外,門外就傳來叱喝聲,以及鋒芒切肉割骨的聲音。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溫瑞安

◎刀是一場無涯的夢

    那女子陡然掣出了匕首,向他一步一步的逼近來。不知為什麼,他竟不能動彈。他不能抵抗、不能閃躲、更不能反擊、甚至連動一動指頭也不可能。眼看那女子已逼了近來,他就是無計可施。他急若冰上螞蟻,岸上的魚。那女子逼的如許之近,她只要一動手,就可以殺了自己,可是他仍看不清她的樣貌。她是什麼樣子的呢?他只感覺到一股氣質、一團氣氛、還有一種風情。他為那女子手裡的匕首所發出青焰一般的寒芒而燦了雙目,並感覺到那匕首因曾藏在女子的懷裡而有點餘溫。那女子舉起匕首之際,袖衿落到小臂上,那眩人的白皙,就像一隻可惡的鶴。那女子是來殺他的,那女子一定會殺他的。他就要死了,他甚至揣擬到匕首搠入他肌裡的銳烈感覺。可是他還不知道那女子是誰,他也不知道那女子為何要殺他――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如去把她男朋友揍一頓。」小胖說。小胖人雖胖,但極愛活動,他說幹是會真幹的。言鳳岡忽然說:「他現在是小眉的丈夫,你揍他,等於揍小眉,也等於揍我。」他拍了拍小胖的肩膀,笑著拿了一個酒瓶子,放在桌上,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吃力地笑著說:

        「看我表演掌削瓶頸……」

        那酒瓶的瓶頸又窄又細,言鳳岡言罷一掌揮過去,在半空中一劃,整個瓶頸斷為二,一片飛了起來,好久才「叮」地落在地上。言鳳岡把手措成拳,沒有作聲:我們大聲叫好,瓶頸真如被刀削去一般,缺口斜斜的好像尖刺,言鳳岡這一掌真是勁、力、速度都到了家!我說: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真正看到言鳳岡動手的那天,是大伙兒到淡水去吃拜拜的時候。阿蠻住在淡水,今年拜拜淡水落鼻師祖鬧成雙胞,去的食客也比往年少,但鬧事的仍然很多。有兩個人一言不合,互相鬥毆,打得一身是血;還有個人被人拿著菜刀追了七八條街;還有三個臺北來的食客,一出車站,就無緣無故的被人痛打了一頓。這是見報的事件,我想未見報的事件更多出不知有多少。

      我們在阿蠻家吃完晚飯後,就出來散步,剛好復興戲院演「雨中怪客」,我們決定去看看。買了票才八點過一些,離開演還有些時候,幾個人就在附近一家唱片行聽聽唱片,選了一張貝多芬的「田園」翻版唱片,正聽到第四樂章快板的「雷電暴風雨」的時侯,外面杳雜的人群中忽然起了一些騷動,有人喊:「打架了!打架了!」有人則一面笑一面罵一面引長頸子張望。只見對面街口有一個穿短袖襯衫乾瘦的中年人,不知為了什麼事,被三四個長髮青年圍在中間,這些人上身大花衣服,胸口扣子打開好幾個,褲子緊得像綁在腿上,其中一個人一巴掌摑在那中年人的頰上。如果沒有那麼多人,也許這中年人會忍忍氣就算了,偏偏有這麼多人哇啦哇啦的,中年人自尊心放不下,就也扯著他,用閩南語問為什麼要打人。旁邊另一個高大的鬈髮青年罵了一聲,一腳踢過去――肯定這是跆拳或是空手道的「前踢」招式――那中年人痛苦得五官都擠在一起,而原來被他抓著的人就雙拳齊出的擂著他,聲音在這對街的唱片店裏,急如騰雷的音樂中都沉重可聞。這下子真的打起來了,旁觀的人反應各有不同,唱片行的人就有些竊聲說「阿順被打了,阿順被打了」,有些縮到店裏去,有些跑出去看熱鬧,人群惶亂的進進退退,街外的尤其厲害。而三四個青年不停地打著中年人,中年人摔倒在地上,痛得齜牙咧嘴,牙齒和長期做苦工晒太陽的黝黑臉孔,相映成一種野獸受創時森森的寒白。那幾個人一面打他,他一面慘叫,地上已顯然有了血,後來他退到一間中藥鋪裏面去,藥鋪門口也有一群看熱鬧的人,尖叫著縮進店裏,有人還趁機把一盒補腦丸往袋子裏塞。藥鋪裏有個小夥計,也被這場面弄得驚慌失措,一個鬍子白花花的老人,正從藥店後聞聲趕出來。那中年人叫著叫著,忽然又是幾拳打在他臉上。

      就在此時,我看到身旁的言鳳岡雙手排開眾人,往藥店裏擠去。外面的人群只顧看熱鬧,被人硬硬擠開,當然是幹你娘的罵個不停。言鳳岡一時很難擠進去,這時藥店裏忽然又起了一陣騷動,原來一名流氓抓起櫃面上切藥的刀,晃動著走到那嚇得半死的中年人面前,忽然那老藥師閃電般到了那流氓的面前――真的是面前,這流氓雙手都伸了出來,可是不知怎的,那老者就到了他雙臂之間,只見兩個人迅速分開,這流氓「砰」地倒在街上,老藥師卻緩緩轉身,把刀放回砧板上。言鳳岡的雙目立刻露出了很奇怪的神色,像釘子一般地站住了。另外一個流氓繼續毆打中年人,老者拍拍他肩膀,流氓轉過身來就是一拳,但是――這次我看清楚了――老者像隻小貓一般已竄入流氓懷裏,至少在一秒鐘內打中了他七八拳,這流氓哈下身去,像一隻煮熟了的龍蝦。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溫瑞安

    我的驚悸開始時只是淡淡的,我以為我是在做夢。我在做一個沒有顏色的夢,一座巍峨的大山,不知在怎樣的一種水平線上,豎立在我眼前。這使我驚覺到自己不知是處於怎樣的一種情況之下看這座山,於是這山崢嶸的臉孔便漸次地有了顏色:黑色裏帶著灰色,每一塊岩石像史前化了石的臉孔,我漸漸覺得恐怖,可是在夢中,我四肢無力,叫不出聲音來。這山像我在圖片所見到鳥瞰式的泰山一般,越延越廣,像地球的根鬚與脈絡。那麼根深蒂固,竟向我迎面走來,我越來越恐懼,彷彿我要回到那夢魂牽繫的故鄉,可是不料一剎那故鄉已面目全非的迫近眼前――我猛地自夢中醒過來,看見面前正有座黑色的大山,聳立在雲端,寂寞莊嚴。

    我悲哀地想:我故鄉的泰山不知怎樣了。國破山河在,有沒有一位聖者正在泰山之巔,看山河依昔而生靈塗炭,掩面悲泣?我又馬上警醒地分析了我自己:這句話是言鳳岡常說的。對了,這山,我雖然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可是在我的記憶裏,它總是和言鳳岡在一起出現,一起活著的。有一天言鳳岡逝去了,他的臉孔彷彿退融到背景裏,鐫在岩石中,依然冷冷的望著我,要我去做一些什麼。言鳳岡。我確是驚出了一身冷汗。一陣風吹來,坡上的草像許多輕快的唇吹著小聲的哨,是個愉快美麗的晌午,小胖和阿蠻還在草地上呼呼大睡,而我卻醒。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臺上的岡田久米忽然清嘯一聲,一個筋斗,足足翻了七尺遠,已落在老二身前。

  老二返身過去,一抹鼻血,大笑道:「你也來送死!好極!」

       口       口       口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壯漢一推之下,老闆紋風不動,他紅臉白鬚,宛若天神一般!

  壯漢一怕,老闆閃電般伸手,一隻左手,抓住壯漢的右手,姆指壓掌,四指扣腕,這一招是正宗的擒拿手。

  那壯漢立時彎下身去,並像殺豬一般地叫了起來。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者:溫瑞安

(一)差一點就要發生的格鬥 

  「空手道自由搏擊的時侯,不准說對不起!」一個棕帶三級的學員閃電般的擊中另一個棕帶四級的臉部,那四級學員猝不及防的摀臉蹲下身去,三級學員慌了手腳,李中生猛地雷公般吆喝了起來。那三級學員被唬得不敢再扶,依照規矩,轉身屈坐,運氣調息。李中生俯過去扳開那四級學員的手,發現他的鼻子像搗爛的柿子,鮮血臉、手一灘灘的淌,李中生嘀咕道: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鑣局子和賊講「朋友」,所以賊到北京來買東西時,我們鑣局子就有保護的責任。

        當時官面上有專管拿賊的採訪局。他們稱賊為「點子」。賊一進京,採訪局就在後面跟上了。可是一看見賊進了鑣局,他們就不敢拿了。為什麼官面上還讓鑣局一頭呢?因為鑣行有後臺,我們稱之為大門檻,也就是當時在朝廷最有勢力的大官,比如會友鑣局,後臺老板當時是李鴻章。他應名算是會友的東家,可是也不用他出資本。因為會友派人給他家護院守夜,拉上了關係,就請他當名譽東家。採訪局要得罪了鑣局子,鑣局子跟李鴻章一提,一張二寸長的小紙條,就要了採訪局的命。所以他們就不敢找鑣局子的麻煩了。

        賊到了北京,來到我們櫃上,他和誰熟識,就由誰陪著,白天陪他出去買東西,晚上回局子裏睡覺。在外頭吃飯的時候,都由鑣局子會賬。一日三餐,好酒好飯。做賊的進城,都打扮成買賣人的樣子,進京的時候,身邊帶著不少錢。他買東西,自己付錢,這倒用不著鑣局子破鈔。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無忌按:趙堡忽雷架的祖師爺李景延先師一生以保鑣為業,而當時保鑣究竟是什麼樣的工作,以下這篇文章有詳細的描述。

 

作者:李堯臣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侯長吸了一口氣。

    敵人的劍鋒就在他的胸膛上。

    他臉不改容、神色不變的對蔡過其說了一句一字一字都很清晰的話:「我是敗在對你的信任上。」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張巨陽、陳苦蓮、平另彭等一夥人,張弓搭箭、拏刀挺槍的,只等解嚴冷和樓獨妙一聲令下,就要馬上攻進去。

    卻見解嚴冷蹌蹌踉踉掩面怪叫的跑出來。

    「千一!」捕風叟那裡還有一點供奉尊嚴、長老風範?「好可怕的一招!」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堂裡的人,一直追殺我,我想知道為什麼?」

    「還有一件事呢?」

    「還是……」韋青青青本來想說。他見了她,不知怎的,心裡有什麼都想告訴她。不過,由於「斬經堂」裡的人自己劫了鏢殺了人的事情太嚴重了,他覺得還是親自告訴總堂主比較妥當──要是這些案子大師兄完全不知情,他這樣告訴了大師嫂,對大師兄未免太不公平;要是大師兄跟這些案子有關(不會的吧),那麼,告訴了大師嫂也徒惹她擔心。所以他仍是決定不說,「見著大師兄再作面稟好了。」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斬經堂」下的弟子,已高舉火炬,圍了上來,遠處人聲嘈雜洶湧,但一上近前,便鴉雀無聲,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然後,因為圈子裡氣氛殊異之故,連遠處的人聲也靜了,只默默地包抄上來,手上的火舌正學著蛇一般吐舌時發出「嘶嘶」的聲音。這些「斬經堂」的弟子一向訓練有素。

    除了陳苦蓮、張巨陽和解嚴冷、夏天毒之外,韋青青青也發現「外三堂堂主」「銅鑼金剛」平另彭也趕到了。

    包圍網已形成。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