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一生致力於研究非線性(即輸入和輸出不成正比)問題。小輸入強輸出的超級傳輸效應稱為特斯拉效應,是地球物理武器的關鍵。

 

        1898年的一天,特斯拉在美國紐約東休斯頓街46號的筒子樓裏試驗一個小型電氣機械振盪器,他不假思索地把振盪器裝到一根鐵杆上,這根鐵杆是從樓上一直通到地下室的沙地裏。他按下了一個開關,便在一張直背靠椅上坐了下來,仔細觀察和記錄發生的每一點情況。這種機器真叫他心花怒放,因為隨著振動速度越來越快,實驗室裏的東西都一件接一件地共振起來了。比方說,一台設備或是一件傢俱突然搖晃和跳動起來了。把頻率加高以後,這件設備或傢俱算是安靜下來了,但另外一件頻率合拍的東西又會接下去發瘋似地跳起舞來,然後跟著又是另外一件。

 

        然而特斯拉這次實驗又玩大了!!他萬萬沒有預想到,振盪器發生的振動沿著鐵杆往下傳遞,力量逐漸增強,並通過曼哈頓的下層建築向四面八方擴展。(地震通常在震央之外的地方比較劇烈)。樓房晃動起來了,門窗嘎嘎震響,左鄰右舍的義大利人和華人慌忙衝出房屋,湧到大街上……

 

        烏爾別裏街警察局早就對特斯拉有所懷疑,這次很快查明全市別的地方都沒有發生地震,於是當即派出兩名警官對這位發瘋的發明家進行搜查。而發明家呢,他對房屋周圍引起的亂子一直蒙在鼓裏,現在剛剛開始覺察到地板和牆壁發生了不祥的振動。他猛地意識到必須立即停止試驗,隨手抄起一把大鐵錘,將小小的振盪器一下子砸了個粉碎。

 

        兩位警官猛跑,迅速衝進門來,正巧碰上特斯拉轉過身來向他們客氣地點了點頭。

 

        「先生們,很對不起,」特斯拉說道。「你們正好晚了一步,要不然就可以親眼看到我的試驗了。我猛然感到試驗必須立即停止,所以我就用不尋常的辦法打斷了……不過,你們今天晚上要是能來,我一定在這個平臺上另外裝一個振盪器,讓你們倆個都站上去試一試。我管保你們喜歡這玩藝兒,你們一定會感到非常開心和有趣兒。不過現在你們必須離開,因為我有許多事情要做。先生們,日安。」

 

        當記者來訪時,特斯拉滿不在乎地告訴他們,如果他高興的話,他不消幾十分鐘就可以摧毀整座布魯克林大橋。

 

        幾年以後,特斯拉告訴阿蘭•L•本森,他用一個大小不超過一隻鬧鐘的振盪器做了另外一些試驗,他介紹說,他將振盪器接到一根兩英尺長、兩英寸厚的鋼連杆上。「很長一段時間裏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到了最後……這根粗大的鋼杆開始顫抖了,而且抖動得越來越厲害,以致竟然像一隻跳動的心臟一樣一脹一縮,最後斷了!」他告訴記者說,這根鋼杆是大錘打不斷、鐵撬棍也掰不折的,可是用微微一點力量——連嬰兒也嚇不著的微微一點力量連續不斷地迅速敲打,卻可以把它折斷!

 

        旗開得勝,這使他滿心高興。於是他把這只小小的振盪器裝到上衣口袋裏,到街上去尋找一座尚未峻工的鋼鐵建築物。特斯拉在華爾街地區果然找到了一座,它有十層樓高,上面什麼也沒有,只有鋼鐵骨架。他把振盪器固定到一根鋼樑上。

 

        「沒過幾分鐘,」特斯拉告訴記者說,「我就感覺到鋼樑顫動了。漸漸地,顫動強度不斷增大,而且擴展到了整個鋼鐵結構。最後,鋼結構開始發出嘎嘎的響聲,而且左右搖晃,來到工地的鋼結構工人們,個個都恐慌萬狀,個個都以為發生了地震。消息一下子傳開了,說是這座樓房就要倒塌,接著員警後備隊也出動了。沒等發生嚴重情況,我就把振盪器取下了,把它裝回口袋,溜之大吉。但要是再等上十分鐘,我可能已把這座樓房夷為平地。而且我可以使用這個振盪器,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崩垮整座布魯克林大橋。」

 

        事情還不就此為止。特斯拉對本森誇下海口說,他可以用同樣的方法將地球劈成兩半,「就像小孩劈開一個蘋果一樣,永遠結束人類的生涯。」他接著說,地球振盪有週期性,大約是每一小時又四十九分鐘是一個地球振盪週期。「這也就是說,如果我此刻拍一下地球,就有一個收縮波穿過它,過了一小時四十九分鐘,收縮波就變為膨脹波的形式反射回來。實際上,地球也像任何別的東西一樣,處在永恆的振動狀態之中。它不停地收縮和膨脹。」

 

        「現在我們假設,正當地球開始收縮的時刻,我爆炸一噸炸藥。這對收縮產生增強作用,過了一小時四十九分鐘,就有一個同等增強的膨脹波返回。假設當膨脹波退落時,我又爆炸一噸炸藥,於是進一步增強收縮波,又假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這樣反復進行爆炸。這樣結果會發生什麼情況!難道還有什麼疑問嗎?在我的心目中是沒有任何疑問的。地球就會劈成兩半!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掌握了這樣的知識,人類就可以用這樣的知識來干預宇宙的進程!」

 

        本森問,他要用多長時間才能將地球劈開,特斯拉稍留餘地地回答說:「可能要幾個月,也可能 一兩 年。」但是特斯拉還說,只要幾個星期時間,他就可以造成地殼上升和下降幾百英尺的振動狀態,讓河流沖出河床四處氾濫,把建築物破壞殆盡,並且在實際上摧毀整個地球文明。

 

        特斯拉提出一種理論,那就是:在嚴重地震災害地區安裝一組陀螺儀,每隔相等的固定時間將推力傳導入地層,從而在力量薄弱的岩層中造成共振,趕在發生嚴重振動之前就將岩層的壓力加以釋放。今天,特斯拉這種人工干預自然災害的理論重新喚起了地震學家們對這種技術的興趣。

 

        特斯拉介紹過一種體現遙控地質動力學技術的機器,(而且後來曾慫恿威斯汀豪斯進行研製),特斯拉說他已經使用這種裝置將機械波送入地下六英里,而這種機械波的「振幅要比地震波小許多,」通過一段距離以後損失的能量很小。這些機械波不用來輸送電力,但是可以將資訊傳遞到世界任何角落,而且只要有一個袖珍式的微小裝置,就能接收這些資訊。這種波進行傳播時,不受天氣的干擾。當記者逼著他詳細介紹這種裝置時,他光說用最優質鋼材製成一個圓筒,依靠一種能量將它懸掛在半空中。至於這種能量,雖說在原理上並不是什麼新東西,但是卻通過一種秘密的方法加以放大,為此還使用一種固定的部件。施加到浮動圓筒上的強大脈衝,作用於固定部件,並通過該部件而作用於地面。

 

        特斯拉對機械共振的可畏潛力,畢生抓住不放,不斷地對那些紐約人散佈對上帝的畏懼心情(通過科學)。特斯拉告訴記者,他可以跑到帝國大廈,「在很短時間內將它化為一堆碎磚爛瓦。」所用的機械只是一個微小的振盪器,「一台小小的發動機,小到你可以將它塞在衣服口袋裏。」要帶動這台小小的振盪器,只要2.5馬力的動力就足夠了。特斯拉說,首先將這座摩天大廈的岩石外牆崩掉,然後這整座用鋼鐵架成的龐然大物,曼哈頓地平線上的驕傲和光榮,便一垮到底。

 

        早在1912年,特斯拉提出:「若把物體的振動和地球的諧振頻率正確地結合起來,在幾個星期內,就可以造成地動山搖、地面升降。」1935年,特斯拉在其實驗室打了一個深井,並在井內下了鋼套管。然後,他將井口堵塞好,並向井內輸入不同頻率的振動。奇妙的是,在特定的頻率時,地面就會突然發生強烈的振動,並造成了周圍房屋的倒塌。當時的一些雜誌評論說:「特斯拉利用一次人工誘發的地震,幾乎將紐約夷為了平地。」這就是著名的特斯拉實驗。這種小輸入強輸出的超級傳輸效應稱為特斯拉效應,是地球物理武器的關鍵。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軍和德軍也都曾利用「地球物理武器」促使氣候發生變化,從而達到己方的軍事目的。例如,美軍曾經在伏爾加河沿岸地區人工製造了5公里長的霧層掩護渡河。德國也曾用人工造霧的方式掩護其軍事目標,以免遭到盟軍的轟炸。

 

        隨著戰後軍事科學和氣象科學的飛速發展,利用人造自然災害的「地球物理武器」技術已經得到很大提高,如在一系列斷層地帶採用核爆炸方式誘發地震、山崩、海嘯等災難,以破壞敵方的軍事基地或戰略設施;向敵方某一地區播撒化學品,以阻止地球表面熱量散發,使該地區變成酷暑難耐的沙漠。

 

        地球物理武器是運用現代科技手段,人為地製造地震、海嘯、暴雨、山洪、山崩等各種自然災害,以實現軍事目的的一系列武器的總稱。地球物理武器有很多種類:如海洋環境武器、化學雨武器、海嘯風暴武器、人工海幕武器、吸氧致命武器、寒冷武器、高溫武器等。實際上,地球物理武器早就運用於實戰,只是並未引起人們太多的注意。

 

        據曾經擔任過美國國防部國際研究和技術協會的專家勞維爾•彭特透露,美國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廈曾於1970年對古巴實施了代號為「藍色尼羅河」的氣象戰演習並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美軍對古巴「上游」的雲層播撒碘化銀,使帶雨雲層在到達古巴之前先把雨降落下來,造成了古巴反常的乾旱天氣,嚴重影響了古巴境內的農作物生長,使糖類作物的生產沒有完成預定的指標。美國防部降低防務威脅局在2001年10月組織海軍、空軍、能源部和工業界專家,利用兩個月時間突擊研製溫壓彈,12月14日 通過了試驗驗證,並成功應用於阿富汗戰場。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三流俠
  • 感謝分享好資訊!
  • 神秘未知的事物,總能引起無限的想像,歡迎來參觀~

    君無忌 於 2015/07/13 10: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