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hostfacer2012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遇到過下面的這種情況。在我經歷的人和事當中,有相當大一部分人都遇到過,但是沒怎麼注意。所以我現在把這種情況說出來,希望今後大家能有所警惕。

 

   07年我的一個委託人,急衝衝找到我。在我打開門的那一刻,他撲通跪在了我的面前。一直反覆唸著,求我一定救他老婆。

 

   我從不受人這樣的大禮,扶起他以後,才聽他慢慢講述了事情的經過。他說他老婆中邪了。中邪在我看來有很多種可能,於是我讓他把他老婆的情況描述仔細些。

 

   他說,自己是做銷售的,經常要出差在外,由於也挺擔心自己老婆在家孤單寂寞,所以在外面的時候每天都會在晚上打電話回家和老婆說話,可是直到有一天,他老婆在電話那頭,突然說了些他聽不懂的話,口音和語速都不一樣,非常奇怪。常常是他與她答非所問。

 

   這個男人趕緊叫丈母娘到家裏把他老婆照顧著,自己就立刻訂了最早的機票回到重慶。回家推開門,就被自己老婆給嚇到了,神情憔悴,雙眼無神,但是頭髮卻是梳得又順又直。他丈母娘哭著說自己女兒被人換了魂,有個其他女人的鬼魂佔據著她女兒的身體,要男人趕緊找人來驅邪,男人八方打聽,這才找到了我。

 

   我聽完以後很納悶,我之前也遇到過一些中邪的事情,可是中邪的原因多少有跡可循,所以我問那個男人,希望他能給我說得詳細一點。我問了他,他老婆變化之前的那幾次打電話,到底說了什麼?有沒有什麼奇怪的現象?

 

   男人先是說他不大記得了,好像就是閒聊而已,然後突然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才說,有件事情,也許有點奇怪。他老婆中邪前幾天晚上,兩口子電話裏閒聊的時候,他老婆給他說了這麼一個情況。(以下情況如各位有遇到過請不要慌張,沒遇到過今後遇到了也要當心。)

 

   他說,那一晚他老婆跟他說了件事情。中午午飯後他老婆在家看電視,然後聽見一陣敲門聲。他老婆問:「誰呀?」沒人回答。沒過一會,敲門聲又再次響起,他老婆又問:「誰呀?」一個女人的聲音回答:「我。」老婆由於沒分清這個聲音到底是誰,就起身去貓眼看,發現還是沒人。於是就沒當回事,回屋了。

 

   盲鬼是種很奇怪的亡魂,通常沒有任何目的性,所挑選的人家也都是隨機的。他們喜歡敲人房門,當主人問是誰的時候,就回答一聲:「我。」這情況我想很多人都遇到過,不過大多數的時候盲鬼是不進屋的,或者說它僅僅是愛惡作劇。像這個男人遇到的進屋的盲鬼,我畢生只遇到過3次,前兩次還是跟師父學藝的時候遇到的。

 

   如果盲鬼和戶主有了一問一答,就好像彼此建立了一種聯繫,它便能夠趁機進入屋裏,傻一點的轉悠一會也就自己走了,聰明的或是想再度成人的,會附體在主人身上,不論男女。

 

   盲鬼的形成,按師父的筆記上說,是種往生途中莫名走失的魂魄,也就是說它原本是被指引著去該去的地方,卻不知為何迷失方向,越陷越深。有些迷亂一會又會找到路,有些就流落世間,禍害他人。

 

   我對男人說要他帶我去他家看看他老婆。男人答應後,我就帶上各工具準備上路,這時男人突然問我,你不用換道袍什麼的嗎?我先是一愣,然後笑了,我說我不是道家,也不是佛家,在農村我們是跳大神的,在城裏尊敬我們的人稱我們為師傅,不尊敬我們的人叫我們做神棍,再說我們平時穿著打扮和大家無異。

 

   這個男人家住在重慶大渡口,我在江北,相對算遠。他開車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拜託我一定要救他老婆。我在沒看到真實情況前是不會給人任何承諾的,因為這個世界未知的東西很多,我不是神,我只能靠著自己學到的一點玄門之術來替人消災擋難,那些把我們當神的人,只不過是沒有掌握我們這門手藝罷了。就好像我不懂修車,當我車壞了,修車工就是我的神,4S店就是我的廟一樣。

 

   到他家後,只見他的丈母娘坐在沙發上,眼神焦慮的看著自己的女兒。男人的老婆也坐在沙發上,望著並沒有打開的電視機,一邊搖頭晃腦,一邊自言自語。

 

   男人很是焦急,我把男人拉到一邊,叫他嘗試著跟他老婆說話。男人蹲在他老婆邊上,說了好久,他老婆才說了句完全前不搭村後不搭調的話:「去吧,給我也來兩斤!」雲南人,我一聽就知道,口音聽上去必然是大理那邊的。

 

   我再把男人叫到身邊,跟他說了我的判斷。男人很是焦急,問我怎麼辦,我讓他別著急,當下是先得把這個大理女人的魂從他老婆身體裡弄出去,完了我再告訴他們今後怎麼辦。

 

   我打開他家的房門,在門口放了個水杯,水杯裏靠了3支香。將門虛掩,用紅繩將門包繞了一圈,又把門的把手纏上打結,然後我打電話給我師父,向他請教了一句大理當地嚇唬小孩的本地話發音。回頭把這句話教給了這個男人。我叮囑他,一會能聞到香的味道的時候,就在女人的後腦勺那裏大聲喊出這句話。

 

   我一直站在門口,手拉著門。過了一會,男人對我示意他聞到香味了,我對他點頭意思是可以喊了。看得出他鼓足了好大的勇氣,大聲喊了出來,那女人先是一驚,然後立馬暈倒在沙發上,我也感覺有個快速移動的東西帶著風掃到我,低頭看水杯裏的香時,煙霧的方向說明那個大理女人的魂已經出了房門,我便踢倒水杯,趕緊關門。

 

   也許是錯覺,關門後,我似乎聽到一聲冷笑般的「哼!」。

 

   魂是被趕出來了,女人還沒醒,我讓男人掐她的人中,好一會女人才醒過來。好在她並不記得這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她的記憶還停留在被附身之前。男人告訴她中邪了,就是因為那天那次奇怪的敲門事件。我告訴他們一家人,今後進門的玄關處不要供神,財神灶神關公都移下位置,離遠點讓神像面對著玄關,否則過路鬼也許會來偷香吃。

 

   並且今後再遇到有人敲門,問他是誰,他回答「我」的時候,如果沒分辨清楚聲音,就多問一句「你是誰」,有些知難而退的就會從此不做聲了。總之,萬事小心就好。

 

   雖然盲鬼不會傷害人命,但畢竟也是影響了人家生活。我看到很多人都提到附身這麼一個問題,對付附身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嚇魂,但是前提是你必須先確定這人真是被附身而不是走神。否則人嚇人嚇死人,切勿盲目嘗試。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