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醉公子

這時,屋中的空氣好像立刻凝結了起來,顯得出奇的沉靜,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能清楚的聽聞到……

筆在紙上緩緩地寫出了明確的文字:

「我是徐訏……

三毛依然保持以左手撐額的姿式,卻出聲言語輕輕道:「乾爸!是我找你呢!

我知道三毛要傳訊息給徐訏時是不用出聲的,她把意念「拷貝」成言語的目的,只是為了讓我們易於了解她確實對徐訏「說」了什麼?

隨即她又輕聲道:「乾爸!他是醉公子,他有些問題想請問您,您願意嗎?」

徐訏(以文字表達):「願意的!」

不等三毛吩咐,我恭敬的報告了姓名,並問候道:「徐先生!您好!

徐訏這位曾紅遍國內的老作家確實是很注重禮節的,他在紙上留下了文字:「張先生!你好!

見他如此稱呼,心中實在是受寵若驚,愧不敢當。此時三毛也說道:「乾爸!醉公子也是位作家,他對靈異現象很有研究興趣。」

徐訏:「很好!

我:「徐先生!您在那邊好嗎?」

徐訏:「好!我很好!這裡很清幽。」

我:「你還寫作嗎?」

徐訏:「我在這裡不用寫作。」

我:「徐先生!可不可以談談您現在的生活?」

徐訏:「我在這邊很好!過得很清幽,只是少有人說話,所以有時候很氣悶。」

我:「您和生活在靈界的人是以什麼樣的形態或方式存在?」

徐訏:「我不知道。」

我:「永遠住在那邊嗎?」

徐訏:「不是!我們在等待輪迴。」

我:「您也需再輪迴?」

徐訏:「是的!

我:「什麼時候?」

徐訏:「我不知道!」

我:「別的人知道嗎?」

徐訏:「也不知道,因為我們只是一群在等待輪迴的可憐靈魂罷了!」

這時我有些激動,也有一大堆的不解?竟然沉默了下來。三毛就接上去說:「乾爸!附在我手上寫字的真的是你嗎!」

徐訏:「是的!是我!你的乾爸徐訏。」

三毛說:「可是別人都不相信呢?」

徐訏(顯然很激動)也有些生氣,下筆也越來越快:「是我!真的是我!孩子!妳要相信,真的是我附在妳手上寫字!為什麼妳總是不相信呢?」

三毛:「真的不是我的潛意識?」

徐訏:「不是!」

三毛這時也沉默了一下,左手卻仍然保持撐住額頭姿式,然後就把話題轉了過來:「乾爸!好的!我相信是你。乾爸!昨天我在進入靈界時見到的是你嗎?」

徐訏:「是的!妳見到的真的是我。」

三毛突然替我問道:「醉公子一直很想到靈界去經歷一下,為什麼他試了很多次卻過不去?」

徐訏:「我不知道。」

三毛:「他什麼時候可以過去?」

徐訏:「不知道。」

三毛:「乾爸!你在那邊可以幫他的忙嗎?」

徐訏:「我願意的。」

三毛:「他在那邊也能見到你嗎?」

徐訏:「只要他能過來,可以見到我的!」

我:「徐先生!我該怎麼做才能見到您?」

徐訏:「在要過來的時候,唸著我就可以了!我會在這裡幫你的!」

我:「謝謝您!徐先生!」

徐訏:「歡迎你來這邊看我,這邊文人很少,沒有人談天也很氣悶,你過來跟我聊聊天很好!」

我:「我一定過去!」

徐訏:「好的!張先生!就讓我們做個生死之交吧!」

這「生死之交」四個字寫得很大,也很有力,讓我著著實實的嚇了一跳,又興奮、又激動,越想越覺得這四個字真是妙不可言;果然是一生一死,一個在陽世、一個在靈界,何況他更是文藝界的先進,在徐先生生前有幸瞻仰門牆已是幸運之至,在過世後,竟能幽冥相通,締結「生死之交」,怎不令人興奮莫名呢?

之後,我們又談了一些關於文學及中國文字方面的問題,但是,只要涉及未來的事時,徐訏總是謙卑的強調:「我無法預知未來的事,我是一個可憐的靈魂而已。」

當時,在我的認知中,我是相信鬼、幽靈的能力有限,對已發生的過去或能「瞭若指掌」,但對於未來卻是一無所知。因此在和徐訏的溝通中,又獲得相當直接的證實,使我對這一點自然有了更進一步的認知。

也由於接連一陣子,由我策劃的「陰間之旅」靈異活動一直在進行,為公(採訪)為私(研究)都急於能進入靈界一趟,此時,經由三毛「自動書記」的靈界通訊方式,不但和徐訏締結「生死之交」,徐先生更答應助我一臂之力,以便讓我順利進入靈界之後,能與他面對面的「聊聊天」。

這時我是充滿信心的,所以就把許多重要的問題保留,打算在進入靈界與他見面之後再「當面請益」。加上這次的「靈界通訊」已經進行了快一小時,不好意思再延長,就主動請三毛暫告一段落。雙方道了「再會!」,只見三毛的筆在寫完「再會」兩字之後緩緩在紙上畫了幾個連續圓圈,然後就靜止了,而三毛此刻也放下左手,鬆弛下來,休息一下,突然急急地問我:

「醉公子!這會是我的潛意識嗎?」

我著實想了很久,像偵探一樣抽絲剝繭的去回憶「靈界通訊」中的點點滴滴,良久才答說:

「我不知道!真的!我無法確定這一定是潛意識,因為其中太多關鍵性的特徵都不是潛意識所能涵蓋的,包括語氣和筆跡的截然不同,當然這也可用雙重人格來解釋,但是另一重完全不同人格的產生原因,在現今心理學上還是一團解不開的謎,誰敢說這另一種人格不是「外靈」呢?不過,剛才徐先生答應助我一臂之力,下次進行「陰間之旅」活動時,也許就能證明了!」

三毛有些童真的興奮:「希望你能成功,找到真正的答案!」

之後,我們一直聊到凌晨二點多才告辭。

「三毛穿越了時空」一文交了卷,隔兩天,我參加了第五次「陰間之旅」的活動,但是在接受施法的過程中,雖曾不停呼喚徐訏先生,並攤開雙手作迎接狀,等候他的引領,可惜,雖有感應,卻十分十分的微弱,幾乎介於虛無飄渺之間,是故,我並不敢確定他真的曾來引領我,而且,另一個想法是自己太過愚鈍,感應太差,即使雙方都曾許諾要溝通,但卻未能溝通上,這就著實是件憾事。

後來,前後一共參加了數十次「陰間之旅」的活動,最後果然進入了靈界一次,卻仍然沒有見到這位「生死之交」的徐訏先生。不過,如果日後再有任何形式的「靈界通訊」機會,我仍然樂於嘗試下去的。』

這篇文字經醉公子過目之後,他考慮了一下,修正了其中一些關鍵性的字眼,並補充道:

「與倪匡先生在『靈界輕探』所述的重點相較:

1‧倪匡:「……問及靈現在的情形,是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存在時,靈的回答是無法說,因為靈的情形超越了人類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範圍,勉強說了,也不會懂的。」關於這一點完全一樣。

2‧倪匡:「而印象更深的是,靈所『說』的『話』,那種憤世的腔調,那種不平意氣,和生前全然一樣……」。如果倪匡所說的通靈神祕人物和前來溝通的長輩之靈確如我所猜想的,這點生前性格上的表現也完全一樣。

3‧倪匡:「我後來也不知道她寫字的速度可以如此之快。試想,語言和文字,可以幾乎沒有間接地『交流』,這需要多快的速度?而我講話的速度,又是快如連珠的,我寫字的速度也極快,屢自翎『漢字寫作,速度之快,世界第一』,可是那天,她寫字的速度之快,令我也嘆為觀止。」由於我自己寫字速度雖不敢與倪匡『世界第一』的自詡相比,但也是被一些文藝界朋友公認的快速,所以在 和徐訏 先生的『靈界通訊』過程中,並不覺得她寫字速度特別快,但與一般常人相比,確實是很快的,而且少有停滯。」(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我的神祕三角洲

君無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